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一場戲狂嚼60顆檳榔…昔日饒舌歌手薛仕凌首闖金鐘「雙料鍍金」:演戲,是一輩子做不膩的事

一場戲狂嚼60顆檳榔…昔日饒舌歌手薛仕凌首闖金鐘「雙料鍍金」:演戲,是一輩子做不膩的事

朱姵慈

情感關係

攝影/ 吳東岳

1294期

2021-10-06 10:12

從唱跳團體「大嘴巴」出道,曾拿下金曲獎最佳演唱組合的薛仕凌,渴望到不同領域闖闖,卻面臨轉型陣痛期,直到接下台語8點檔、迷你劇集,才以黑馬之姿一舉「雙料鍍金」。

我真的覺得很幸運,10年來我一直在做一樣的事,從沒想過入圍,還拿了兩座獎。」10月2日,薛仕凌先以《做工的人》奪得迷你劇集男配角獎,又以《生生世世》拿下戲劇節目男主角獎,這是繼去年老戲精游安順後,又有男演員一舉拿下兩座金鐘,成為本屆金鐘獎最大驚奇。

 

「我每天都好想見到建德,是我對不起明珠,但是我真的沒辦法⋯⋯。」唱跳團體出道的薛仕凌在台語八點檔《生生世世》中,飾演陰柔內斂的50年代男同志,愛上自己的好友,卻迫於無奈娶妻,當他向母親坦承喜歡好友,情緒從拘謹壓抑到潰堤,詮釋得絲絲入扣。

 

薛仕凌動人的演技,讓觀眾眼睛為之一亮,有影迷在社群媒體留下觀影評價:「這齣戲讓我以後看到仕凌,都會覺得他是Gay(同性戀)。」

 

場景一轉,在《做工的人》飾演外放、草根性十足的怪手司機,同樣也是薛仕凌。原著作者林立青看完後大為驚豔,「我第一次聽到他的名字,印象中是一名偶像歌手,可是等我看到片子時,那種台語『氣口』如同我身邊的工地少年師傅,在他身上一覽無遺。」

 

去年,薛仕凌接演這兩個極端角色,展現演技爆發力,顛覆了所有人的印象,他不再是那個脖子上掛著金鍊子的饒舌嘻哈歌手,而是一名有深刻演技的厲害演員。在頒獎前夕,薛仕凌接受《今周刊》專訪,對於能雙料入圍,不斷謙稱自己是「無敵幸運兒」,把一切榮耀歸功團隊。

 

薛仕凌

(攝影/吳東岳)

 

 

撕掉歌手標籤  演活壓抑同志與台客司機

 

其實,薛仕凌進入娛樂圈,一路以來不乏肯定。2007年,他與愛紗、宗華、懷秋組成嘻哈團體「大嘴巴」,推出《喇舌》、《國王皇后》等熱門歌曲,一度稱霸KTV排行榜。薛仕凌在團隊中身兼饒舌與歌詞創作,年僅25歲時,大嘴巴就獲得金曲獎兩座「最佳演唱組合獎」。

 

決定從歌手轉為戲劇演員,對薛仕凌來說,更像找到願意做一輩子的志業,「我好像找到一件做不膩的事情。像小時候覺得滑板很酷,試了以後,因為很困難就慢慢不做了;演戲雖然會覺得辛苦,但睡一覺後,又補血復活。」他說。

 

早在16年「大嘴巴」合約到期解散前,薛仕凌就開始嘗試演戲與主持。11年,導演柳廣輝(曾執導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找上薛仕凌在豬哥亮主演的《珍愛林北》軋一角,之後陸續又出演不少偶像劇,但大多是不脫他原本唱跳歌手「MC40」人設的小配角,角色也大同小異,讓他的演員之路一度陷入瓶頸。

 

演員最怕被定型,想跳脫饒舌歌手的既定印象,就得拓寬戲路。現任經紀人、時為大璽影藝總經理徐志宏建議薛仕凌重新歸零,像新人一起參加試鏡,卻因此整整3年被拒於門外,爭取不到想演的戲。

 

「大嘴巴成軍9年有亮眼成績,所以他身上會貼著Rapper(饒舌)、陽光大男孩、金曲獎最佳樂團的標籤。」徐志宏說,面臨轉型的陣痛期,加上收入銳減,過程中不時有人勸薛仕凌不如回去做歌手「老本行」,但他通通推掉了,原因無他,「一旦做了,就會把我們往回拉,等於前面的努力都白費了。」

 

堅持守在演員的崗位,薛仕凌終於等到台語八點檔《生生世世》的演出邀約。徐志宏認為,這是他轉型的曙光,並告訴他:「我們需要一個由戲劇幫你說話的作品,把你的全部標籤都撕掉。」考慮兩天後,薛仕凌決定相信經紀人,大膽接下這部台語劇,無獨有偶地,接著又獲得《做工的人》的演出機會。

 

非科班出身,平時不追劇、不喜歡社交的內向人薛仕凌,磨練演技靠的是「觀察陌生人」與「親身體驗」。

 

