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灣廟宇美學守護者 當匠師遇見神明

台灣廟宇美學守護者 當匠師遇見神明

黃星若

生活消費

攝影/蕭芃凱、唐紹航、王士豪 圖片提供/許哲彥剪黏工作室

1250期

2020-12-02 13:58

歷史悠久的廟宇,歷經風土民情的催化,自然成為記載傳統藝術的殿堂之一,老經驗匠師以鮮明風格留下自己的印記,以廟宇為載體展現各類型工藝,藉由手作溫度,將台灣藝術珍貴的寶藏淵遠流長。

剪黏交趾大師.許哲彥

廟頂上雕琢美麗的冠冕

 

刀片一劃、大剪一揮,陶碗猶如紙張被剪成細碎的小片,在廟宇屋脊上黏貼出色彩斑斕的圖像。這些剪黏藝術正是台灣廟宇建築的靈魂所在,花鳥蟲魚、氣勢軒昂的龍鳳祥獸、栩栩如生的人物坐騎,都是剪黏大師許哲彥眼中最動人的風景。

 

許哲彥

 

厝頂工事   度過一甲子

 

逾古稀之年的許哲彥,大半生都在屋頂度過。自小學迷上廟宇這片繽紛色彩,成了獨創「不見灰」剪黏技術大師江清露的直傳外姓弟子,剪、黏、泥塑、交趾陶樣樣會,一做就是近一甲子的歲月,爬過的屋頂不計其數,最遠甚至曾登上日本橫濱的廟宇,如今已是文化部列冊追蹤的重要藝師。

 

「做剪黏喔,三分天分、七分苦練啦!」許哲彥說。然而,這七分苦練起了頭,就是一輩子的堅持,如何將一片片的陶片,組合成氣勢萬千的龍鳳圖騰,展現出人物肢體的細微動作?著實讓他琢磨許久。他細細解說這項「厝頂工事」的步驟,得先用鐵絲紮出骨架,再以灰泥在鐵絲外塑出粗胚,而後將裁剪下的陶片,在灰泥半乾時一片片黏上,每片陶片要以什麼大小塑形、以什麼角度貼合,全是功夫所在。

 

不像一些人物坐騎或花鳥蟲魚等裝飾,得以製作完成再爬上屋頂組裝;當要製作大型龍鳳時,必須全程待在屋脊上黏貼,還得上上下下好幾回,黏貼一部分後下到地面,仰視屋頂的垂直線和作品弧度,再回到屋脊針對細部慢慢調整,往往一條龍的黏貼就得耗上十幾天。

延伸閱讀

手造自然屋 匠師的心、自然材料的回收、身體的勞動⋯⋯

2020-03-18

從零開始實踐夢想!他從政壇轉戰工匠,做出來的枴杖超厲害

2019-03-22

不盲走主流路 兒奪木工金獎

2018-06-21

60年木工廠變文創潮牌 營收翻五倍

2018-01-17

歐德家具混血外觀 道地台灣木工

2006-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