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舞動夢想的珠寶靈魂

舞動夢想的珠寶靈魂

王逸旻

藝文風尚

典藏投資提供

777期

2011-11-10 09:45

鑽石的璀璨歷久彌新,剛玉的色澤瑰麗而華貴,綠柱石的多樣性讓人愛不釋手,五彩繽紛的碧璽深得慈禧太后的心……。迷人之處永遠不僅在於寶石本身,設計與工藝也是一件珠寶作品價值的關鍵。

媽媽的房間是小公主的夢幻基地。踮起腳尖的小女孩望向邊框華麗的鏡子,剛戴上的珍珠項鍊散發粉紅光暈,唇邊參差不齊的粉紅色是偷擦口紅的結果。望著鏡中的自己,她努力地把水晶耳環固定在耳垂上……。

臥房門被推開,媽媽輕聲地踏進更衣室,「該上舞蹈課了,你不是很喜歡嗎?」媽媽邊說邊溫柔地把珠寶飾品取下。換上了蓬蓬舞裙,將粉嫩的芭蕾舞鞋套上腳,小女孩殊不知她與珠寶即將再次相遇……。

 

伯敻 讓夢想成真的詩人


舞蹈教室的鏡子中清晰可見充滿期待的小臉龐,注視著眼前獨舞的老師。隨著德布西的月光(Claire de Lune)流瀉,老師柔軟卻充滿力量的身體僅用足尖支撐著,雙臂完全開展、弧度俐落優雅,另一隻腳凌空挺起與上身成一柔和的直角,流暢、豐富、精準,女性身體的柔美與韌性經由芭蕾臻於極致。當陽光灑進舞蹈教室內,一氣呵成的連續動作在金亮的日照下化成一道道優美的弧線,像極一件輪廓蜿蜒的珠寶。

「珠寶的曲線美是女性特質的最佳詮釋。」伯敻(BOUCHERON)是如此介紹其二○○八年的訂製珠寶VOLUPTUOUS。這個為了慶祝品牌一五○周年所做的系列,主角是一件誘人的頸鍊。以Exquises Confidences經典系列的華麗線條為靈感,主設計圍繞著極具品牌特色的流蘇,白金座台上以鑽石點綴,像瀑布般流暢地從頸部落下、波光粼粼。

 

珠寶

Exquises Confidences系列耳墜,像瀑布般的鑽石流蘇會隨著人體擺動而搖曳,優雅卻充滿靈氣。

 

當伯敻 遇見穿著芭蕾舞裙的女孩


這件珠寶最令人讚嘆的莫過於那隱身主體背後、卻出奇耀眼的線條,獨立存在的曲線相互結合後顯得優雅大器,在粉紅剛玉的錯落排列下,完美弧度層層交疊、輕柔地舞過肌膚,與人體的線條美相互呼應,一位芭蕾舞者的影像自此而生。

優雅的女伶圍繞著三顆共二十一.八八克拉的橢圓形粉紅剛玉翩翩起舞,伴隨她的是六四○顆總重達七十六克拉的鑽石。寶石本身的確價值不菲,但栩栩如生的卻是頸鍊那舞動的美感靈魂。

在老師的法文口令引導下,小女孩努力挺直上身、保持平衡,一層層的淡粉色紗質短裙下是雙柔軟的腳,反覆地把一足尖往旁畫地伸展、繃緊後慢慢放回地上。

小女孩與芭蕾舞的結合也是藝術史熟悉的題材,法國藝術家竇加(Edgar Degas)從一八七○年起開始大量創作以芭蕾為主題的粉彩畫,色彩柔嫩、構圖精密卻大膽,對人體的動態也有很細膩刻畫。

他於一八七八到八○年間繪製了「芭蕾場景」(Ballet Scene),三個小舞者的形體巧妙分布畫布上。腳尖騰空直立的瞬間被捕捉下來,姿態華麗,跳躍動作卻有著輕盈的質感,VOLUPTUOUS頸鍊如羽毛般的線條也與其表現方式有異曲同工之妙。

三顆碩大的粉紅剛玉色澤夢幻,好似畫面中小舞者們身上粉嫩的蕾絲紗裙,畫龍點睛的效果非常出色。柔美的VOLUPTUOUS系列不但會跳舞,更著實體現古典芭蕾那以女人為美麗符徵的時代氛圍。

