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電機系教授的孩子大多選擇當醫師?學霸揭「台大電機系」的殘酷事實

電機系教授的孩子大多選擇當醫師?學霸揭「台大電機系」的殘酷事實

李忠憲

教育

shutterstock

2021-01-25 11:57

不管念醫或電機,都必修哲學

 

有一個連續假日,我帶小朋友到台北去玩,回家的路上接到一通電話。一位從大學交往至今的好朋友打來詢問,他家讀高中的小孩,今年的學測滿級分,卻想要念電機系,不想念醫學系,問我可不可以撥空和他小孩談一談?

 

為此,我回頭在台北多逗留了一個多小時,和這個高中孩子談了一下。我問他:「為什麼不念醫學系?」他說:「怕血,看到那種場面會害怕。」真是再熟悉不過的典型答案。很多念台大電機系的人,似乎都有同樣的說法。

 

他問我對於念電機系與念醫學系的看法。因為我本身是過來人,周遭也有許多同學曾有相同的疑問,所以早就已經累積了一點心得。事實上,我覺得像他這樣優秀的孩子,很多都存在一種對體制反抗的矛盾。一方面遵循這個體制的要求,希望自己能得到體制完全的肯定;但另外一方面,又不願意全盤認同這個體制的價值,不想就這樣去念醫學系。

 

 

一般而言,我電機系的同學和朋友或電機系的教授,他們家裡成績好的孩子,最後大多數人還是會選擇去念醫學系。不管在德國或世界其他的國家,成績好念醫學系一直是種自然而然的決定。醫生收入高,社會地位尊崇。只要有人在的場合,醫師就是有用的專業,這是其他行業所比不上的優點。

 

讀電機系,尤其是念台大電機系,要知道一個殘酷的事實:電機這個行業是沒有門檻的。因此,從這個系畢業、拿到學位,對於生活並沒有絕對的保障。所有的電機系畢業生,在職場的競爭力,其實相差不大。但較為優秀的畢業生,在不需要那麼高人力水準的公司或產業工作,不見得較有競爭的優勢。

 

舉例說明,只需要60分水準的工作,適合的是60分水準程度的工程師,80分已經算很好。而程度愈好,要求的薪水愈高,職場的競爭力反而下降。

 

因此,優秀電機系畢業生的職涯發展,跟景氣與產業有密切的關係。雖然我沒有正式的統計資料,但根據菜市場調查,通常台大電機系畢業生的平均薪水,遠低於那些高中時代與他成績相近的醫生同學。尤其是電機業研發工程師,到了中年以後,很少能夠繼續做同樣的工作,大多數人都要往銷售或管理的部門發展。

 

談到收入方面,如果以中產階級來看,電機系的收入的確可能低於醫學系。不過,念電機有成為富豪的機會,而醫學系則幾乎沒有。電機系畢業生相對有較多創業的機會。所以如果把台大電機系畢業的林百里、蔡明介等富豪的身價,也算進來考慮的話,台大電機系系友的平均身價,應該遠高於台大醫學系系友。只是電機系友的身價期望值高,但標準差相對也更高。

 

我的答案並不表示,念醫學系就一定比較好。念醫學系最大的考驗其實在於,在很早的生涯階段,就拿到一張人生得以安穩的門票。因為要永遠維持高中時代全校第一名的競爭心態,以及為人生不斷拚搏的鬥志,實在不是簡單的事情。所以,念醫學系想要出來創業的人,相對並不多。他們很可能在很年輕時,就有生命虛無的感覺。

 

另外,醫生的工作環境不算好,通常工時很長。尤其是在目前疫情蔓延的情況下,醫院更是充滿著感染的危險。更何況在工作上,天天與你為伍的人,通常就是面對疾病、衰老和死亡而愁眉苦臉的病患了。

 

一個平凡的血肉之軀,卻常常要武裝自己、變得很堅強,並且要扮演像神一樣的角色,甚至還要掌握判生判死的權力,難道不會強人所難嗎?

