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超乎年齡的滄桑 通俗與優雅間找平衡 浪子到天團 茄子蛋的台式搖滾浪漫

超乎年齡的滄桑  通俗與優雅間找平衡 浪子到天團  茄子蛋的台式搖滾浪漫

楊竣傑、陳偉周

生活消費

攝影/ 陳弘岱

1263期

2021-03-03 15:20

「菸一支一支一支的點,酒一杯一杯一杯的乾……,有一天,咱攏老,帶某子逗陣,浪子回頭。」二○一七年十二月,出自台灣獨立樂團「茄子蛋」創作的台語單曲〈浪子回頭〉,在YouTube平台上引起超乎預期的熱烈回響,三年多來,點閱數已累積超過一.一億次,更有許多網友留言表示自己雖不懂台語,卻深受詞曲感動。

新鮮人也懂的江湖氣口

找不到歸宿  冀望純粹簡單生活

 

儘管這首台語抒情搖滾的歌詞同時帶著滄桑與豁達通透,唱腔也充滿濃濃的江湖「氣口」,但創作、演繹的三位樂手:主唱兼鍵盤手黃奇斌(阿斌)、吉他手蔡鎧任(阿任)與謝耀德(阿德),都才剛滿三十歲;阿斌一三年寫歌的當下,甚至只是個剛從政大廣告系畢業的社會新鮮人。

 

「我那時候住在宿舍,室友就像家人,當我還沒找到歸宿之前,我覺得這些人都是浪子。那時只想跟大家說,希望以後我們可以帶著自己的妻子或孩子,可以見見面、聊聊天、喝喝酒,過簡單的生活。」阿斌說著當年創作的時空環境,他身上穿著錄製過年特別節目的白西裝,語氣卻仍像大學生般純粹。

 

〈浪子回頭〉這首收錄在茄子蛋一七年首張創作專輯《卡通人物》的「神曲」,讓三位原本還沒找到歸宿的年輕人,迅速發光發熱,隔年獲得第二十九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與最佳台語專輯大獎之後,順勢推出第二張專輯《我們以後要結婚》,並再度入圍金曲獎,頭也不回地在音樂路上前進。

 

茄子蛋看似風光順利,但從一二年組團到一七年嶄露頭角之間,他們度過一段像〈浪子回頭〉歌詞裡「橫豎我的人生甘哪狗屎」的跌撞階段。

 

「我們一四年八月開了『退伍回歸場』演唱會,重拾鍵盤跟吉他,決定繼續唱下去;那時沒時間思考苦不苦,有錢就賺、沒工作就繼續創作,這就是青春浪漫的生活啊。」阿任回憶。

 

但和所有缺乏唱片公司宣傳資源的獨立樂團一樣,茄子蛋成軍初期,苦無表演與曝光機會,三人當時與另一名團員賴俊廷(一九年四月退團)合租一間公寓,甚至曾經連房租都湊不出來,只能一起啃一條吐司充飢。期間,他們不免也懷疑自己適不適合做音樂。

 

為了互相激勵,三人還自組「茄蛋加油團」、「超自卑音樂互助會」臉書社團,隨時以「積極樂觀,感恩惜福」八字箴言提醒自己。

延伸閱讀

積極與自毀能並存?皇后樂團的真實人生

2020-07-29

國民黨2020初選》唸唱茄子蛋、大秀布袋戲偶?韓、郭、朱恐怕都沒搞清楚年輕人要什麼

2019-06-29

皇后樂團傳唱39年的勵志名曲

2016-08-18

老董掏錢、董娘開唱 大企業家力挺國家樂團

2014-05-01

搖滾樂團也有投資線索——兼論精聯電子(3652)

2009-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