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00881 00878 00900

萊豬公投》這不是耍脾氣的時候!朱敬一:反萊豬,台灣人得付出哪些代價?

萊豬公投》這不是耍脾氣的時候!朱敬一:反萊豬,台灣人得付出哪些代價?

朱敬一

政治社會

shutterstock

2021-12-10 09:10

下週即將舉行的公投有四個題目,其中三個(核四、公投綁大選、藻礁)都是百分之百的內政議題,但是瘦肉精豬肉卻涉及國際政治與外交。對於這個議題我有以下意見,逐一陳述之。但在論述說理之前,我想先把政黨的責任說淸楚。

 

一、朝野都欠缺「維繫台灣永續民主」的素養

 

今天之所以會有這麼強烈的「萊豬公投對峙」,許多政黨都要負責任。幾年前「含萊克多巴胺美牛」進口時,當時有沒有政黨宣揚「零檢出」呢?當然有。零檢出形同禁止進口,如後文所述,這是違反codex與WTO規範的。當年我們沒有把違反國際規範的嚴重性好好討論,時隔數年,難道要把這樣的不理性態度持續下去嗎?當年吃了虧的政黨,現在就要扳回一城嗎?難道朝野政黨要「勇敢地」棄守台灣唯一參與的重要國際組織 (WTO)的規範嗎?食品安全問題,一定要弄成政黨對決嗎?台灣永續民主的維護,需要大家深刻的反省。

 

以下,不再談政黨,我們來理性解說美豬進口的問題。

 

二、國際上如何規範食品中的萊克多巴胺(Ractopamine,以下稱為萊胺)?

 

萊胺是一種瘦肉精,若干美國豬農用在豬飼料中。萊胺的殘留有國際法定標準,這個標準是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制定的。依WTO規範,除非能夠提出科學的理由,各國容許進口的殘留量不准比codex標準嚴格。如果A國亂訂標準,其他國家可以向WTO提告,A國也可能因此而遭到報復。詳細內容都寫在WTO的SPS(sanitary and phytosanitary)第二與第三節中。

 

為什麼WTO要強調食品檢驗要依據「科學理由」呢?道理其實很簡單:某個食品對於國人有害無害,終究要訴諸科學證據。如果沒有科學根據,則任何人都可以主張:A國產品的生產地「風水不佳」、B國產品的製造商「八字不好」。若是依據這些阿撒布路(隨便、沒道理)的理由要禁止進口,則國際貿易環境形同叢林,不但天下大亂,而且對於小國更為不利。之所以國際間要簽署各種協議,就是要避免這樣的叢林亂象,也避免小國被大進口國裹脅。大家熟悉國家如日、澳、韓、加等國的規範,檢驗都只有放寛,不會比codex更嚴。

 

三、那麼我們公投是在投什麼呢?

 

前述「訂規範要有科學證據」的論述,當然有絕對說服力,但是沒有「相對」說服力。我們如果問任何人:你要選「含有0.01ppm以下萊胺的豬肉」,還是選「完全不使用萊胺的豬肉」,絕大多數人會選擇後者。

 

這道理也很簡單:0.01殘留的萊胺,只是「科學檢驗不出有害」,但我若完全禁止有使用萊胺的豬肉進口,我就完全避免了「可能有危害,只是目前科學還驗不出來」的風險。大家能避險就避險,所以面對二選一的相對比較,大家一定會選擇「禁止萊豬進口」。

 

簡單說,「笨蛋才會選擇面對額外的風險」。科學上雖然沒有辦法證明0.01ppm有危害,但情緒上我就是不喜歡任何風險,我稱之為「對微小不確定性的避險」。然而,懂一點點經濟學的人都知道,「避險」是有成本的。我們若採取「不甩WTO規範」的方式避險,成本究竟是什麼,我們下文再細述。

 

▲豬肉萊胺的殘留量是由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制定的。

 

四、「對微小不確定性的避險」,還有什麼例子?

 

有的,例如所謂日本「核食」,是指福島核災地區生產的食品。台灣到目前為止還不肯開放上述食品進口,也是一種對微小不確定性的避險。新聞說,有人要把它當成下一波公投題目。如果依據科學方法處理潛在核污染食物,我們應該抽樣福島生產的食品,例如漁獲,只要驗出超標(輻射量國際也有規範),則就可以禁止進口;但若沒有超標,我們就不能禁止進口,否則就是違反 WTO 規範。

 

但是同樣的,假如我們問任何人:「含有0.01以下輻射劑量的日本魚」與「完全沒有核事故韓國水域捕撈進口的魚」,你要選哪一種?相對比較,相信絕大多數人會選後者。這裡的「對微小不確定性的避險」其實更不理性:魚會游泳;在韓國水域撈捕的魚,有可能是福島游過去的。我們不理會科學檢驗,硬是把魚用「出口地域」去劃分,當然是有問題的,不但不科學,甚至幾近愚蠢。瘦肉精如此、福島食品如此、基改食品也是如此。

 

五、有沒有主權國家對抗國際規範的例子?

