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給產業政策建議書的建議書

給產業政策建議書的建議書

2017-07-13 15:13

政府其實是聽取太多建議,才導致許多政策最後變成四不像;若老是競逐空中閣樓裡的明日黃花,反而會忽略許多還在發展中的醜小鴨。

前兩周受邀參加一個國家級計畫的民間諮詢會議,其實這幾年來參與過非常多類似的會議,當我收到厚厚的「紙本」會議資料,一開始會覺得政策執行單位非常認真,值得鼓勵。

不過次數一多,後來反而會去思考這些政策究竟是誰草擬的?為何會從這個角度切入?再進一步去想,這麼 「詳實」的文件,要這麼多業者、專家、學者在約略兩個小時的時間之內充分溝通討論,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大家的意見是否真的有被納入政策考量?我花時間參與這些諮詢會議的意義何在?

許多業界先進反映政府都不聽取民間聲音,但我感受到的反而不一樣。其實我認為智庫在擬定政策建議書時聽了太多建議 (想要一次解決所有問題),導致許多政策到最後變成四不像,也沒有創造真正的效益。又或者在專家諮詢會議時,政策的計畫框架已經大致底定,並沒有太多建議空間,即使有人提出不同意見,可能也已經不容易被納入考量。

很多我認識的產業高手,一開始都很熱心參與類似的諮詢會議,但也許自己的意見始終都不被採納,久而久之也心灰意冷,對於產業政策也不再關注,常見的評語就是:政府不用幫什麼忙,只要不擋路就好!

前幾年我曾看過一個約略十億元上下的「創新創業」專案的行政預算,中央政府的預算運作機制大致以三年為單位(預算—執行—決算),對於一般常態性公務運作,三年也許變化不大,但對新創產業而言,三個月可能都嫌久了,所以才會常常讓人覺得政府反應速度不夠快。

也因為政府機構有這些組織的包袱,所以我認為政策上不應去主導短期(三至五年)產業創新的方向,應該試著盡可能的組織再造,彈性配合民間產業發展,更不應該將「鼓勵創新創業」視為專案來執行,而是更深入研究中長期產業策略,以投資未來的態度看待新興產業,而不是以產值論定價值,老是競逐空中樓閣裡的明日黃花,反而忽略了許多還在發展中的醜小鴨。
(本專欄由詹益鑑、鄭博仁、客座作家群共同主持)

延伸閱讀

前瞻基礎建設 應先做好調研

2017-03-23

廢核後繼無力 恐隨核四「封存」

2017-03-16

蔡玉玲:一接到棒 就要跑到極限

2015-09-10

左右國家科技人才 劉兆玄是幕後推手

2014-07-24

工總2018白皮書報告:建議列英語為第二官方語,成立英文公共電視台

2018-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