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理財 etf 台股 殖利率 美股

他一路辦阿扁女婿、孫道存、胡洪九,從檢察官跳升金管會高官,卻又為何跑去當菜鳥律師?

他一路辦阿扁女婿、孫道存、胡洪九,從檢察官跳升金管會高官,卻又為何跑去當菜鳥律師?
▲前金管會副主委許永欽。

財訊 / 洪綾襄

政治社會

陳俊松 攝

2022-03-19 23:00

前金管會副主委許永欽,選擇在律政職涯的最後10年,為自己補上最後一塊拼圖—執業當律師。因辦過多起大案而聲名鵲起的他,如何在財經法界再下一城,外界都很期待。

 

很難想像,曾經高居金管會副主委、現任普華商務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許永欽,會用《論語》「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這句話來謙稱自己。

 

根據《財訊》報導,在他20多年的檢察官生涯中,曾為沉冤15年的江國慶洗刷冤屈、抓過股市禿鷹、在台開內線交易案中扳倒駙馬爺趙建銘,更在法務部執行祕書任內,帶領台灣代表團參加亞太防制洗錢組織(APG)第3輪相互評鑑,拿下亞太區最佳成績。在司法前線累積了彪炳戰功後,2020年5月更被拔擢為金管會副主委,創下檢察官轉任金管會副主委首例。

 

傳言被排擠 笑談職涯拼圖

 

不過,上任僅1年多後,去年8月,55歲的許永欽卻選擇急流勇退,落腳普華律所,引發外界諸多揣測。是不是真如傳言所說遭「金融幫」排擠?過去在強權面前始終展現韌性的許永欽只豁達笑笑,說自己作為法律人,已當過司法官、政務官、大學教授,還有一塊拼圖沒有完成,就是到民間當律師。現在一切歸零,如今只是個到職半年多的菜鳥律師。

 

他透露,因為自己特殊的國語口音,從小到大都被誤認為香港僑生,也因此在規畫司法職涯時,首選並非辯才無礙的律師,而是國家考試。「我的確是港僑,但是鹿港僑,講台語就是正港鹿港腔。」他笑說,老家就在鹿港和王功之間的一個小村子,以務農維生,他小學就去工廠打工,靠著不怕辛苦,相信公平正義,才能讀到博士、當上檢察官、政務官。

 

《財訊》報導指出,台灣司法界以刑事訴訟為主流,許永欽卻很早就專攻複雜的財經犯罪與內線交易,博士論文即研究反托拉斯法。2004年偵辦孫道存掏空太電時,就因他縝密的調查與蒐證,另外又查出茂矽董事長胡洪九涉內線交易等大案。

 

聲押趙建銘 檢察長也力挺

 

2004年金管會成立,許永欽出任首任金管會駐會檢察官,負責處理金管會移送法務部的案件。他就從卷宗調閱中,發現竟然有以股市金主林明達為首的團夥,結合證交所人員與不肖媒體放空、炒作勁永、千興等股票,連金檢局局長李進誠也有牽連,挖出震驚社會的「股市禿鷹案」。後來時任金管會主委龔照勝卻宣布,改由副主委呂東英召集成立「獵鷹專案」,另找檢察官主導偵辦,不會再「麻煩」許永欽。

 

根據《財訊》報導,雖被「請出」禿鷹案,許永欽並未因此手軟。2006年他接下時任總統陳水扁的女婿趙建銘涉犯台開股票內線交易案,並直接向法院聲請羈押禁見駙馬爺獲准。時任北檢檢察長顏大和曾回憶,許永欽與調查官拿著好幾宗厚厚的卷證到他辦公室報告時,顏大和低頭看看自己放在抽屜裡的退休金計算表後,只告訴許永欽:「證據到哪就辦到哪。」即使如此,許永欽還是被朝野民代猛烈攻擊,指他包庇扁家。

 

結果該案纏訟16年,去年高院更5審判處趙建銘3年8月徒刑、趙父趙玉柱4年徒刑定讞。

 

▲擔任金管會副主委雖然僅1年多,但許永欽(左)也力促行政單位積極行使職權。(圖/財訊攝影組)

 

《財訊》報導指出,耿直的許永欽始終不怕讓自己身處風暴核心。2010年,轉任北檢主任檢察官的他,收到監察院函轉、特偵組交付北檢的江父陳情,重啟調查爆發於1996年的江國慶冤殺案。在內外條件種種掣肘下,許永欽苦笑說自己真的是「上山下海,費盡千辛萬苦」,才查出是時任空軍作戰部司令陳肇敏違法指示反情報隊辦案、刑求逼供等劣行,最後陳肇敏等5人遭判賠國防部近6000萬元定讞,江家獲國賠1.3億元。

 

轉任高檢署之後,台灣各種財經犯罪偵查,人稱「許博士」的許永欽更是無役不與。高檢署成立偵查經濟犯罪中心,他就是成員之一,一上任就召集調查樂陞違約交割案與復興航空無預警停飛案。金管會副主委任內雖然不長,但也積極行使職權。2020年就大同公司派在股東大會上逕行剔除市場派股東表決權的行為,金管會以《證交法》特別背信罪主動向檢調告發,又創首例。

 

《財訊》分析,近兩年金管會跟隨國際趨勢,主動監理且裁罰趨重,也是許永欽在副主委任內確認原則與樣態。他觀察,近年來司法界對財經犯罪有兩大趨勢,一是重罰化,二是寬恕減免制度。主要就是造成的損害金額愈高、犯罪所得愈高,被害人愈多、對市場秩序影響愈深遠,所以國外財經犯罪法制界認為應該要重罰;但同時間也要有寬恕政策配套,吹哨人就是其中之一,能成為涉案人自白的誘因。

 

財金法制 希望接軌國際化

 

許永欽強調,其實現有金管會金檢局兩百多位人員專業度和能量都具備,只是人力稍有不足,未來可思考要不要走向差異化的金檢,檢查出舞弊缺失後,當罰則罰、當寬恕則減免,才能建立金融監理威信。

 

商業犯罪複雜度極高,往往纏訟10餘年還無法定讞,被質疑「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因此許永欽也期許去年成立的智慧財產與商業法院能發揮功能,未來商業法院法官能積極行使職權,不一定要受限於《商業事件審理法》框架。

 

回首過去20多年的公職生涯,許永欽表示:「過程難免有心酸,但得到豐富歷練,也帶給社會一些正面意義,所以不管到哪個階段,我都沒有遺憾。」他認為,過去都是從司法和行政管制的角度出發,現在看的是真實世界,直接為民服務。未來會怎麼樣也不知道,就繼續往前走吧—有路,咱沿路唱歌;無路,咱蹽溪過嶺。…(本文出自《財訊》雙週刊655期)

 

延伸閱讀:

台灣金融國際化推手!賴英照跨界金融、政治、司法的傳奇人生

金融史5大驚世弊案A走全民多少錢?歷史爛帳...台灣會記住這3人

勞動基金炒股弊案滾雪球 如何一勞永逸杜絕弊端?

延伸閱讀

Fed升息/美10年期公債2.2%三年新高!「戰爭對能源、商品糧食衝擊之大,通膨變很糟」

2022-03-17

烏俄戰爭最壞情況過去了?美國通膨壓力可望緩解?這2張圖透露股市未來走勢趨向樂觀

2022-03-14

A股跌跌不休,很多投資人想要逃離股市…中國經濟還會再壞嗎?一文看懂兩會報告釋出的訊號

2022-03-09

泰福、中裕聯手攻CDMO,一條龍製程升級,承接抗體藥物開發生產

2022-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