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幫偏鄉教育想解方!TFT創辦人劉安婷:「讓不滿現狀的所有人,都有改變的動機」

幫偏鄉教育想解方!TFT創辦人劉安婷:「讓不滿現狀的所有人,都有改變的動機」

蕭婷方

教育

唐紹航 攝影

2021-03-08 09:00

為解決國內偏鄉教育師資缺乏的問題,2013年離開美國普林斯頓校園的劉安婷,揮別高薪工作與舒適圈,毅然回台成立非營利組織Teach For Taiwan(TFT/為台灣而教),現為TFT董事長。

許多人對劉安婷的印象,是在TED演講上,她自信談論教育資源不均的正妹高材生,以及曾獲2016年《Forbes》亞洲版的百大有影響力年輕人之一。

如今七年過去,劉安婷身上的標籤顯已轉淡,TFT也從「偏鄉教師荒」解決者的角色,增加了公私部門與各式人才串接橋樑的角色。

今年3月初,總統蔡英文也參訪TFT與均一平台教育基金會、誠致教育基金會共同成立的「教育創新合作社 Education CoLab」,更肯定合作社補足了社會和教育中最艱困的城鄉差距。

 

談起台灣的偏鄉教育,很難不提及長期耕耘台灣偏鄉教育師資缺問題的非營利組織—TFT。每年TFT招募熱情的年輕人,培訓一個月後,送到偏鄉當兩年老師,提供輔導。

 

已經七歲的TFT持續為偏鄉教育提供教師,截至民國108學年度止,TFT累計送出212位年輕老師到全台68所偏鄉學校,教導了超過5000名學生

 

根據TFT108學年度報告,續留原校第三年以上者有38人、投入NPO教育創新者有19人,參與「兒童領導力發展計畫:禮德旭未來學校」領袖營則有18人。

 

TFT第一屆校友徐凡甘投入公部門組織,在台灣實驗教育中心推動台灣第一個實驗教育師培計劃;第二屆校友胡茵則走進學校現場,在雲林KIST實驗學校擔任主任,也有人和安置機構的孩子待在一起。

 

提及這些成果,劉安婷強調自己只是橋樑,結合起不同領域的專才投入教育志業,歸功於是TFT所有成員,教育現場的老師以及各界的共同努力的結果。

 

專注改變偏鄉教育系統 期許自己成為橋樑

 

教過台灣中輟生,也曾在迦納村落、海地難民營及美國監獄教書,熱愛教學現場、喜歡教學的劉安婷,坦言曾想一輩子就是跟母親一樣當老師。

 

但她觀察到,台灣偏鄉家庭資源往往較少。對學生教育來說,學校重要性相對增加,老師扮演最關鍵的角色,但偏鄉教師的質與量都十分匱乏。教育問題即是社會問題縮影,問題應從社會不同層面去解決。

 

劉安婷說,「熱血的個人,造成的影響有限,感人且有深度,卻無法解決系統的問題」。自己應成為一個「橋樑」,讓不同領域的人才能進入教育領域共同解決問題,嘗試從不同角度去串聯、設想長遠的解方帶動改變。

 

對她而言,TFT引進教師進入教育現場只是一個起點,「解決台灣偏鄉教師荒」僅是最表層的改變,希望離開TFT的校友能成為種子,可以留在教育現場持續深耕,或在社會不同位置發芽,串連起不同領域中關照教育的夥伴。

 

 

從人才平台到公私協力 做教育版的地方創生

 

近年來,逐漸成熟的TFT除了提供師資,更是「教育資源串接平台」及「教育創生實驗者」,並加入其他非營利組織、政府單位的角色,以創新形式為偏鄉教育找解方。

 

舉例來說,TFT與教育部、國北教教育系促成偏鄉創新師培碩士專班,導流跨領域的TFT校友,投入教育人才供應鏈。

 

劉安婷說,以往自己對偏鄉看法,是社會不平等的縮影,現在希望各界不再用可憐與補救的角度看偏鄉。她認為,「創新來自於邊陲」,偏鄉的現狀所有人都不滿意,會有想要改變的動機,就有機會做教育版的地方創生。

 

▲雲林拯民國小師生在放學前有「放學夕圈」的傳統,學生在學校大草地上圍坐,每人分享一天在某位朋友身上看的好品格。(圖片來源:TFT提供)

 

下了高速公路,10多分鐘的車程,緩緩駛入位於雲林縣虎尾鎮的拯民國小。嶄新的牆面上貼滿學生作品,平整的綠地與樹蔭,席地而坐就可感受陣陣涼風。這裡也沒有一般學校的訓導處,反而有著學習發展處,上課時間走廊可聽到師生間逗趣的問答,生機一片。