「我沒有特別的精神導師,所有事情對我來說都像性向測驗。」薛仕凌認真回答,平常的他會像哲學家一般思考,如在路邊停車時,他會把感官打開,觀察「真實的人物」。如果有個人在滑手機,薛仕凌描述自己的思考脈絡會先推理出「他可能在工作」,再思考「為什麼他現在在工作?為什麼這樣的動作是在工作?」以一個問題延伸出更多問題,接著再如修整樹木般,把不符合角色的範疇修掉。

 

薛仕凌也坦言,當初接到《生生世世》同志藝術家謝玉樹的劇本時,差點犯了認知謬誤,在揣摩過程中,他意識到自己不能只用當代的同志朋友做範本,必須回到同志更壓抑的年代。因此,他特別詢問父母有關50年代的社會風氣,且為了符合角色體態,他整整瘦了6公斤,也去畫廊學習繪畫,讓自己提早沉浸在角色中,體驗劇中玉樹的生活。

 

有一幕,由阿龐飾演的嚴父要打玉樹巴掌,在開拍前,薛仕凌很焦慮,擔心「演起來虛虛的」,無法詮釋好角色。他主動詢問導演「要不要真甩巴掌?」可是如果NG,臉腫起來也無法連戲。幸好阿龐用了非常有技巧的「虛位」,把巴掌打得快狠準,很大聲卻不會痛,薛仕凌配合著直接飛出去,心裡也踏實了。

 

薛仕凌

(圖/大璽影藝提供)

 

薛仕凌

(圖/台視提供

薛仕凌在《做工的人》飾演怪手司機、在《生生世世》飾演同志藝術家,前者性格粗野張狂、後者內斂拘謹,兩部戲一度軋在同一時間,必須在一天內切換兩個極端角色,展現出他驚人的演技爆發力。

 

為鱷魚念祭文超吸睛  連上屆視帝都按讚

 

這兩部讓薛仕凌一舉掄下兩座金鐘的戲,一度軋在同一時間。早上,他在工地跟李銘順、游安順兩個「順哥」一起演出發財夢戲碼;晚上,再到桃園三合院與嘉俐姊、阿龐對戲,一天內必須在兩個天差地遠的角色之間進行切換。現在回想,薛仕凌幽默笑說,掌握的技巧無他,「只要把檳榔吐掉就可以。」但其實,玉樹與他私下「閉俗」的個性比較接近,反而《做工的人》以貨車為家的怪手司機阿全,才是完全八竿子打不著的陌生人。「阿全做的每件事,我都反對!」薛仕凌笑說。

 

開拍前,他特別前往工地觀察年輕工人的講話與舉止,更提早開始練習吃檳榔,等到真正開拍,他最高紀錄是一場戲嚼了60顆檳榔,把細節演得到位,讓林立青大讚:「薛仕凌有嘴巴過度嚼食檳榔的自然嘴角,他演活了工地裡那種一技在手、未來無窮的年輕師傅『氣口』。」

 

去年,拿下金鐘雙冠王的游安順,今年也以《做工的人》飾演板模工「昌哥」入圍男配角,他對於薛仕凌的表現讚譽有加,細數好幾幕薛仕凌可圈可點的表現;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薛仕凌為鱷魚念祭文的那場戲,「他背誦了一長串超度往生的念詞,想必他做足功課,一個唱歌的人有這麼自然的呈現 ,相信他未來有更多作品,能讓大家看到更多不同的薛仕凌。」

 

走過徬徨,極度想要證明自己、在意他人看法的日子,現在的薛仕凌顯得自在,「我一直在做一樣的事情,所以是粉絲要怎麼看待我,到現在還會有人在我的IG留言:『你什麼時候要唱歌啊?什麼時候要合體啊?』我已經了解到這輩子,這印象會如影隨形了。」薛仕凌說。

 

當年,徐志宏看到薛仕凌潛藏的人格特質,認定他有能力轉換內在潛能成為表演力度,從金鐘獎評審對他演出的評價:「表演率真大膽極具魅力 ,自在地玩耍角色的粗野張狂與純情傻氣之間。」無疑驗證了徐志宏的眼光。如今的薛仕凌不再強求要撕掉標籤,也不再困惑,他認知到自己就是個熱愛演戲的人,能很篤定地說:「每個人生下來都是為一件事而生的,喜歡沒有理由,因為生下來就是這樣。」

 

薛仕凌

 

深入解析第一手調查 入群CPTPP的試煉 詳見第1294期《今周刊》

延伸閱讀

演戲演到爆血管...孫淑媚《天橋》入圍金鐘視后!17歲曾逃家到夏威夷,她顛覆人生的4個故事

2021-10-01

零負評女神林依晨:對人感興趣,演戲是件太好玩的事!

2019-03-05

趙又廷演戲,觀眾叫好,專家說不對,因為他犯了所有人都會犯的毛病

2018-04-25

奧斯卡影帝歐德曼:演戲是療癒憎恨的解藥

2018-03-08

2歲半就立志的表演夢 變色龍歌姬莫文蔚

2018-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