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00881 00878 00900

辜濂松夫婦經營婚姻祕訣 P.44

辜濂松夫婦經營婚姻祕訣 P.44

在離婚率節節上升、傳統的婚姻價值觀瀕臨瓦解的今天,老一輩白頭偕老的婚姻經營術,更顯彌足珍貴。中信金董事長辜濂松、還有堅持冠夫姓的夫人辜林瑞慧靠彼此的忍讓、體貼,走過了四十個年頭,他們相約共度五十年、七十年的結婚紀念日。

辜濂松、辜林瑞慧首度在媒體透露四十年的相處之道,辜濂松說:「男人最幸福的就是在外面怎麼忙,怎麼辛苦,回到家能夠放鬆。」辜林瑞慧也說,回家後的辜濂松是「不講話的」,而她就自己看電視,只會簡單地問他要不要喝茶、要不要洗澡,其他什麼話也不說,「因為他太累了,沒有辦法講什麼話。」辜林瑞慧說。

辜濂松笑著說:「如果我回到家裡,還要用腦筋想,我講這句話不知道會怎麼樣的話,太累了,這種婚姻撐不了太久。」因此,這點原則,他也傳授給唯一的女兒,他告訴嬌嬌女辜仲玉說:「不管對先生怎麼樣都沒有關係,只有一點很重要,就是讓先生回到家能夠放鬆,這點比什麼都重要。」


辜濂松等十個月抱得美人歸──回家洗手洗澡才能上床睡覺


辜林瑞慧對辜濂松的要求很簡單,她笑著說:「我只有一點要求,他從外面回來一定要洗手,還有,沒有洗澡不能睡覺,因為有細菌。」

談起婚姻經驗談,辜濂松開玩笑說:「我的姻婚經驗不多,只有一次。」多年來像一般夫妻一樣,時有爭吵,都靠彼此的耐心化解掉。至於夫妻長久的祕訣,他想了一下,神情認真地說:「結婚最重要要有體貼的心,教育程度、金錢、外貌都沒有用。」

一九六三年,辜濂松之母辜顏碧霞把兒子從美國叫回來,她告訴兒子先從美國飛到日本,陪她參加高中同學會,起初他很不願意,「去看一群老太婆幹嘛?」他心裡想,但是,事母至孝的他,還是遵循母意飛往日本。

第一次見到還是日本武藏野音樂大學四年級學生的辜林瑞慧時,比她大七歲的辜濂松感覺是:「好像一個小女孩」,而和辜濂松一樣認為「去看老太婆幹嘛?」而勉強赴會的林瑞慧也很有默契地認為:「好像看到一個老頭子。」辜濂松說:「因為當年追她的人跟她都是年紀相仿,所以,我看起來比較『臭老』。

原來林母跟辜阿媽是高中同學,兩人第一次見面後,在這群「老太婆」的催化下,開始一起吃飯、看電影,後來,辜阿媽先回台灣,辜濂松在日本多待了十個月等林瑞慧,因為「好多人追她。」辜濂松笑著說,他還透露:「現在很多出名的人當年都追過她,哈哈哈。」


四個小孩一個佣人──辜林瑞慧自認來辜家上班

十個月後,兩個人在日本訂婚,一九六三年底返台成婚。結婚前,林瑞慧的父親還很不放心地到處探聽:「這個人養得起我的女兒嗎?」出生兩個禮拜就被醫生爸爸帶去日本的辜林瑞慧,一家子都是醫生,因此,家族觀念都認為不是醫生就不是好對象。

「她是一個很天真、活潑的人,對每個人都很好。」辜濂松如此形容自己的親密愛人。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是母親,辜濂松說:「我母親為了我跟妹妹犧牲一輩子,我很早就想,我一定要娶一個跟她合得來、脾氣好一點的人,萬一娶一個媳婦跟她合不來,那她會好可憐。」

結婚初期,辜濂松剛從美國回來時,四個小孩只請一個佣人,因此林瑞慧還要燒菜,辜濂松的妹妹未出嫁的還跟他們住在一起,加上辜阿媽很嚴格,一定要講台語,而從小在日本長大的林瑞慧一句台語也不會講,只會講:「多謝」,剛結婚時她要學語言,還要帶小孩、教小孩,還要照顧婆婆、小姑,「幸虧娶了她,別人一定忍耐不下去。」辜濂松如此疼惜地說。

辜林瑞慧反倒輕描淡寫地說:「當媽媽的,每一個都很辛苦。」她還說:「我是來辜家上班的,所有的事都是應該做的。」提到年輕時很多人追她的事,她笑著直搖手說:「因為沒有人要,最後只好嫁他。」

每年結婚紀念日都是辜林瑞慧送辜濂松禮物,辜濂松往往是拿到禮物後才想到:「啊,對不起,我忘記了。」問辜林瑞慧會不會生氣,她說:「我不會生氣,因為他公司的事太多了,忘記了沒有關係。」


年過六十終體會出太太辛勞──岳父向他借袖扣還他一個女兒


「她非常有耐心,非常體貼」,辜濂松這樣形容牽手。在政商兩界很有地位的辜濂松說:「六十歲以後都聽她的話。」因為「男人到了六十歲以後,能做的事都不能做,只好乖乖聽話。」

「現在太太講什麼,我都聽,現在才會想到年輕時她的苦勞。以前只有事業,從早到晚其他的事都沒有。」辜濂松透露年紀大以後,才逐漸體會太太年輕時的辛勞。

辜濂松跟辜林瑞慧一起吃棗精、駱梨油,原來滿頭黑髮、沒有老人斑的他,聽太太講了一百遍這兩種養生食品的好處他如何也不信,後來竟然會乖乖聽話,是有故事的。五、六年前,辜濂松夫妻赴東京拜訪辜林瑞慧的朋友,辜濂松第一次見到這些朋友,他心想:「太太已經快六十歲了,怎麼這麼多年輕的朋友?」結果一問之下,那些人都已經六十歲,比她年齡還要大,但是,看起來只有三、四十歲左右,讓他十分震驚,那時候才覺得:「我也要開始吃了。」

不止跟太太一起吃健康食品,因為辜林瑞慧是醫生的小孩,所以,每次碰到養生方面的事,她一句:「我是醫生的小孩,所以我比你懂。」辜濂松都沒轍。

學音樂的辜林瑞惠,是專業女高音,辜濂松開玩笑地說:「因為她常常唱高音,所以,害我頭髮掉很多。」辜林瑞慧的音樂細胞跟醫生父親有關,因為父親除了懸壺濟世外,還是出了名的男高音;事實上,辜濂松認識岳父比太太還要早,有一年岳父來台灣演唱,因為跟叔叔辜偉甫是好朋友,正準備要上台演出,岳父突然發現袖扣不見了,辜偉甫一看辜濂松戴著袖扣,要求他暫借一下,叔叔答應後跟他說:「唱完就還給你。」結果一直到現在還沒還給他,所以,他常常跟太太說:「你爸爸欠我袖扣。」但岳父卻許他掌上明珠,終生伴隨辜濂松。

延伸閱讀

“WORKATION” 混合辦公催生旅遊熱門詞彙,沒聽過的人將搭不上幸福工作的特快車

2022-01-03

普丁承認烏東2共和國獨立,下令出兵頓巴斯區「維和」!馬克宏:我很失望

2022-02-22

數位理財面面俱到,提早退休的夢想靠自己實現

2022-02-25

推拿整骨可以做,物理治療師卻違法? 物理治療師也是台灣預防醫學關鍵!

2022-04-13

無畏.決心 年輕主廚的料理戰場

2022-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