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天然的尚好,摩洛哥美妝神物:Aker fassi

天然的尚好,摩洛哥美妝神物:Aker fassi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

生活消費

ShutterStock

2020-12-24 09:50

您知道民族誌照片上的摩洛哥柏柏爾那如蘋果般的紅撲撲臉頰兒與鮮嫩欲滴的紅唇,是哪兒來的嗎?之前已經分享關於潔牙用品跟眼線粉,今天想跟大家分享摩洛哥傳統胭脂—Aker fassi!為了寫這篇,「素顏之任」我本人還特地出門市場調查並試用一番呢!之所謂「女為悅己者容」,北非女性當然也有屬於自己的美妝產品,在過往,全是由自然材質製造,使用至今。

史上最古老胭脂:瞪羚之血Aker fassi

 

Aker fassi是摩洛哥傳統胭脂,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胭脂之一,據說起源於Fes,又被稱為「瞪羚之血」,是婚禮中必不可缺的物品。傳統*柏柏爾女性在參加慶典宴會時,必用Aker fassi細細描繪雙唇與臉頰,塑造如蘋果般紅撲撲小臉蛋兒的效果。Aker fassi由罌粟花粉及石榴樹皮製成,罌粟花瓣含有豐富的黏液與花青素等活性成分,可保濕、抗皺,讓皮膚更細緻.富含具抗氧化特性的黃酮類化合物,可讓皮膚保持彈性.單寧酸可讓皮膚起收縮效果,也可防止膚色黯沉,堪稱美容美妝聖品。

 

*柏柏爾:來自西北非洲的閃含語系民族,實際上柏柏爾也不是單一民族,而是眾多在文化、政治和經濟生活相似的部落族人統稱。在北非約有1400到2500萬使用柏柏爾語的人,主要集中於摩洛哥以及阿爾及利亞。

 

罌粟花瓣+石榴樹皮,產出純天然化妝品

 

上等的Aker fassi是依照祖傳古法,秘製而成的純天然美妝品。傳統手作人將罌粟花瓣與色澤鮮豔的石榴樹皮取下,放在陽光充足且通風的陰涼處,令其自然乾燥,時間不可過久,以免變黑變色,手也不能觸碰到罌粟花瓣,且必須讓罌粟花瓣均勻風乾。由於過程繁瑣,需要一定經驗,乾燥後的罌粟花瓣價格極高。完成取下後,依照一定比例,以手工搗成散發自然光澤的細粉末,爾後製作成兩種形式,一種是將罌粟花粉及石榴粉這兩種純天然植物混合物,手工塗抹在如塔吉尖鍋蓋形狀的小小陶罐上,自然乾燥後,Aker fassi會附著在陶罐上,可沾水使用,另一種則是製作成粉狀,放入瓶裡保存。

 

Aker fassi

 

不只腮紅唇膏,Aker fassi還能作為染髮劑

 

Aker fassi共有兩種形式,塗抹於陶罐上,抑或磨成粉狀,前者可當腮紅及唇膏使用,後者可與其他產品混合,用於美容、美妝甚至護髮。使用小陶罐形式的Aker fassi時,將手指或筆刷沾溼,輕輕在小陶罐表面來回劃過,手指上便會沾染顏料,塗抹於嘴唇上就會變成唇膏;塗抹臉頰即成腮紅,顏色滋潤還帶有天然光彩,具有保濕作用,避免嘴唇過度乾燥,不僅顏色持久,使用者可依據自己的喜好,決定決定顏色深淺。

 

若是粉狀Aker fassi,用途較廣,以下列出幾個常見用法:

 

1. 與henna混合,作為純天然染髮劑,具護髮效果,也可讓頭髮帶有淡淡的紅色光澤。

 

2. 與玫瑰水混合,擦在臉上,可活化肌膚,恢復面部光澤,消除疲憊與暗沉膚色。

 

3. 與Rassoul及玫瑰水混合,做成面膜敷臉,可改善油性肌膚,讓皮膚緊實。

 

4. 與身體乳液混合使用,具防曬效果。

 

5. 亦可與阿甘油、乳液、牛奶、面霜及肥皂一同使用,作為自製的天然著色劑。

 

Aker fassi

 

鮮紅色,暗紅色?如何區別真假Aker Fassi

 

由於大量罌粟花辦曬乾後,只能磨出一點點粉,製作不易,售價極高,加上能夠製作的工匠愈來愈少,坊間逐漸出現以化學藥物或胭脂蟲充當的仿冒品。真正的Aker fassi帶有天然色澤與非常細微的亮光,無須任何添加物,顏色是一種陳舊的紅色到磚紅與棕紅色之間.以乾燥手指在Aker fassi表面摩擦,手指會染上細粉,以水洗淨後,手指皮膚會留下一層淡淡的紅色。

 

將粉狀Aker fassi放入裝滿清水的杯子裡,不會馬上溶解,也不會立即把水染紅,而是會在水面停留一會兒,才慢慢拖著有顏色的尾巴緩緩下沉,沉到水底後會在底部凝聚,但不會馬上溶解。做成肥皂時,Aker fassi也不會讓肥皂變成艷紅色,而是一種陳舊的玫瑰色。

 

天然美妝「原料」,讓你化妝同時保養

 

為了讓大夥兒更清楚這個摩洛哥特殊的天然美妝品,從來不化妝的我,特地跑去市集找,目前仍為摩洛哥女性愛用品,有時會加入其他身體護理產品,例如做成「黑肥皂」之類。塗在小陶盤上的Aker Fassi仍可輕易購得,我嘗試使用後,發現只需要手上沾水,在陶盤上輕輕一抹,手指即沾染上Aker Fassi,之後塗抹在嘴唇上的感覺很天然,不像口紅會有黏膩感,或是怕吃進嘴巴裡傷身,諸如此類的苦惱都不存在於Aker Fassi,唯一小缺憾就是手指上會有些許紅色顏料。Aker Fassi能停留在嘴唇上的時間也還算長,且色澤自然,沒有任何「妝感」,讓人忘記她的存在,還以為是自然唇色。

 

另外是粉狀Aker Fassi,上頭的亮光看起來的確非常像天然結晶物,以手指輕輕一壓,很容易化開,也容易與水混合,蠻適合用來當腮紅,或者與其他美容美妝產品使用。

 

Aker Fassi有點像「原料」,可直接使用,亦可與其他產品混合,的確是很天然的植物染劑且專用在美妝上,可以依隨個人喜好,或濃或淡地決定使用的量。就我這樣一個不愛化妝又嫌卸妝麻煩的人來說,Aker Fassi的確比口紅或腮紅吸引人。非常有趣的是,過往天然美妝品往往同時也帶有保養品功效,與現在怕傷皮膚、怕色素沉澱但號稱強效、艷麗且變化多端的人工化學彩妝品,差異極大。以前的人,單純古樸許多,花樣少,從胭脂上,都可以看得出來。

文/蔡適任

 

Aker fassi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20年12月號

商業英文學得又快又準:http://bit.ly/2HSHW7p

延伸閱讀

賞遊台北舊城魅力

2017-10-17

阿爾卑斯山下的綠寶石 斯洛維尼亞 Slovenia

2017-10-12

讓笑容洋溢在亞洲最美的友善城市 - 花蓮

2017-08-30

來桃園地景藝術節 探索秘境之美

2017-08-28

跟孩子一起翻越阿爾卑斯山

2015-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