當老師在悠悠慢慢的樂聲中獨舞時,小女孩正歪著頭、托著腮幫子,經過一番認真的思考後,非常確定眼前這個有著曼妙舞姿的人就是一位精靈。

一五○年前的竇加曾坐在巴黎歌劇院的包廂裡看著芭蕾劇的排演,一個個出身貧困的女孩懷抱憧憬,夢想成為舞台上的皇后、女神、謬思甚至精靈。現代巴黎的凡登廣場上則坐落著一家一一五年歷史的珠寶商──梵克雅寶(VC&A)。除斑斕花卉、四葉草與異國情調等題材,這個高級珠寶品牌也善於將生命力注入精靈的鑽石軀體。在暗夜中挾著弧形翅膀漫舞的寶石剪影,在過去七十年已成為品牌的代名詞。

 

珠寶

竇加「芭蕾場景」(Ballet Scene).約1878-1880.油彩畫布。

 

珠寶

VOLUPTUOUS系列頸鍊

伯敻的訂製珠寶VOLUPTUOUS系列頸鍊。3只橢圓形粉紅剛玉共21.88克拉,638顆小鑽共75.18克拉。

 

梵克雅寶 靈魂深處的謬思女神


「我會帶來可以服侍你的小精靈,而他們會從最深暗的地方替你找到美麗的珠寶。」—「仲夏夜之夢」

梵克雅寶從一九四○年代初開始以小精靈為設計靈感,他們喜歡在空中跳舞、有點任性,調皮的咒語編織著脆弱卻精細的欲望……,所有都被轉化成巧奪天工的珠寶胸針,臉龐是單顆美鑽,並綴以藍、紅寶石或祖母綠,以美國世紀名媛Barbara Hutton於一九四三年購買的「蜻蜓翅膀的小精靈」胸針最具代表性。小精靈勾起左腳、右腳修長柔軟,舉起的右手指間輕點著一顆紅色星辰,輕盈體態與巨大有力的翅膀形成均衡的對應,帶來與文藝復興contrapposto相似的視覺饗宴。

在過去半世紀,梵克雅寶與舞蹈題材一直有著不解之緣,這一切得從洛可可畫家朗克雷(Nicolas Lancret)的一幅油畫說起。

 

「跳舞的加瑪格女士」(Mademoiselle de Camargo Dancing,一七三○)描繪十八世紀知名芭蕾舞者加瑪格女士(Marie Camargo)在浪漫的花園中愉悅地跳舞。

 

梵克雅寶把她被伏爾泰盛讚為寧芙仙女(nymph)的姿體如實記錄在「芭蕾女伶(加瑪格)」(Ballerina(Camarg))胸針中。交錯排列的紅寶石與祖母綠勾勒出舞衣的蕾絲綴飾;遍布的鑽石或大或小,輝映著硬紗的絲柔光暈。由於家族掌門人克勞德.雅寶(Claude Arpels)熱愛舞蹈,梵克雅寶就成了最珍稀的畫布,任由寶石盡情揮灑芭蕾的美,兩者相輔相成、閃閃發光。

 

珠寶

「蜻蜓翅膀的小精靈」胸針

前一任擁有者為Barbara Hutton,巴黎1944。鑽石、紅寶石、祖母綠與鉑金。梵克雅寶收藏。

 

珠寶

「珠寶」芭蕾舞劇第二幕「紅寶石」。Credit Brescia-Amisano Teatro alla Scala.

 

珠寶

Gloria Ballerina別針

鑽石與隱密式鑲嵌紅寶石。

 

珠寶

朗克雷《跳舞的加瑪格女士》(Mademoiselle de Camargo Dancing) .1730.油彩畫布.42 x 55 cm.The Wallace Colleciton,London。

 

珠寶

「芭蕾女伶(加瑪格)」胸針

巴黎1942。鉑金、鑽石、紅寶石與祖母綠。私人收藏。

 

當梵克雅寶 遇見喬治.巴蘭欽

 

練習已告一段落,老師給小女孩們講芭蕾的故事。提到新古典芭蕾的發展,不免提到流派創始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編舞家喬治.巴蘭欽(George Balanchine)。

 

克勞德與巴蘭欽初結識於俄羅斯芭蕾舞團在巴黎演出的一九二○年代。隨著梵克雅寶家族一九四二年移居美國開設珠寶店,舞蹈的靈感不只替當時二戰的時代氛圍增添優美氣息,兩人的友誼也在紐約生根發芽。巴蘭欽曾多次駐足於第五大道旗艦店的櫥窗前,深感於珠寶的迷人魅力,多次央求克勞德分享寶石知識。

