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陽台上、一塊木板、月繳3千就是一個家」 貧窮蝸居城中城不是唯一,無房獨老與街友僅一線之隔

「陽台上、一塊木板、月繳3千就是一個家」 貧窮蝸居城中城不是唯一,無房獨老與街友僅一線之隔

蕭婷方

政治社會

shutterstock、高雄市政府提供、總統府提供

2021-10-15 14:30

高雄鹽埕區「城中城」日前深夜惡火噬46條生命,這場老舊危樓的大火,不僅重掀社會對老舊危樓消防安全的重視,更燒出的是社會底層貧窮蝸居的困境。

爬梳近年台灣的都會地區,如台北內湖地區老舊公寓地下室「地下穴居」、南港貨櫃屋、新北市正義北路宅等個案屢見不鮮,許多獨居長者、身心障礙者等弱勢,因為經濟能力差、付不起都市昂貴的租金,仍堅持租房在環境惡劣的地方。

貧窮弱勢者在都市邊緣掙扎,居住問題該如何解?

離不開城市邊緣的惡性循環 蝸居與街友僅一線之隔

 

拐進台北市萬華區,有許多弱勢戶高度集中蝸居在年久失修的老舊平房與公寓中,當地居民都知道,老房的房東在等待都更期間,會請二房東隔間,出租社會弱勢族群,1.5坪的木隔間小雅房、10幾人共用一套衛浴,每月租金約4500-5000元,由於不用押金十分廣受獨居長者、脫遊者及弱勢戶的歡迎。

 

一名社工受訪時無奈的對記者說,這名個案從外縣市來台北打拼,每日以勞力換取的工作報酬實在太低,一個月扣掉房租可用的錢所剩無幾,親眼見到他住在簡陋的陽台上,一塊木板墊著,月繳3000元就是一個家。

 

資深社工師楚怡鈞說,許多獨居長者或弱勢,若還有勞動能力,還是要找份工作維持基本生活,許多臨時性的工作如清潔工、保全、工地臨時工都集中在城市,勢必要在邊緣尋找一個棲身之所,許多人也只是要找個夜晚可供遮風的棲身之所,不想花太多房租。

 

楚怡鈞也無奈指出,也有許多無家者剛領完薪水,有地方可暫居已算幸運,居住環境也就將就,因為他們隨時可能因為工作不穩定、收入減少,再度回到街頭,街友與蝸居弱勢是一線之隔。

 

楚怡鈞也分析,由於弱勢者若要申請政府的福利補助,還是需要有一個「地址」可供里長、里幹事聯絡,在台北低收入戶的「最低生活標準」較高,大家也就選擇集中在台北的邊緣地帶;而集體住在一起不僅能彼此關懷,友善的房東還會幫忙送便當、通報健康狀況。

 

 

貧窮弱勢安置成難題 社工假扮姪子求租老危樓

 

貧窮弱勢集中都市邊緣成棘手難題。以北市為例,光是今年4月列管的蝸居者,就有179人集中在城市30個角落居住;儘管北市府跨局處啟動蝸居專案,將民政局、社會局、消防局與建管處拉在一起,盤點低收入獨居長者、身心障礙者的居住環境,從制度面改善公共安全死角,希望能改善蝸居者的居住安全。

 

時隔五個月,截至今年9月底止,列管蝸居處已降為21處、102人,已有77人從不符合消防安全規範的違建中轉介安置,身體狀況較差者優先安置到安養護機構與長照機構,至於生活可以自理者則媒合租屋市場或抽社會住宅。

 

「蝸居不只是住安問題,更是貧窮問題。」北市社會局陳怡如說,由於列管的低收入長者、身心障礙長者找房困難,負責拆遷的建管處難免要會要配合社政的進度,常常被問「你們確定可以拆了嗎?弱勢安置地點都找好了嗎?」。

 

一名曾參與安置計畫的社工回憶,房東對年紀大、身心障礙者都有疑慮,不知道這些租客何時會猝死家中,找房難度非常高,無奈說自己曾假扮高齡90歲長者的姪子陪看屋,才有機會與房東約看房、斡旋租屋,每天為安置個案疲於奔命。

 

拆除、安置成兩難 是公安問題更是社會貧窮問題

 

回頭檢視「城中城」日前深夜惡火噬46條生命,高雄市長陳其邁昨鞠躬致歉、並組檢討小組咎責改進,總統蔡英文與行政院長蘇貞昌今也陸續表達沈痛之意,各自將捐一個月所得予事故用途,協助受災戶、事故傷者及罹難者家屬後續醫療、復健及經濟支持。

 

事後,從中央到地方政府皆高調宣佈,將立即盤點全國類似之高風險建築物、檢討相關法規,以保障民眾居住安全;然而,這場老舊危樓的大火,燒出的是社會底層蝸居的貧窮困境,一但棲身的建物遭到通報拆除,他們又該何去何從?若要整修,錢又從哪裡來?

 

這些貧窮弱勢的居住正義如何解?勢必成政府的下一道難題。

延伸閱讀

46死悲劇!「無房養老成下流老人」昔日繁華地標如今成鬼樓 城中城一把大火燒出長者無殼悲歌

2021-10-14

社會住宅要解決哪些問題?

2010-11-04

46死悲劇!「無房養老成下流老人」昔日繁華地標如今成鬼樓 城中城一把大火燒出長者無殼悲歌

2021-10-14

病毒重創全球SDGs進程,地方政府、草根團體、熱血公民如何展現台灣韌性? 大疫之下 永續城市戰鬥記

2021-10-27

球棒實名制、店員備辣椒水…治安亮紅燈靠「見警率」解決? 補漏洞的不該只有基層

2021-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