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就是喜歡和別人不一樣 華碩李政宜做自己的第一名 P.58

就是喜歡和別人不一樣 華碩李政宜做自己的第一名 P.58

三十歲時,李政宜毅然辭掉了工作,遠赴法國學習工業設計,後來進入華碩工業設計課任職,由於連年獲獎,表現傑出,很快被拔擢為工業設計課主任。一路走來李政宜堅信,惟有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生活才能處處是佳作。

三十六歲的李政宜,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說起兒時上美術課情景,神情充滿自信。「我就是不喜歡和別人一樣!」李政宜並非不乖,只是喜歡獨特。
三、四年前,李政宜從法國的歐洲設計學院畢業,進華碩不到四年時間,他所設計的四項產品,已經得到國內外至少十個設計獎項,其中一項燒錄機的產品設計,叫好又叫座,成為華碩長賣型商品,但眼前這位工業設計的傑出人才,其實是繞了很長的一段路,才有今天的成就。


展露天分
繪畫就愛不按牌理出牌


李政宜的父親是律師,家族成員幾乎都是律師與教師,但是他從小就展露繪畫天分。「從幼稚園到高中,幾乎每次繪畫比賽,我都是拿第一名,」「第一名哦!連佳作都沒有!」李政宜特別強調自己的繪畫成績還可以,幾乎都拿第一,不只是佳作。

但是每次畫畫他都不按牌理出牌。國小五、六年級時有次寫生,老師要大家畫荷花池,傳統的畫法,一定是池子裡綻放的荷花,但是李政宜卻畫了一幅荷花倒影,而把四周的景物全都刪掉。雖然畫得跟大家都不一樣,他還是拿到高分。另外一次,老師要大家臨摹中國的花鳥圖,誰畫得最像,誰的分數就愈高,但是他卻畫了機械鳥。

他還記得有次老師要他們畫一個模特兒,傳統的素描畫法,要有光影,人要愈像愈好,但是他畫的卻是好幾個人的影像,這個人或站或坐;或彎腰或轉身,整張圖看起來亂成一團。

老師問他:「為什麼畫成這樣?」他回答老師說:「人不是死的東西,他會站立,會彎腰、會轉身、會動,他應該是活的而不是死的!所以會有不同動作。」老師認為他說得有理,那次雖然沒有得到最高分,但是老師也沒有因為他畫得跟真人不像而給他不好的成績。

李政宜認為,我們的生活都受到制約,連繪畫都如此,但是他就是喜歡和別人不一樣,永遠都會畫出和別人不一樣的東西,喜歡獨特正是設計師的特質。他強調:「我不會為了反對而什麼都不做,但是一定要做出自己的想法。」

喜歡繪畫到走向工業設計這行,這條路他走了三十年。從小父親雖然知道他喜歡繪畫,但是就像天下所有父母親一樣,希望他以後從事的行業至少是可以讓生活無虞的工作。事實上,父親心裡最大的期望是他能繼承衣缽,念法律系。


面臨抉擇
分析自己說服父親

父親希望他念法律的另一個因素是,父親發現他的觀察力很敏銳,記憶力很強,念小學時期,他每天放學都到父親的律師事務所,只要看過律師公會名冊、名錄,他都記下來;看到一張椅子,從它的設計,他就可以立即分辨這張椅子是給老人坐的。

父親認為做為一個律師,擁有敏銳的觀察力,可以幫客戶找到最好的證據,或是去當檢察官,也很適合。但是他的興趣並不在此。

高中時期,在考慮未來人生方向的時候,父親告訴他:「如果你不做決定,那我就幫你做決定。」
父親過去對自己的未來完全沒有選擇餘地,務農的祖父只給父親兩條路「你只能選擇念台大法律系,要不就回家種田!」讀其他學校或其他科系都不允許,因此在面對自己孩子時,他倒是採取比較開明的作法,雖然希望他念法律,但是並不強迫他接受,只要李政宜能提出合理的說法,他還是可以接受。

李政宜很慶幸自己從小讀很多書,高中時期大量閱讀存在主義的書籍,當時純粹只是為了表達對教育體制的不滿,選擇讀這類書籍來表示叛逆,卻因此收穫良多,他仔細分析自己的個性,向父親表達自己比較適合念人文或設計的東西,父親聽完他的分析,覺得他分析有理,贊成他往這個方向走。

李政宜強調,讀書真的很重要,要不是他讀了那麼多書,可能無法說服父親讓他走自己的路呢!

