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一度不想做音樂了」 七年來撐過躁鬱症拿下金曲3大獎 饒舌歌手蛋堡從寫歌到銷售一手包 打開「宅製作新方向」

「一度不想做音樂了」 七年來撐過躁鬱症拿下金曲3大獎 饒舌歌手蛋堡從寫歌到銷售一手包 打開「宅製作新方向」
原本不喜歡演出的蛋堡為了養兒育女站上舞 台,圖為2019年為擔任方大同演唱會嘉賓。

王海咪

情感關係

視覺中國勿轉

1300期

2021-11-17 10:19

饒舌歌手蛋堡一再強調自己任性,跌破眾人眼鏡離開前東家、自創公司出專輯,金曲紅毯上,一身輕便穿搭的他,看起來真的有那麼點任性,但再走近幾步,就會發現,他口中的「任性」,根本是過分溫柔的保護色。

「我們就當輕鬆聊個天,好嗎?」視訊訪問當下,已經是晚上9點,饒舌歌手蛋堡說他下午到女兒學校當導護爸爸,之後又趕著接她放學回家,通常真正能有自己的時間,夜已經深了。

 

看上去,他不太像那個舞台上很chill(冷靜)、又有點玩世不恭的饒舌漢子,反而更像個因為帶小孩累壞的爸爸,豪情被孩子磨成柔情,面對採訪,他或許只是希望聊聊天、發牢騷或談談內心話。

 

蛋堡

(圖/視覺中國)

 

 

打造「奇幻音樂宇宙觀」

沉寂7年之後  自許是「藝術家」

 

蛋堡出道12年,距離發行上一張專輯已經過了7年,沉寂許久的他,2020年推出新專輯《家常音樂》,一舉奪下今年金曲獎最佳華語男歌手獎、最佳華語專輯獎、最佳音樂錄影帶獎3大獎。金曲獎評審團說:「《家常音樂》是一張單人樂團做出來的奇幻音樂宇宙觀,把音樂變成自然日常,把文字換成文化,極具力道,也宣示了宅製作的音樂新方向。」

 

然而,對蛋堡而言,這張專輯的意義絕不僅如此。他有點害羞地說,比起藝人,他覺得自己更像藝術家。「唱片會有唱片工業,但我不認為它是工業化的東西,而該是能最大值去體現你個人的作品。」這張從寫詞、做beat、混音,到行銷、銷售都由他一手包辦的專輯,像是他花了7年,終於雕出的一件藝術。

 

兩張專輯相隔7年,曾讓人誤以為他已淡出演藝圈,但蛋堡心裡清楚,自己無論在人生或音樂路上,都一直慢慢前進。

 

2013年,剛發行專輯《你所不知道的杜振熙之內部整修》的蛋堡,和如今的太太陷入熱戀,不到半年,就意外懷上女兒蛋花,信佛的他堅信不能殺生,除了生下孩子,沒有其他選擇。

 

蛋花意外闖入人生,讓原本不曾考慮組成家庭的浪子,成了孩子哭鬧也能耐住性子的慈愛爸爸。新專輯《家常音樂》裡收錄了一首歌《小妹小妹不要哭》,蛋堡溫柔說唱著:「當妳懷念起我在身邊,放我的歌,我依然在。」任誰都感受得出來,有了女兒、過了六年又再生兒子的他,已經不一樣了。「有小孩之後,是父母跟世界和解的開始,我像是變得比較柔軟了一點。」蛋堡承認得毫不遲疑。

 

蛋堡

蛋堡是個饒舌歌手,也是個老爸,穿著任性的人(RSDR)帽踢擔任女兒學校的導護志工。(圖/杜振熙提供)

 

 

「一度覺得 不要做音樂了」

走過躁鬱症低潮  成立工作室甩包袱 

 

蛋堡天生個性敏感、容易受周圍環境影響,雖然知道比起做音樂、發專輯,跑商演更能有效率增加收入,卻因為討厭人群,不喜歡上台表演。「如果我今天跟很多人一起出去,就算開心,晚上回到家,我心裡會有另一股暗黑的力量反撲回來。」

 

但為了家庭開支,以前總是躲避人群的他,開始嘗試到中國巡迴演出。「一開始很討厭,就隨便亂唱,但鬧久了,反而能享受舞台,找到新樂趣。」他說。

 

2015年至2017年間,蛋堡把重心放在演出上,擔起養家責任。然而,在此同時,他也經歷前所未有的低潮。

 

一直以來,蛋堡對他的躁鬱症病情都很坦誠,他的前東家顏社創辦人「迪拉胖」張逸聖分析,歌手容易被歌曲觀看流量綁架,蛋堡個性易感,讓他更深受影響,他擔心作品不受市場喜愛,甚至懷疑自己的創作能力。「這些不舒服的事情影響到他,他甚至一度覺得不要做音樂了,要去當畫家。」而這些對夢想的懷疑、病情的折磨,全被蛋堡記錄在社群網站上。

 

