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房價 遺產稅 年金 006208 00891

「我一年拍6部電影,可賺台幣1億啊!」 杜汶澤挺民主被中港封殺 演藝事業歸零 如何在台灣找到第二個人生?

「我一年拍6部電影,可賺台幣1億啊!」 杜汶澤挺民主被中港封殺 演藝事業歸零 如何在台灣找到第二個人生?

朱姵慈

職場

攝影/ 陳睿緯

1316期

2022-03-09 09:31

港星杜汶澤剛拿到台灣身分證,成為正港台灣人的他,事業經營有聲有色,但他沒忘記這口自由空氣的可貴,短短1年間,發起萬華待用餐計畫、成立「香港人學生在台灣」獎學金,運用影響力做慈善。

對他而言,發大財花在幫助需要的人身上,很爽。

「我不是多了不起,把我說得太好,我會面紅的。」談話過程中,杜汶澤反覆說了好幾次。

 

他確實一直沒把自己當成「A咖」。

 

19歲那年,這個沒讀過什麼書的「古惑仔」,因為好賭,欠下一屁股高利貸無力解決,只好拎著兩個行李箱從香港跑路到台北,窩在士林一家洗衣店當學徒。1年後,他意識到逃避不能反轉人生,決定返回香港面對現實,靠著做裝修工人、跑龍套演員這類不怎麼光鮮亮麗的工作,一點一滴清償債務,努力讓人生回歸正軌。

 

雖然不是什麼大人物,但杜汶澤對於追求尊嚴,一直有股莫名的執著。

 

剛進入演藝圈時,有次片場放飯,杜汶澤無意間發現自己手中的便當只有燒臘和幾根青菜,成名演員的飯盒裡卻多了顆鹹蛋,他好奇地問工作人員為什麼,卻得到粗魯的回應:「你以為你是誰?鹹蛋是你吃的嗎?滾吧!」

 

「我心想『噢,原來紅了就有鹹蛋吃』,所以我開始認真研究怎麼演戲。」他圈起手指,比畫出鹹蛋的大小說:「所以我不是藝術家,我一直是為了吃到那顆鹹蛋、為了賺錢才演戲的。」

 

雖然和藝術家沾不上邊,但杜汶澤一步步力爭上游,用10年時間讓自己成為不可或缺的綠葉演員。2003年,他飾演《無間道》裡憨厚卻重情義的「傻強」,與影帝梁朝偉的對手戲廣受好評,並因此入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光是那1年,他就拍了12部電影。2012年,他主演的《低俗喜劇》在香港票房突破港幣3千萬元,同年憑《DIVA華麗之後》,獲得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最佳男演員。

 

名利雙收的杜汶澤,已不是當年那個只配吃最陽春便當的小角色;龐大的中國市場,更讓他的身價水漲船高。

 

杜汶澤

(攝影/蕭芃凱)

 

難忍中國言論箝制

「我這麼喜歡錢也受不了」

 

「你知道在大陸拍戲多賺?《低俗喜劇》後很多人找我演戲,我拍《賭城風雲》片酬才1百多萬港幣,找我拍第2集就加到4百萬。我和老婆說,我一般1年拍6部,可以賺台幣1個億啊。」喜劇演員瞪大眼睛,彷彿在演出當年的興奮神態。

 

但就在事業邁向巔峰之際,杜汶澤因為2014年公開聲援台灣太陽花學運,遭中國網友圍剿。混過古惑仔的他可不是被嚇大的,在網上反嗆「有本事阻止我來大陸」。在那之後,杜汶澤參與的電影在中國一律遭「愛國觀眾」抵制,票房慘澹;同一年香港發生「占領中環」和「雨傘革命」,他仍選擇站在北京政府對立面,公開支持民主派,結果就是演藝圈內愈來愈少人敢找他拍戲。

 

「聲援台灣和香港之前,難道沒有想過後果嗎?」面對這問題,杜汶澤毫不猶豫地回答:「能有什麼後果?如果什麼都想後果,那什麼事都不用做了。」

 

稍微冷靜後,杜汶澤解釋,自己對中共政權的不滿情緒,不是在一夕之間迸發,而是拍了幾次片之後,對於在這個國家不能表達不滿意見,愈來愈難忍受,「你看我這麼喜歡錢的一個人也受不了,就能想像那有多難受。我是沒有道德、沒有內涵的人,但我至少是個人,舔共藝人簡直是⋯⋯。」他又激動了起來。

 

選擇不「舔共」的結果,是從1年接6部電影淪落到無戲可拍,幾年下來,幾乎被剝奪了演員身分;自認在香港再無發揮空間的杜汶澤,決定遠走他鄉開啟第二人生。他原本鎖定的落腳地,是生活環境安穩的加拿大,甚至已經選好學校準備註冊,打算好好進修英文。

 

「我賺的錢夠我退休不工作,但我在填學校報名表的時候突然想到,為什麼我要被中共拿走我身上的東西,X你娘!」杜汶澤突然爆出台語國罵,「像黃秋生是藝術家,中共把演戲的權利拿走,會讓他很心痛;我是為了賺錢、為了一顆鹹蛋才演戲的,中共把我賺錢的權利拿走,但我不要讓他們如意!不能靠演戲賺錢,我還可以做生意,我也不笨。」