確定方向之後,父親全力支持他朝自己的興趣發展,政商人脈廣闊的父親先幫他找來服裝設計師跟他詳談,但是他發現服裝設計這行在台灣沒有太大空間,因而作罷。

後來他又萌生走建築設計的想法,父親找來建築專家跟他討論,但是台灣的教育體制,建築歸在第二類組,一定要物理數學很棒才行,不像國外把建築分為結構與概念設計,結構在理學院,概念設計在文史學院,數學不好的人也可以從事建築設計,但是在台灣就不行。

最後李政宜在聯考成績分發下,進入世新大學公共關係系就讀。畢業之後先後進入永琦百貨、春天百貨擔任行銷企畫,後來又到誠品書店,也是負責行銷企畫,並做到行銷企畫襄理職務,那時他已經三十歲,工作足足有七年半之久。


熱情不滅
毅然遠赴法國學設計


「選擇走設計這條路,好像宿命一樣,有一股力量促使我去完成這件事情!」雖然做到行銷襄理,但是他一直覺得自己的任務並不在此。「我的心裡有一個聲音一直在呼喚著我,我應該去做設計。」即使時隔多年,內心對設計的熱情,還是像火一般燃燒,從沒有熄過。

三十歲那年,他還是決定走設計的路,不過,這回他選擇的是工業設計這條路。決定走向工業設計前,有天晚上李政宜與父親長談,父親跟他說:「三十歲才出國念書是晚了點,你要先確定這是你想要走的路,如果這是你的畢生職志,我們會全力支持你!」父親並且提醒他「設計要從哲學出發,才能走出自己的風格。」

在得到家人支持後,他辭掉工作,赴法國學工業設計,以二年半時間拿到法國歐洲設計學院碩士文憑,回國後先在一家小型科技公司任職,後來進入華碩工業設計課任職,由於連年獲獎,表現傑出,很快被拔擢為工業設計課主任。

李政宜說,七、八年前,大家仍然認為律師、醫師是社會的上流階層,但是他卻認為,一個社會如果仍然存在只有醫師、律師是上等人,那這個社會就是未進化的社會。

他在法國看到的是木匠的地位非常崇高,收入可以比醫師還高,各個階層有一定的地位。有次他看到法國國家電視台第五台報導法國地鐵司機家庭,在子女眼中,父親擔任地鐵司機,對他們而言,是一件很驕傲的事,這代表每個行業都是社會重要的螺絲釘。


心懷感激
父親的尊重讓夢想實現


他說,過去台灣社會把設計與美工畫上等號,其實設計並不等於美工,他認為,透過設計,可以改變一個社會現象或歷史,例如台灣可以透過設計把在地文化精緻化,發展創意產業,相信朝這個方向,台灣是很有發展的,所以設計本身可以創造歷史價值。

對於仍在徬徨的年輕人,李政宜的建議是「堅持走到對與喜歡的路,多讀書,以理性說服家人支持。」

延伸閱讀

柬埔寨 你想不到

2015-08-13

冬日未盡前 學會低頭 吳東亮

2013-07-15

阿爾卑斯山下的綠寶石 斯洛維尼亞 Slovenia

2017-10-12

五國商業菁英分享拓銷東協、印度成功經驗 知己知彼 新南向大躍進

2017-12-15

風土釀 究極味 台灣 本產酒

202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