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COVID-19 台股 ETF 存股 謝金河

疫情下最活躍的導演:最好的選擇,是接受你每一次的選擇 從類型片到人性深處 程偉豪的恐懼四階段

疫情下最活躍的導演:最好的選擇,是接受你每一次的選擇 從類型片到人性深處 程偉豪的恐懼四階段

鄭淳予

職場

攝影/蕭芃凱

1289期

2021-09-01 11:03

編按:2021/11/26

第58屆金馬獎即將在週六(27日)晚間盛大登場,今年備受矚目的奪獎大熱門之一,便是入圍最佳劇情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改編劇本等11個獎項,由《紅衣小女孩》導演程偉豪所執導的犯罪懸疑鉅作《緝魂》。

在新冠疫情衝擊台灣的這幾個月,不少劇院、劇組被迫停工,不知是多少電影人想快轉的災難片:然而對導演程偉豪來說,今年卻是豐收的一年。

 

年初,他的第四部電影《緝魂》搶在農曆春節上映,台灣票房五千萬元、中國賣了一.一億元人民幣。緊接著,由他監製、新銳導演殷振豪執導的《當男人戀愛時》於四月初上映,在五月十九日全台升級為三級警戒前,以黑馬之姿賣破四億元。兩部大獲成功的作品並沒有讓他緩下腳步。八月,他繼續推出迷你劇集《池塘怪談》。一年三片,程偉豪堪稱疫情之下最活躍、最幸運的台灣導演。

 

其實,他的幸運大概可以從長片處女作《紅衣小女孩》(下簡稱《紅衣》)說起。該片二○一五年上映,以「魔神仔」傳說為本,成功吸納全台八千五百萬元票房,是十年來最賣座本土恐怖片;最初他只是該片執行導演(類似助理導演),原來的導演因故無法拍攝,才由他臨危受命。

 

包裝恐懼:巧妙融合「抓交替」傳說

 

「我一直覺得是紅衣小女孩選擇了我。」程偉豪面無表情說著,要打出最恐怖的牌,大概就要這樣聞風不動。他與監製曾瀚賢、編劇簡士耕有個理想標的:「我們拿《侏羅紀公園》作為對比標準,小時候被嚇得半死,但那是可以承受的恐怖,也有些情感面,這就是我們想做的樣子。」恐懼說來抽象,但在類型片中,撞鬼要撞得有邏輯,被鬼抓也得從套路中求新求變,《紅衣》巧妙融合「抓交替」的民間傳說,把恐懼包裝成接地氣的故事,而他自己也搖身一變成為賣座導演。

 

不過,《紅衣》並非程偉豪最想說的故事。回溯他的導演夢,最早是因為好萊塢電影萌芽,真正啟蒙他的,是一堂搶到大四才修到的通識課《電影作者美學》。課堂上系譜性看片,不但打開他的電影視野,也讓他決定報考電影研究所。

 

「考不上就要去當兵,好死不死,我報考的兩所學校都是備取一!」他口氣有些驚險:「藝術學校很難有機會備取上,因為大多是決心要念的人才會去考,結果,前面大概有人跟我一樣雙重錄取,選了其中一所,我就備取上了!」

延伸閱讀

該如何寫出好文案?鬼才導演盧建彰:「除了漂亮的文字,更需要的是真實。」

2020-09-03

享受中年的豐厚前,先撕掉年齡標籤!導演瞿友寧:人生都走一半了,還怕什麼冒險?

2019-12-16

用鏡頭為罕病童發聲 導演施祥德靠12分鐘征服國際影展評委

2019-02-20

鄭有傑:我唯一的反叛就是拍電影

2017-08-03

蔡康永拉小S拍電影:要做沒把握的事 才會瞧得起自己

2017-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