 

於是,杜汶澤撕碎了學校申請表,開始尋思哪裡能讓他「東山再起」,答案,很快浮現在他腦中:「我19歲時,拿了兩個行李箱到台灣都可以撐1年,這次我帶3個行李箱,可以撐更久吧。」

 

創食品品牌、上架NFT

「我明天只會比今天更有錢」

 

過了快30年,杜汶澤再次「逃」到台灣,只不過上一次他幾乎身無分文,而這一次身邊的第3個行李箱,裝了滿滿的美鈔。入境時,台灣海關要他打開行李箱檢查,畫面猶如香港「賭神」系列電影的豪賭場景,看得官員目瞪口呆,愣了幾秒才問:「有申報嗎?」杜汶澤立刻堆滿笑容遞上文件,說了聲「有」。

 

來台灣,杜汶澤唯一目標就是賺錢

 

「我到台灣要證明一件事,你中共不讓我發財,那我就發財給你看,我要讓台灣人看到,共產黨連一個杜汶澤都對付不了,你台灣人怕什麼?」杜汶澤又瞪大他的圓眼,語氣激動。

 

來台1年多,他真沒閒著,創立網路直播平台「喱騷」(Chapman To’s Late Show)針砭時事;又創立個人麻辣品牌,發展食品事業,鴨血開賣一周幾乎售罄;他還是香港第一個上架NFT(非同質化代幣)的藝人,短短兩小時獲利高達1億4千萬新台幣,「跟你說,我一生最有錢的是現在,但我明天只會比今天更有錢。」他伸出食指,擺出古惑仔大佬的姿態說。

 

但追求財富的用意,不只是向中共嗆聲。

 

今年2月拿到台灣身分證的杜汶澤回憶,剛走紅時的他,喜歡拿拍戲賺來的片酬購買名錶、跑車等奢侈品,「我花錢,只是為了買一些尊嚴、認同回來。年輕的時候不懂,以為買錶就會開心,但其實不是的。老了才慢慢知道,究竟什麼事才會發自內心開心,怎麼樣花錢才有意義。」

 

杜汶澤

港星杜汶澤(右二)來台定居後,以港裔新台灣人的身分,組織「高雄市台港文化交流協會」做慈善,號召在台香港人齊心為這塊土地付出。(圖/杜汶澤提供)

 

賺到尊嚴  回饋兩個故鄉

好好活著  以見證變化

 

聽來八股,但年近半百的杜汶澤認為,「幫助需要的人」是現階段最能讓他開心的事。去年台鐵太魯閣號出軌意外,他捐出1百萬元;不久後,台灣爆發新冠肺炎本土疫情,他出資在台北萬華推出「待用餐計畫」,幫助經濟陷入困境但未必能領到政府補助的家庭。

 

「你總不能來台灣享受自由民主,在這裡賺錢,卻什麼都不回饋吧。我們不是黃安,生病了才拿健保卡回來看醫生。」他解釋奉獻的理由,還不忘揶揄他鄙視的親共藝人。

 

「他很融入台灣生活,連台劇也追得很快,像《茶金》就是他看完一直推薦我看的。」立委林昶佐觀察,杜汶澤把台灣當成第二故鄉,而不只是暫時的棲身地,不時會對台灣歷史脈絡發問,有次他就從甲午戰爭、日治時期、戰後國民黨來台灣,談到二二八、白色恐怖,協助杜汶澤補齊對台灣的認識。

 

在台灣重新擁有穩定尊嚴生活的杜汶澤,現在和許多香港人一樣,認為只要不違背良心,好好活下去是當下最重要的事,因為人世無常,事情既然曾瞬間惡化,就也可能轉眼變好,唯有把命留著,才有機會看見變化;或許行有餘力時再做點什麼,讓變化來得更快一點。

 

近期在台灣上映的紀錄片《時代革命》就是如此,杜汶澤認為,這部電影雖無法在香港本地上映,但只要能讓其他國家觀眾看見,進而讓國際理解香港人為何追求自由民主,就產生了重大意義,「我們不要以為自己是全世界的焦點,讓其他人知道我們發生什麼事,很重要。」他說。

 

所以,他成立了獎學金,希望讓不滿現狀的香港年輕人接受良好教育,因為他的人生經歷告訴他,想發揮影響力、改變現狀的前提,是先讓自己有價值。

 

「我一塊人民幣都沒有了,可是我有台幣、港幣、美金、以太幣,就算沒有人民幣,又如何?」杜汶澤用他的人生經歷證明,再強大的對手、再惡劣的環境,也無法徹底封殺一個信念堅定的平凡人。

 

杜汶澤

延伸閱讀

「老師」帶進出、她小試5萬元有賺,最後被騙500萬!假投資詐騙的啟示:沒人會無償帶你賺錢

2022-03-06

「生命有裂縫,光才會照進來」台灣「天才IT大臣」唐鳳 登日富比士封面談太陽花學運

2020-07-30

譚德賽舔共點燃全球怒火!WHO如何變為CHO?一切要從前任南韓幹事長意外身亡說起...

2020-03-31

「沒有投票權的香港人」杜汶澤問台灣:你知道你幸福嗎

2020-01-09

挺學運遭封殺 杜汶澤:賺再多也買不到自己

2014-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