躁期來了,他發出一大串有點難以理解、甚至近乎歇斯底里的貼文,鬱期到了,他又默默消失,蛋堡回憶起那段日子:「我不斷在很高漲的情緒跟很低落的情緒之間移動,心理連帶生理一起變壞,我瘦到快死掉的狀態。」

 

他坦言,最後靠規律運動,才慢慢走出陰霾。「2018年開始接觸健身、運動,變得積極,也比較靜得下心。」他說,生理心理相互影響,當精神狀況不穩定時,先讓身體狀態好轉,心情也會跟著變好。

 

2018年,當精神疾病穩定、巡迴告一段落後,蛋堡才真正進入創作狀態,但身邊多了女兒,讓原本零碎的時間被切得更碎,就像歌詞寫的,他隨時處於「心不在焉」的狀態,陪女兒的時候想著beat,寫歌的時候女兒又爬進他懷裡,所以專輯裡聽得到女兒嗲聲撒嬌喊爸爸,還有女聲碎念:「他這個人就是任性啊。」這些被收錄的生活對話,讓《家常音樂》名副其實。

 

特別的是,這張專輯從無到有,幾乎都靠蛋堡一個人在他的房間裡完成。他笑說自己不喜歡受制於人,加上現行音樂圈體制,賣專輯賺的錢幾乎被唱片公司抽光,不如自己動手嘗試。於是2019年,他離開顏社,成立「任性的人」音樂工作室。

 

一場對抗主流的行為藝術

不串流、開快閃  背後都是縝密思考 

 

外界震驚,但迪拉胖其實一點也不意外。「蛋堡說要做自己的品牌已經兩、三年了。他想做很多實驗性的東西,怕對我不好意思,所以當他真的下定決心做了,我也沒特別勸他留下來。」他說。

 

所謂實驗,不只是從寫歌到銷售全部一人完成,連販售模式都前所未有。《家常音樂》不上架主流通路,蛋堡在東區開了一家半個月快閃店,賣實體專輯和周邊商品;歌也不放上串流平台,他架了一個「任性的人」網站,在上面售數位版專輯。

 

蛋堡說,過去透過傳統通路,他的專輯大約能賣7、8千張,但《家常音樂》實體專輯賣出約9千張,數位專輯也賣了5千張。「我每賣出1張,就是扎扎實實收到那一張的錢。」這場成功的實驗,讓他不再需要依靠任何串流平台,更接近他所期望的藝術家定位。

 

「我想用自己的方法對抗不好的分潤機制和聽眾習慣,像是行為藝術,不知道會不會成功,但還是要試試看。」他承認,「蛋堡模式」不見得能套用在每個創作者身上,如果不是像他一樣已經累計一批忠實粉絲,仍有必要藉由發專輯、上串流這種等同「發名片、做行銷」的手法宣傳。

 

雖然一直說自己任性,連工作室都取名「任性的人」,但與蛋堡相處10幾年的迪拉胖忍不住吐槽:「真的任性的人,才不會承認。蛋堡雖說自己任性,其實是因為他超怕麻煩別人,才刻意預告大家。」

 

他的任性,往往不是出於衝動或全然的自我中心。例如數位專輯所附歌詞,是從電腦螢幕上翻拍的圖片,還留有螢幕上的波紋,有人嫌礙眼、說他太隨興,但這其實是他的巧思,因為平常錄音時,他就是翻拍電腦上的歌詞來看,為了讓歌迷能和他共享同一個視角,才如此呈現。

 

也有人說,他在金曲紅毯上,一身寬鬆襯衫配工作褲的穿搭太隨便,但那件背後印有他專輯圖樣的襯衫,其實是為了金曲而特別訂做,「我想讓自己看起來像一張大專輯,順便行銷,頒獎前幾天還匆匆忙忙拜託店家幫我印。」種種別人眼中的任性行為,蛋堡都思考了好幾遍。

 

一個人做專輯不容易,看起來任性、有個性,但每個細節裡他都用心。「它不一定很好、很精美,但就是『最我』的東西。」蛋堡透露對《家常音樂》的期許。

 

帶孩子、靠自己做專輯、玩別人沒嘗試過的銷售實驗,一切都不輕鬆,解釋了他臉上的倦,他披上的「任性」外衣,更像是他在敏感個性之外,再加上的一層保護。骨子裡的蛋堡,仍是那個願意放下手邊一切工作,不厭其煩安撫哭鬧孩子的父親;或是個把夥伴、聽眾都真心當成朋友的柔情饒舌人。

 

杜振熙

延伸閱讀

一場戲狂嚼60顆檳榔…昔日饒舌歌手薛仕凌首闖金鐘「雙料鍍金」:演戲,是一輩子做不膩的事

2021-10-06

金曲新人?te壞特的追夢路》老爸代填志願進醫學院,人生第一次叛逆帶她闖進嘻哈殿堂

2021-08-25

中年後,請任性「只做想做的事」!1個不變的人生觀察:疲憊的人肯定不會受歡迎!

2020-01-03

一句話惹毛躁鬱症大王

2016-11-03

值得再聽一次的2015台灣音樂專輯

2016-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