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萬年考績「甲等」的老好人,死後公司才頒發「特優」...公祭那天,所有人恍然大悟他為何忍耐25年

萬年考績「甲等」的老好人,死後公司才頒發「特優」...公祭那天,所有人恍然大悟他為何忍耐25年

張莎莉

職場

shutterstock

2021-01-04 16:45

如果你看這篇文章,感覺似曾相識,那是因為每個職場都有「龜甲萬」跟「小李子」這樣的人。善良是一種選擇,巴結求生也是。

 

每家公司都有的「龜甲萬」與「小李子」

 

2020年對很多人來說,是難過的一年,2020夏天,前公司人稱「龜甲萬」的老萬,在邁向60歲的前幾個月,登出了他的人生。「逢九難過啊」,前同事們這麼說。

 

前公司之於我,就像前男友一樣,分手離開後,我絕對不會主動聯絡。聽到老萬心臟病發走的消息,原本被胡志明市的酷熱襲擊到頭昏腦漲的我,突然醒了,老萬,我的直屬長官 (我做過他的副手),他的樣貌在我腦子裡,此刻清楚浮現。

 

不論寒暑,老萬總是穿著深藍色的毛背心,脖子上,老實地掛著人稱「狗牌」的公司吊牌,不像我,總把吊牌放在口袋裡,只有在進出公司刷卡的時候才拿出來。

 

舉凡公司的所有規定,小到員工必須掛吊牌、大到轉調單位調整工作內容,老萬都順服配合著,他「安全無害」的存在,一如每年的考績都是「甲等」而非「特優」,讓他贏得「龜甲萬」的外號,這也是他在這家以「權力更迭交替、鬥爭」在業界出了名的公司,能夠一待就是25年的保護色。

 

「老萬根本就是麻糬做的老烏龜,任人捏」還待在這家公司的小安忿忿不平地說。她與我們這些曾經待過這家公司的好友們聚在一起,話題就是「公審」這家公司,三人就能開庭審理,四人就能宣判定讞。

 

「小李子一上任就把老萬調去管理部,說是借重他人和的特質,讓他發揮『調和鼎鼐』的能力,最後竟是讓他去管公司的駕駛室」,「駕駛室早有班長負責駕駛們的排班,這根本就是羞辱老萬,要他走人」!小安替老萬抱不平,卻沒敢在公司替老萬出頭。「俗辣俠女」是我給小安取的外號,她有俠女的個性,偏偏處在這個飯碗保衛戰的職場裡,她只能當個「俗辣」,在公司背後,訓練她的口腔肌肉群,狂罵小李子!

 

 

小李子向上管理功夫強 伺候主子「貼心」無極限

 

小李子跟老萬同一年進公司,同樣待在行銷部,兩個人的職場起跑點相同,因著個性不同,職涯發展,天差地別。

 

「小李子」不姓李,長期精於向上管理,讓我們忘了他原來姓什麼,「如果能改姓,我想他應該很樂意跟老闆同姓」小安說。

 

從小李子身上,就能看到現在公司當權者的縮影。

 

原本這家公司的老闆篤信佛教,小李子為了宣示效忠,無神論的他,手腕上開始戴起佛珠。「他手上的那個佛珠比棗子還大」小安說小李子深怕老闆年紀大了、眼花看不清,刻意戴了比棗大的佛珠串。原本象徵謙遜的佛珠,被小李子這麼一戴,怎麼看就怎麼張狂。

 

這家公司後來易主,被基督教的老闆買下,小李子某天上班,胸前掛著木頭製的十字架項鍊。「那串比棗大的佛珠呢?」我們好奇地問,小安說:「沒見他戴了,我好想打個大十字木架讓小李子背在身上,乾脆跟耶穌一樣,就這麼來上班」。

 

小李子胸前醒目的十字架,讓他得到了他夢寐以求的「救贖」,新老闆一上任,就提拔他,從部門經理一躍成為公司副總。每月看銷售成績報告,小李子的語言也從「阿彌陀佛,感恩」自動切換成為「哈利路亞,感謝主」!

 

小李子對主子的「貼心」無極限。老闆出書,上面記載了家譜,他在一次會議後找小安面談,要小安好好看看老闆的書,「畢竟是清朝名將的後人,難怪一臉的英氣煥發,睿智過人」小李子叮嚀小安要熟讀老闆的書,最好能背起來。「我連我曾祖父叫什麼名字都記不起來了,我還去記老闆祖宗八代姓誰叫啥」!