 

三年多前,這所公立小學改為公辦民營的非營利小學,由誠致教育基金會接手辦理,原本的師資缺口由民間組織TFT(Teach for Taiwan/為臺灣而教)補足,當時的校長年僅25歲。

 

拯民國小上課方式很特別,學童人手一台平板電腦,利用線上學習平台補足知識。老師則是個人化陪伴的教練,針對每個學生的學習進度、困難給予協助。

 

透過科技協助,老師有更多時間專注於學生社交智慧、解決問題、團隊合作等「可以帶走的能力」,在快速變動與充滿問題的世界,給予學生獨立思考、找資源及判斷能力,建立自信與認同。

 

在雲林縣少子化、減班的趨勢下,該校反而逐年逆勢增班。在拯民國小的2020年學校日,轉學生還比舊生多。校園外車程不到5分鐘的距離,路邊高掛著新建案的廣告招牌,強調「黃金學區」邀民眾看屋。

 

難以想像,這裡曾面臨廢校。因眷村沒落、人口外移,學生人數日減,僅剩20餘人。原本任教的老師、主任全部離開,校產一度被其他單位接收。

 

轉變的關鍵之一,正是出自一群平均年齡僅25歲、非正統科班出身,由TFT訓練的老師與校長

 

不搶「市占率」凝聚眾人之力 為偏鄉教育找解方

 

走入TFT位於經濟部國營事業委員會大樓的辦公室,這裡原本是台糖公司原總部舊址,現已改為粉色調及木紋為主的寬敞協作空間,正中間擺放著總統蔡英文簽名祝福的安全帽,相隔幾個街口是決策核心的國發會和教育部等公部門。

 

選址的初衷,正是要拉近NPO等非營利組織與決策核心的距離。

 

然而,TFT與公部門合作趨於緊密,規模也越來越大,在一片掌聲中人有部分的質疑聲浪。

 

 

劉安婷笑說,TFT作為非營利組織,目的並非「市占率」,而是讓教育現場有多元的人才、聲音與資源,希望實驗一種偏鄉教育可行模型,近一步透過公部門或更大組織的力量,複製或嫁接到全台。

 

TFT的本質是一個溫柔的社會運動,希望透過實體的空間、或是跨組織間的合作吸引更多人走入教育的使命,並共同為偏鄉教育想解方,供所有人使用。

 

至今,TFT是一個串接公部門-私部門-有志教育者,以及所有利害關係人的串接平台,讓所有走入教育者使命的人,都能在其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施力點。

 

總統蔡英文於今年3月2日參訪,致詞時也回應,公共政策最大挑戰就是快速複製大家的成功經驗,而政府有義務讓答案能夠擴張,讓社會有更優質、平等及終身學習的教育機會與目標,政府也會竭盡所能,讓這條路開得更大、走得更順。

 

回首困境是每日與自己的挑戰

 

今年2月,台灣第一所社會創新人才學校「school 28」正式成立,為台灣企業培養社會創新人才,成立大會當天七位核心小組成員開心合照中,也可見劉安婷的身影。

 

隨著組織串連的規模越來越大,劉安婷回首這七年來努力,她引述電影王者之聲的台詞,「領導力最佳的展現,就是日復一日的領導自己」,笑稱自己最大的困難就是領導自己。

 

她說道,一開始有許多天真浪漫的想像,以前覺得突破難關就能海闊天空,現在發現還會不停有下一關,如何維持初心與日常現實的困境互動,是原本沒想到的大挑戰

 

她也分享,自己人生也進入下個階段。以前睡哪裡、吃什麼都沒關係,現在身為人母、人生階段不同,自己角色隨著組織長大有不一樣挑戰,如何兼顧新的自己與不停成長的TFT是新的人生課題。

 

想看更多靚麗人生提案,了解怎麼投資自己​?立即前往《2021 我的靚時代》 

 

延伸閱讀

從一間小沙龍到全台27家會館的健康管理王國 媚登峯董座莊雅清:「當年我什麼都沒有,只有一身膽!」

2021-03-08

從課本、制服都仰賴老師資助的偏鄉小孩,到台灣最大金控投資長 程淑芬:「我的貴人包括欺負我的人!」

2021-03-08

只想活下去! 獨自走過瀕死26小時、征服聖母峰 詹喬愉用登山復健:「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

2021-03-08

用App、YouTube找缺工想文創 大學師生動起來!

2018-08-16

用KIST理念翻轉教室 偏鄉逆勢增班、學習力躍升 破壞式創新教育 給孩子公平發展舞台

2021-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