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桃機治水 一場巫師祭典

桃機治水  一場巫師祭典

范疇

職場

1016期

2016-06-09 09:26

一陣暴雨,淹了桃園機場二航廈;一樣慣例,揪出源頭是排水道超載,下令改進懲處;恍若「巫師思惟」的究責文化,成為官方做事SOP,邁向「工程師思考」路還長得很。

台灣的膝蓋反應式「究責文化」,出了事,第一反應就是問「責任源頭」在哪?是誰?責任源頭找到了,不管是真的還是代罪的,社會就釋懷了。客氣一點講,這是原始部落中的儀式行為,刻薄一點說,這還是巫術文化的一種。


桃園機場二航廈被淹,第一個出現的究責反應是溪水倒灌而致;經過二次究責,發現事件「源頭」在所謂的H排水道堵塞;三度究責後,說是桃機建設於四十年前,當時排水道設計的上限是每小時七十八 毫米降雨,而這次的暴雨是八十一毫米。政府說,等到緊急處理過後,一定追究工程責任,若有人為疏失也絕不寬貸。這一連串的反應順序,聽起來很「科學」是不是?但其實,這是部落巫術儀式的反應。


現代社會的運作極為複雜,它和簡單的部落社會,文化本質上最大的不同點就是「工程師思考」和「巫師思考」之間的不同。工程師的思考過程:看到問題,客觀探究源頭,設計解決方案,問題不解決,是工程師的最大挫折感來源。最重要的,這整個過程都是以「系統」為考量基礎。相對的,巫師思考的過程是:看到問題,主觀探究源頭,排定責任歸屬,即使思考解決方案,也是「點」的思考,而非「系統」的思考。


對巫師而言,最大的挫折感來源是找不到究責方。在找不到究責方的時候,巫師會開發出一套玄學來讓部落釋懷。


不能否認,台灣能夠發展到今天的程度,乃因社會上還存在著許多具有「工程師思考」氣質的人,他可能是公務員,可能是企業家,也可能是個小攤販。但是,台灣距離洗淨「巫師思考」的習慣還很遠。台灣眼前最大的不幸,可能就是政界、媒體界中充滿了巫師思考傾向,而且許多年輕一代,從小就陷入了巫師思考的模式,因而喪失了客觀系統性看問題的能力。


以桃機淹水的解決為例,工程師思考的第一反應,應該是拿出排水系統的設計圖,然後和近年來的各種改造工程的設計圖做系統性思考。但我懷疑,在多年來的巫師思考習慣下,精準、完整的圖紙是否拿得出來。

延伸閱讀

迪士尼背後的台商

2016-03-10

治水三步驟 先學習「服天」

2009-08-20

千億治水破功 這三件事不能再等

2018-08-29

選擇平庸還是卓越? 華碩轉型交棒的新挑戰

2018-12-14

雨彈狂炸、淹水致災,人民生命財產誰來顧? 想與極端氣候和平共存 還有兩難題待解

2021-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