 

董娘考上了某大學的EMBA,有時間做SPA、喝貴婦下午茶,就是沒時間去上課。小李子安排各部門主管,按各自的專長,輪流代替董娘去上課、寫作業報告外加畢業論文。畢業典禮是公司財務首席官 (CFO) 戴安娜,代替董娘領取碩士文憑證書,「明明就是靠臉蛋的人,不知道發什麼瘋,要向人證明她有腦袋」小安批評董娘,心疼戴安娜,替人唸了兩年的碩士班,最後證書上是董娘的名字。

 

 

龜甲萬的喪禮備極哀榮 他的「忍」蘊藏酸楚的責任

 

被調往管理部、專職管理駕駛室的老萬,在某天心臟病發,送醫後,宣告不治。他在死前,毫無異樣的上班,還替原行銷部的同事,解決一項難解的客戶問題。「老萬在病倒前,還發Line給同事,交代這個客戶還有哪些項目可以再開發,儼然就是行銷總監附身」。

 

我曾問過老萬:「你幹嘛這麼委屈求全?不用五斗米,一粒米就能讓你彎腰了」。老萬當時告訴我:「我一個人要養四個人,我只在乎薪水有沒有按時入帳」。那時我想不透,老萬就一個老婆、兩個女兒,那多出來的一個人是誰?

 

隨著公司權力更迭、 每換一次老闆就被調動一次的老萬,他的死訊震驚了全公司。他待過公司太多的部門,以致全公司沒有人不認識他。

 

老闆以最高規格的方式,送走了這位待了25年的老員工,萬年考績「甲等」的老萬,在人生的盡頭,拿到了公司給他「特優」。訃聞上的治喪委員,是政府部長級的人士;告別式當天,總統、副總統及五院院長的哀悼花籃,擺滿一殯。

 

自從父親過世後,我不曾出席任何人的告別式,老萬走了,我決定送他最後一程。

 

公祭的現場掛著老萬的照片,他溫柔、節制的笑容依舊,一如他溫文的性格,大幅照片的右下角是老萬的簽名。這是我再熟悉不過的字了,當他副手的時候,所有文件送簽,我簽完後就遞給他,他那力透紙背的簽名,與他向來給人的「軟弱麻糬」印象,全然不搭。那分明是屬於剛硬性格的人才會有的簽名,怎麼會出自老萬之手?

 

家屬答禮的時候,我終於找到老萬「一人養四人」的答案。

 

老萬有個思覺失調的弟弟,這是老萬從未對外人言的家事。弟弟在唸博士班的時候,因為受不了壓力,瘋了,全身赤裸在學校操場狂奔,學校打電話給老萬,要老萬把弟弟帶回家。

 

老萬的父親早逝,母親在過世前,把這個弟弟交給老萬。老萬本來沒打算結婚,他知道帶著這樣的弟弟一起生活,應該沒有女人願意嫁給他。

 

老萬的妻子沒嫌棄這個小叔,夫妻倆同心撐起了一個家。因為這個弟弟,夫妻結婚近30年,從沒出國旅行過。老萬走了,大嫂想等老萬退休、女兒們都找到工作後,再一起出國旅行的夢,也碎了。

 

公祭時,我看著老萬的弟弟,他坐在椅子上,凝視著哥哥的照片,動也不動。當初那個博士生,現在白了頭,成為年過五十的人。

 

司儀按照流程唱名,這行業各公司以及客戶, 都派了代表到場致哀,足見老萬的好人緣。老萬的弟弟好像與世隔絕獨立般的、不受麥克風及來往送行者的影響,他的眼神始終盯著哥哥的照片,一刻也沒轉移。

 

霎時間,我終於明白,老萬的「忍」不是他懦弱,是他勇敢承擔了照顧弟弟及家庭的責任。這份工作是他的經濟來源,再怎麼委屈,他都吞,「只要按時領到薪水」的這句話,是他忍受職場酸楚,支撐他的力量。

 

善良是一種選擇 巴結求生也是

 

公祭那天,我看到小李子,他胸前的木製十字架不見了。我問小安怎麼回事?小安說, 公司總經理出缺,小李子以為自己是唯一人選,他鎖定所有可能出線的「副總們」,展開地面戰,一一殲滅,卻忽略了三軍聯合作戰的重要性,「老闆空降了一位總經理」。這位從外商出身的空降總經理,挾著億萬客戶人脈,讓小李子的升官夢醒。

 

如果你看這篇文章,感覺似曾相識,那是因為每個職場都有「龜甲萬」跟「小李子」這樣的人。善良是一種選擇,巴結求生也是。

 

作者簡介_張莎莉

曾為電子媒體工作者/ 現任大學兼任講師,經營粉專「莎莉夫人的工作生活札記

 

本文獲「莎莉夫人的工作生活札記」授權轉載,原文出處

延伸閱讀

「今天我去參加一個小孩的喪禮,我是他生前最後的主治醫師...」一位小兒腫瘤科醫師的告白

2021-01-04

同樣10%報酬率,為何35年投入350萬,會輸給8年投入80萬?血淋淋案例:「聰明懶」賺贏「傻勤勞」

2021-01-04

「妳可以當孝女,但別在我公司當!」為老闆做牛做馬7年,照顧癌末父「被離職」的悽慘故事

2020-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