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黎巴嫩出生、曾被武裝分子關押、18歲逃難美國當披薩外送員 從貝魯特的戰火之子到 諾貝爾新科生醫獎得主之路

黎巴嫩出生、曾被武裝分子關押、18歲逃難美國當披薩外送員  從貝魯特的戰火之子到 諾貝爾新科生醫獎得主之路

黃浩珉

教育

Scripps Research提供

1295期

2021-10-13 13:20

今年諾貝爾生醫獎得主之一的帕塔普蒂安,成長過程是在黎巴嫩內戰中度過的。18歲,他逃離了家鄉,才終於在美國的實驗室裡,一步步展開他未曾想過的科學人生。

 

戰爭往事在他的回憶裡流淌。1975年,黎巴嫩內戰開打時,帕塔普蒂安(Ardem Patapoutian)還只是個8歲的孩子。尚未成年的他,早已習慣硝煙四起的街道,直愣愣看著自己出生、成長的「戰爭之城」黎巴嫩首都貝魯特(Beirut)日日遭炮火摧殘,活下來已是幸運,又該如何想像自己能有哪種未來?

 

多年過去,耳邊不聞炮聲了,現在54歲的帕塔普蒂安,已逃離戰火肆虐的家鄉30多年,他在美國重新扎根,打造了自由的學術人生。10月4日這天,他登上了學術界最榮耀的殿堂,以「發現溫度和觸覺的受體」為由,他與朱里雅斯(David Julius)共同奪得2021年的諾貝爾生醫獎

 

得獎後,帕塔普蒂安發表感言:「不僅僅是這一天讓我無法想像⋯⋯,過去的我,也無法想像自己能夠仰賴『科學』生活。」

 

帕塔普蒂安

4歲時,帕塔普蒂安(左)與哥哥、姊姊在黎巴嫩貝魯特合影,此處位於地中海東岸。(圖/The Kavli Foundation提供)

 

 

逃離故鄉黎巴嫩戰火

展開自由、瘋狂又歡樂的研究生涯

 

帕塔普蒂安出生於遭遇種族滅絕的亞美尼亞血統家庭,在飽受戰爭蹂躪的黎巴嫩長大,18歲時逃離家鄉到美國洛杉磯。母親是小學教師、校長,父親則是一名作家兼會計師。

 

對他而言,成長絕對是充滿著荊棘的道路,但在戰火中,依然有個避風港讓他能暫時忘卻生死。他中學時期很喜歡到一個體育俱樂部打籃球,即使他的個頭不高,也打得不好。

 

還有一個避風港,是他短暫就讀一年的貝魯特美國大學,當年主修化學的他,目標成為醫師。只是,快樂而充實的青春,殘酷地被內戰攪亂,帕塔普蒂安回憶,「當時,內戰衝突繼續升級,在一個致命而可怕的早晨,我被武裝分子帶走,並且關押。」他的兒時好友曾在訪談中表示,不少學校教授和他們的許多朋友也都曾被綁架,甚至慘遭殺害。

延伸閱讀

諾貝爾生醫獎由美2學者共享 研究溫度及痛覺感受器有成

2021-10-04

站上斷頭台那刻他仍堅守科學實驗初衷

2021-06-09

背景起底》中國巴菲特、製藥女神、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領軍 那些中國生技「海歸」們 如何在台灣插旗拓版圖?

2021-06-09

2019諾貝爾生醫獎3得主出爐,發現細胞適應含氧量變化的關鍵機制,可望用於癌症治療

2019-10-08

研究抗癌新法有成 諾貝爾生醫獎由美日學者共得

2018-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