 

 

這個孩子又問那麼興趣的考量呢?我一向覺得這個年紀的小孩,在台灣升學至上的教育風氣下,談興趣是一件很鬼扯的事情。以電機系來講,更顯得有點荒謬。

 

電機系的領域非常廣泛,所以我們電機人會說數學、物理、化學、資訊都是我們的領域。這些學生非常認真讀書、努力學習教科書上的知識,成績表現相當突出,卻不想跟著其他成績一樣優異的同學,同樣選擇去念醫學系,就自以為自己喜歡電機系。

 

在升學主義至上的教育環境中,一個才十幾歲的孩子,有可能真正知道自己的興趣,可以決定自己將奉獻一生其中的專業嗎?一萬個人裡面,到底有沒有一個?說是對醫學、物理、化學或數學感興趣的話,還算有道理,而不該是電機系。總不能說我喜歡滑手機平板、愛打電動,所以我的興趣是念電機。

 

這個孩子問我選擇電機,會不會後悔?我曾經有一次真正覺得後悔,那是發生在大二、大三的時候,但之後就沒有了。其實後悔也沒有用,人生的選擇,就像德國哲學家尼釆所說的,「接受」就是了。

 

他又問我,高深的電機領域研究,目前發展的情況如何?我覺得人活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死亡以外,沒有任何的大事情。

 

一般而言,做醫學的研究,當然比做電機的研究,對人類更有貢獻。電機是應用的科學,並不是物理、化學、數學這類基礎科學。我認為真正有用的研究,不是與人競爭,而是與天競爭。這一種挑戰,絕不只是像達成學測滿級分般,只要付出很多的努力即可;除此之外,運氣往往也扮演極重要的角色。

 

看來他似乎遇到一個對念電機系不是很滿意的人,我建議他再去找一個對念醫學系不滿意的醫生,而且可以告訴他心裡話的人,聽聽看那個人怎麼講!

 

最後,我請他特別注意念大學的時候,一定要多修哲學的課程,例如學習知識論、倫理學、美學等等,深思人格、死亡和時間的各種觀點,以及生命的意義。這是讓你不管選電機系或醫學系,可以安身立命,不會後悔的學問。

 

有選擇並不是痛苦,何況這種選擇,其實是相當幸運的人才有機會面臨到的,也就是說,能在兩種幸福當中,選擇其中一種!

 

作者簡介_哲學型資安人 李忠憲

「我思考、我留德、我行動,後來我跑步。雖然我從不認為自己是個典範,但在此我深感榮幸,有機會能跟大家分享我隱性反骨的哲思與人生。」

國立成功大學電機工程學系教授暨資通安全研究與教學中心主任。德國柏林工業大學博士。

生在父母不受寵愛、從小被大小眼的家庭,造就了他孤獨而疏離的性格。父親是個修輪胎的師傅,母親是鄉下果農的女兒。書寫作文題目「我的父親」時,誤將實際年齡只有三十多歲的爸爸當成五十多歲,讓媽媽氣得七竅生煙。

生在一貧如洗的家庭中,他大可憤世嫉俗,卻感謝自己是個沒有傘的孩子,而且鞭策自己到旁人難以想像的程度。擬定讀書計畫之後,便可遵循數個月,連睡覺時間都要掌控,甚至長達幾週不跟任何人講一句話。為了彌補自卑感,他嚴格要求自己各科成績都要優異,從小到大把第一名的獎狀獻給忙於生計的父母。雖是學霸,小時候的志願卻僅為「擁有一份正當的職業,可以養活自己,不要成為社會的負擔」,乃至於砂石車司機也曾是他的職業想像之一。

他痛恨「當醫生最穩定」的想法,加上「隱性反骨」的個性,因而成為資安人,卻始終對高科技抱持保守和反省的態度。野百合運動開啟他晚熟的大學啟蒙,也讓他意外開展了留德的哲學思辨之旅,從分數機器和黨國教育中覺醒,因為德國月台掃地工人的一席話而改變了人生觀。他自謙是個任性的「陽春教授」,並因此能對公共事務發表真誠建言。為了「否定自己」,他從2017年11月9日展開馬拉松,只花了45天跑完人生的初半馬,一週後成功挑戰全馬的自我訓練,第一年就跑了3200多公里,秉持著不畏旁人訕笑的龜速哲學,到目前已完成8568公里、22場馬拉松,而且將繼續累積下去。

 

本文摘自先覺出版社《隱性反骨:持續思辨、否定自我的教授,帶你逆想人生

延伸閱讀

全班第一名男孩竟說「爸媽不配有我這麼好的兒子」...父母耗盡心血為何養出不知感恩的孩子?

2021-01-19

藏在窮人「生不停」背後的哀傷真相:把孩子當樂透,一個有出息,大家就翻身

2021-01-15

「我幫你付頭期款,剩下你繳...」夏韻芬:不要送孩子有貸款的房子,8、9成都好心沒好報

2021-01-06

這樣幫孩子你也能教出榜首

2011-09-15

全班第一名男孩竟說「爸媽不配有我這麼好的兒子」...父母耗盡心血為何養出不知感恩的孩子?

2021-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