在今天看見明天

好好園館 工作人員也入股共好 類家人模式互惠的非典型第二人生

好好園館  工作人員也入股共好 類家人模式互惠的非典型第二人生
大學教授紀金山(右一)在沙鹿成立「好好園館」投入長照社會 企業之路,為此甚至準備提早退休,專職做銀髮族照顧服務。

梁任瑋

政治社會

攝影組

1293期

2021-09-29 13:46

「我住到這裡才知道,原來一覺到天亮是這麼舒服的事。」六十多歲的江女士,三十年前在家庭變故後,一邊工作一邊扛起照顧三個弟妹,自己身體狀況卻逐漸變差,單身的她雖然行動還算方便,但後來生活起居需要有人照顧,為了不拖累已成家的兄弟姊妹,她曾住過長照安養中心,「與失能失智的老人住在一起後,我原本失眠的問題反而變得更嚴重,身心靈飽受折磨。」

今年三月,江女士在弟妹出資協助下,搬進台中沙鹿的好好園館,住在一人一室的套房。到了吃飯時間,只要下樓就有餐點,還有年輕照服員陪她下棋、聊天,有了正常的生活節奏,她原本的高血壓、須仰賴安眠藥的睡眠問題,現在都逐漸恢復正常。

 

類似江小姐這樣的故事,在台灣社會並不少,除了凸顯愈來愈多高齡獨居者衍生的社會問題,也反映出「在銀髮住宅與護理之家」之間的取捨考量。好好園館創辦人紀金山試圖在銀髮長照產業中開創新路,提供長者第二家園的選擇,以不管幾歲及身體狀況都可自在生活的通用設計,建立「類家人」模式,而好好園館正是他實踐理想的場域。

 

結合旅館落實青銀共居

產學合作效益最大發揮

 

今年五十六歲的紀金山,除了是好好園館投資者「有本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也是靜宜大學社工系教授。十七年前,他因參與一項長照研究案,才知道住在養護機構的台灣老人簡直是二等公民,不但空間擁擠,服務也沒品質,於是在心中種下了一顆創業種子。

 

紀金山二○一○年在台中清水成立台灣福氣社區關懷協會,推動失智長輩的社區照顧,以減輕家庭照顧者壓力,實踐「在地老化」理念,「在這過程中,我最大發現是透過共同照顧可延緩失智症惡化,但單靠非營利組織的力量有限,這讓我發想蓋一棟青銀共居的住宅,用機構方式來營運。」紀金山說。

 

夢想很大,但買地、興建經費很現實地並非小數目,除了紀金山個人出資最多,加上福氣協會會員,他說服了自己服務的靜宜大學以財團法人身分投資,厚植產學實力,還拉了鄰近的光田醫院院長、里長、愛長照負責人以及學生等幾十位股東一起加入,在沙鹿一塊三千多坪的荒地上,開始打造「跨越機構」的高齡移居場域。

延伸閱讀

用一半的錢 請到好品質看護 照服員共聘 七成家屬點頭

2018-11-07

照服員:照顧失智的她,有種淡淡的幸福

2018-04-27

別讓長輩覺得一無是處:丹麥照服員的溝通課

2018-03-23

有照服員接失智爸爸回家、陪他聊天,我很放心!

2018-03-16

把長輩當朋友!25歲男性照服員收服阿嬤的心

2018-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