 

有的。萊胺殘留,歐盟當初不甩codex,硬是要求萊胺「零檢出」。當一個經濟體規模大到歐盟這個地步,他們確實有能力挑戰規則。台灣有沒有接近歐盟的實力,我們得仔細評估,不能耍脾氣。又如基改作物進口,歐盟也是先前禁止,最近才妥協。所以,任何國家或經濟體都可以選擇不甩國際規範;問題是「你能不能面對後果」?北韓小胖子(金正恩)擺明了不甩國際禁止核子武器擴散的規範,但他們也付出了代價,包括幾十年的經濟制裁、經濟的衰蔽等。

 

所以,台灣不是不能選擇「完全禁止進口瘦肉精豬」,也就是把檢出標準訂為「0.00000⋯」。這樣做顯然違反codex與WTO衛生檢疫規範的SPS 2.2 與3.1,然而我們打算付出什麼代價,我們的公投完全沒有提。

 

如果公投題目改成「你是否同意台灣每年付出XX代價,全面禁止瘦肉精口」,例如XX是一千億美金,或是台積電生產晶片設備進口的某種不方便,或是完全取消台灣人民赴美免簽證。一旦避險成本說淸楚了,你認為公投的結果會不會改變?

 

▲台灣有沒有接近歐盟的實力,反萊豬前得仔細評估,不能耍脾氣。(攝影:今周刊攝影團隊)

 

六、除了國際制裁,還可能有什麼國際後果?

 

前述經貿制裁,可能還不是最嚴重的。台灣過去20年,在WTO表現不俗,算是國際經貿社群前段班的好學生。由於WTO是我們「唯一」參與的重要國際組織,我們如果在這個場域來亂的,那麼就像是「只考一科,卻在試券上塗鴉」一樣。要怎麼做,我們要想清楚。

 

如所周知,台灣的國家安全與自由民主最大的威脅就是對岸中國,而全世界最能幫台灣抵抗對岸威脅的,就是美國。中國若要侵略、登陸、佔領台灣,事前衛星情報最淸楚的也是美國,而美英日法等國艦隊常態性的在台灣海峽辦趴(航行),大概是對岸武裝登陸最大的阻礙。

 

全球重要民主國家都珍惜台灣的自由民主體制,他們願意花這麼大力氣在台灣海峽「常態辦趴」,我們有沒有必要用公投去做違反科學判準、違反WTO國際規範的事,大家也要想清楚。

 

如果我們的公投題目改成「你是否同意以降低美、日軍艦巡邏台灣海峽頻率30%為代價,全面禁止瘦肉精豬肉進口?」你認為公投的結果會不會改變?

 

七、美國豬與中國豬的選擇

 

「對微小不確定性的無成本避險」訴諸公投,大概十之八九會得到「反科學」的答案。有人舉出許多數據,說萊胺豬要吃多少多少,才會影響健康。但這樣的論述完全畫錯重點。瘦肉精的公投關鍵不是科學,而是對微小不確定性的零成本避險。重點是:避險可能的負面後果,坊間甚少論及。

 

如前所述,禁止瘦肉精豬肉進口或是禁止福島食品進口,對兩個最友善台灣的國家鬧脾氣,將使得美國、日本不太爽,也許他們協防台灣的積極度降低,也許中國武力佔領台灣的機率增加。若中國犯台成功,將來台灣當然不會進口美國豬,只會進口中國豬。

 

如果有一則戲劇性的公投題目:「你是否贊成全面禁止美豬進口,改進口中國豬?」有沒有Ractopamine不論,如果公投題目若此,你認為公投結果會不會改變?

 

八、結論

 

我當然不喜歡Ractopamine的可能風險,甚至認為王八蛋才會喜歡Ractopamine的可能風險。但是如果你要我投票做避險,我一定得問「避險成本是什麼?」不知道下檔風險的投資,不是好投資;不知道下檔風險的投票,其實不是公投,而是運動。

 

作者簡介_朱敬一

中研院院士,曾任中研院副院長、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行政院政務委員、國家科學委員會主委、我國駐世界貿易組織(WTO)常任代表等職。

2010年獲選第三世界科學院(TWAS)院士。2017年復獲選美國國家科學院(NAS)海外院士,是亞洲第一位獲選的社會科學研究者。

 

本文由作者授權轉載,原文:朱敬一:關於萊豬公投 台灣人願意付出什麼代價

 

延伸閱讀

反萊豬公投恐賠光國際信譽 一竿子打翻三任總統努力

2021-12-09

萊豬開放若被逆轉 薛瑞福:此舉恐讓台灣更孤立!

2021-12-09

公投前夕深度解讀!等等,問題不是萊豬

2021-12-08

所得只報1、200萬,轉頭卻買8千萬豪宅...牙醫師接國稅局電話,竟因妻子想省錢「雞婆」多做這事

2022-06-23

「台電大虧,全民幫台積電繳電費」電價該不該漲?這張試題...4企業大老「解答」曝內心世界

2022-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