 

對芭蕾劇而言,他認為珠寶與音樂一般具有裝飾性,「我意識到祖母綠與佛瑞(Gabriel Faur)是完美的搭配,紅寶石可以表現史特拉汶斯基(Igor Stravinsky)的氣質,而鑽石則最能襯托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一九六七年,一齣巴蘭欽編舞、以梵克雅寶為靈感的芭蕾劇「珠寶」(Jewels)粉墨登場,分為「祖母綠」、「紅寶石」與「鑽石」三幕,由紐約市立芭蕾舞團擔綱演出。英國皇家芭蕾舞團於二○○七年將「珠寶」再次搬上舞台,也替梵克雅寶的頂級系列Ballet Precieux畫下設計藍圖。

 

Ballet Precieux 化一瞬於永恆


Ballet Precieux是梵克雅寶與巴蘭欽相知相惜的果實,氣勢磅礡卻雋永。溫潤的「祖母綠」有十五件作品,以Heloise Ballerina別針為代表。

 

大踢腿的芭蕾女伶手臂纖細、身軀修長,大片的舞裙像蝴蝶展翅般隨風飛舞,運用品牌的代表性工藝「隱密式鑲嵌法」(Mystery Setting),大小不一的方形寶石緊密排列,成功駕馭硬度較低、製作難度高的祖母綠。配上作曲家佛瑞擅長的抒情曲調,這位綠色的女伶顯得婉約雍容。

 

史特拉汶斯基的Capriccio隨想曲充滿現代感的音符在空中跳躍,Gloria Ballerina別針如出水芙蓉般盛開,替「紅寶石」做完美開場。俯視女芭蕾舞者,裙襬的起伏弧度像一朵完全開展的紅玫瑰,紅得瑰麗清澈、紅得難以預料。這一系列十一件的珠寶融入紅寶石的自信色澤,產生獨特的神祕感。

 

Ballet Precieux的誕生是為了紀念芭蕾劇「珠寶」四十周年,整個系列中的重頭戲「鑽石」也回溯了數個芭蕾舞的里程碑。鑽石與各色彩鑽交織成四個名為Pavline、Pulcinella、Manon與Isadora的別針,各自的韻味呈現一個大時代下不同的藝術氛圍。

 

最具代表性的Isadora Ballerina以現代舞創始者伊莎朵拉.鄧肯(Isadora Duncan)為靈感,共三.六一克拉的彩色鑽石點綴著羽毛狀的裙襬,向上延伸的雙手長出鑽石羽翼,因不被當時保守的社會接受,前衛的鄧肯最渴望的是飛翔的自由。

 

她的超凡脫俗與叛逆不羈被梵克雅寶精準捕捉為精神層面的延伸。雕刻家羅丹(Auguste Rodin)則著迷於鄧肯柔軟卻量感十足的軀體,進而發展出對舞蹈的興趣。在他人生晚期開始製作一系列「舞蹈動作」(Dance Movement),以展現人體極致線條的素描及雕刻向好友鄧肯致敬。

 

媽媽準時出現在教室門口,要接下了課的小女孩回家,看著粉嫩臉蛋上的笑容,知道她已體會到舞蹈最美好的精髓。媽媽已經下定決心,有一天會跟小女孩說這些有趣故事,長大後她就會理解,原來珠寶、藝術以及芭蕾可以是美的總和。

(本文節錄自《典藏投資》十一月號)

 

珠寶

Isadora Duncan將身體的曲線美發揮到極致。

 

珠寶

Isadora Ballerina別針
彩色鑽石共3.61克拉與白鑽。

 

珠寶

「珠寶」芭蕾舞劇第一幕「祖母綠」。Credit Brescia-Amisano Teatro alla Scala.

 

珠寶

Héloïse Ballerina別針

鑽石與隱密式鑲嵌祖母綠。

 

珠寶

羅丹「舞蹈動作A 」(Dance Movement A).青銅.64.5 cm。

延伸閱讀

珠寶的浪漫

2014-05-22

見證世紀愛情的「璀璨」商機

2010-09-30

珠寶藝術家 Cindy Chao

2019-05-30

美洲豹 珠寶奇幻之旅

2020-01-08

CINDY CHAO三奪倫敦巨匠大獎 屹立國際殿堂之巔

2021-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