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房價 遺產稅 年金 006208 00891

工作話題從養虱目魚、嫁接梨樹,到黑道大哥打拚升職計!觀護人:看盡微惡背後的人生百態

工作話題從養虱目魚、嫁接梨樹,到黑道大哥打拚升職計!觀護人:看盡微惡背後的人生百態
圖片僅示意

唐珮玲

政治社會

shutterstock

2022-03-16 14:50

你應該沒聽過這種工作,叫「觀護人」。

 

有各種各樣叫錯的版本,以及天差地遠的誤會。這個工作常被叫成「監護人」,不是!監護人是你爸爸媽媽,不是我。有時被當作是社工、被當作戶政事務所,或是被當作是社會局人員。錯得最接近的是以為,把壞少年送來給我管教就會變好,不是,那是少年調查官跟少年保護官的工作,我可從來不管小孩的。

 

「觀護人」是地檢署工作的司法人員,職等比檢察官小,做的工作跟書記官完全不一樣。我們稱呼每天要面對的對象為「個案」,他們是「受保護管束人」。他們會來地檢署向我們報到,來的時候通常腳穿拖鞋、口嚼檳榔、身穿吊嘎,大概有60%到70%的人,就算穿著衣服,身上也會露出明顯的刺青,通常是刺了標準花樣如龍頭、老虎、鬼頭、錦鯉跟神明等,常常是全背、半甲、小腿。

 

而如果脫掉衣服,那你可能會發現高達九成的人身上都有刺青。我還很熟悉刺青的花樣選擇會隨著年齡和時代而改變,從刺青圖案的樣式跟位置,我可以準確告訴你這個人的幫派背景涉入有多深,常常還知道誰有入珠。

 

跟一般正常人想像中的法院或地檢署的工作不一樣,除了在地檢署辦公室跟這些個案面對面的會談,我還會去到他們的住處,去到他們工作的地方,去到各種奇奇怪怪的地方,看見各種稀奇古怪的狀況。我訪查的工作地點包括魚塭、鴨寮、豬圈、稻田、番茄園、蜜棗棚、鐵工廠、菜市場和小吃店,這裡我指的是正正經經吃飯的小吃店;但當然也包括那些我不敢踏進去的小吃部跟按摩坊,那些時候,我只好站在門口講話。

 

有時候,個案的住處隱身在荒郊野外、連導航Google都找不到的地方,問鄰居都不知道個案是誰(因為關在監獄太多年了,大家不太認得他),只好換個方式,問起個案爸爸的名字,才找得到這個個案的家。有時候個案家外面就是賭場,或者,個案家裡飄散出奇怪的臭味……有時候,從巷口就出現一臉橫肉的人,粗野兇狠的問你「來叢啥? !」雖然心裡嚇得屁滾尿流,卻還是得假裝鎮定且嚴肅的說:「我是某某某的老師」,順口還要堅定且正氣凜然的反問:「請問你是他家裡的什麼人?」

 

為了不讓受保護管束人被標籤化,再加上「觀護人」這個法定職稱實在是太沒有知名度,個案們往往唸得不清不楚或講得亂七八糟,所以我通常被他們稱為「老師」;而且可能因為在南部工作得比較久,我更習慣他們用台灣國語稱我「老蘇」。雖然我是老師,但是做了這個工作之後,我才知道關於這個世界與社會,我有許多無知。

 

一般人對於養殖漁業的了解,多半都是只有經過、看過魚池,知道裡面很多是在養虱目魚,這已經達到60分水準了。但是我的學生們教我的是:虱目魚要跟白蝦一起混養。再難一點的還有:烏魚應該要養殖2到3年才能夠收成,而且烏魚池和虱目魚池從表面上就能夠看得出來差異,因為烏魚是沉水性,而虱目魚是浮水性的魚種。最高難度的是:如何用鯉魚的腦子讓石斑魚變性!

 

當我每次上市場,看見梨子的時候,我就會想起個案教給我的嫁接技術:用一株早就沒有在生產的粗皮梨子當作母株,東西南北配合日照嫁接細皮梨子、高接梨、雪梨、豐水梨、新興梨。幸好梨子沒有自我認知,要不然它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不過認真說起來,我的工作最重要的專業知能,可能是了解各種地下社會的黑話與黑話背後的真意,以及各種各樣的犯罪手法。因為唯有了解變態,才能夠控制變態;儘管你不想認同他,卻必須認真傾聽他所說的每一句話,你才真正明白什麼事情能夠改變他!

 

延伸閱讀

「我搓的湯圓家裡不敢吃,撿骨賺來的錢倒是很敢花...」從13歲做到82歲,撿骨師的人生故事

2021-11-03

「人從鷹架跌下來,像西瓜破掉一樣...」一個建築工的告白:最怕孩子跟我一樣做工

2021-04-22

「你隨便燒一燒,我爸爸這麼瘦,應該燒很快」一個殯儀館接體員:工作讓我看盡人間眾生相

2020-10-08

看過無數生離死別,26歲禮儀師:我覺得沒有人是害怕死亡,但每一個人都害怕後悔

2020-07-10

從一張「酒店收據」透視八大行業的薪資秘辛:為何酒客撒了大把鈔票,小姐卻還是哭窮?

2020-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