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敲打樹幹的男人

敲打樹幹的男人
田金豐(左)返鄉10年,辛勤 種植的椴木香菇味香肉腴,他 對目標的堅定讓人欽佩。

吳寶春

生活消費

攝影/ 陳弘岱

1266期

2021-03-24 17:00

香菇因為擁有讓餐桌上飯菜滋味升級的深邃高雅香氣,自古以來都被列為高級食品,小時候家裡的客人若帶香菇當伴手禮,總會看見媽媽臉上閃出一抹「被對方重視著」的寬慰神情;也因為這樣,香菇在我心中素來有著相當崇高的地位。

許久前,就聽過桃園復興東眼山的霞雲佳志泰雅部落種出來的香菇特別好,便找一天造訪這裡的農場

 

「在我祖父或是更早之前,是在深山裡種椴木香菇,每年一月分,族人肩上便會架著木製背籃,籃裡揹著菌種,走兩天兩夜來到深山,找到適合的樹幹,將菌種浸潤在天地山嵐間,完整吸取椴木的營養,如此才能長出厚實細嫩的香菇。」楓田農場主人田金豐說。

 

深入山林擊打樹幹  讓養分甦醒 

 

「每年的菇場不盡相同,但幾乎都是只有動物才走得到的地方,需要土地肥沃、水分充足、不時有雲霧繚繞,陽光又照得到的林場,找到後,以疏林方式砍下所須的椴木,植菌完擺放在樹蔭間,交給大自然養育。」他印象最深的,就是每年夏天颱風登陸前,族人總是緊盯氣象報告,在風雨來臨前深入菇場,並在二十四小時內用力擊打完所有植入菌株的樹幹。

 

「敲打樹幹要做什麼?」我問。

 

「原本吸滿養分沉睡的菌,會因為突然敲打驚醒,快速成長。」田金豐回答。

 

每年夏轉秋時,便是香菇收成的季節。當年產量少,族人深入深山採收後,還需在現場搭建簡易的烘乾室,以乾柴細火慢烘,減少菇的水分,讓風味加倍濃厚,但往往一出門就是兩周以上,且無法預估成果,所以早期椴木香菇對平地人來說,都是可遇不可求、爭相收購的上等貨。

 

田金豐十年前自城市回到部落,便想聯合族人將部落傳承的椴木香菇專業化,他率先發起,找尋適合的木材,專營椴木香菇種植與生產,且堅持以炭火慢燻,讓香菇更加乾香。

延伸閱讀

菱角田與菱角鳥

2021-01-06

不倒的韌性

2020-11-25

鹽水地裡的鈴鐺

2020-10-21

理化老師的咖啡香

2020-09-16

凱爾的香料農場

2020-0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