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鋼鐵股 富邦金 開發金 鴻海 升息

熬過因壓力失眠、沮喪哭泣的日子 學者研發AZ疫苗讓窮國也買得起 溫布頓全場觀眾起立鼓掌向她致敬

熬過因壓力失眠、沮喪哭泣的日子 學者研發AZ疫苗讓窮國也買得起 溫布頓全場觀眾起立鼓掌向她致敬
「牛津/阿斯特捷利康」(Oxford-AstraZeneca)疫苗研發團隊領導人吉爾伯特(Sarah Gilbert)。

林信男

全台防疫報導

取自牛津大學「詹納研究所」(Jenner Institute)官網

2021-07-19 16:37

今年6月28日,在英國倫敦登場的溫布頓網球錦標賽中,播報員特地介紹1名在現場觀賽的紅衣女子,她是「牛津/阿斯特捷利康」(Oxford-AstraZeneca)疫苗研發團隊領導人、牛津大學疫苗學教授吉爾伯特(Sarah Gilbert)。

播報員話聲甫落,現場立刻爆出如雷掌聲,隨後,觀眾紛紛起立,向吉爾伯特致敬,掌聲持續超過1分鐘;當時表情略顯僵硬的吉爾伯特,顯然並未料到,自己會成為溫網錦標賽的焦點人物,個性低調的她曾謙稱,自己只是眾多研發疫苗的科學家之一,且不諱言,期間承受的壓力,令她感到沮喪,甚至哭泣。

作為牛津大學「詹納研究所」(Jenner Institute)教授、生技公司Vaccitech(由牛津大學支持成立)共同創辦人的吉爾伯特,自1990年代中期,加入牛津大學,從事瘧疾相關研究後,便一腳踏入疫苗研發領域。

 

▲溫布頓網球錦標賽現場觀眾紛紛起立、鼓掌,向吉爾伯特致敬。

 

新冠疫情爆發初期 主動投入疫苗研發

 

除了帶領研究團隊,研發可有效對抗不同病毒株的「通用流感疫苗」(universal flu vaccine)外,吉爾伯特也在2014年,主導伊波拉病毒(Ebola)的疫苗開發試驗,這些經歷,讓她在去年初,中國剛爆發新冠肺炎疫情時,便當機立斷地決定,必須展開疫苗研發工作。

 

當時,吉爾伯特隨即與牛津大學「衛爾康信託人類遺傳學中心」(Wellcome Trust Centre for Human Genetics)副教授格林(Catherine Green),以及詹納研究所副教授蘭貝(Teresa Lambe),組成研究團隊,著手研發新冠肺炎疫苗。

 

對吉爾伯特等人來說,一開始,新冠肺炎疫苗研發,只是一項單純的學術工作,然而,隨著疫情不斷擴散,疫苗的重要性,也與日俱增;4月底,在英國政府、流行病預防創新聯盟(CEPI)資助下,由吉爾伯特領導的團隊,持續快馬加鞭地衝刺疫苗研發進度。

 

▲吉爾伯特(左)和研究夥伴格林。(圖:取自Catherine Green Twitter

 

凌晨4點開工成常態 直到深夜才下班

 

憶及疫苗研發過程,吉爾伯特認為,並沒有所謂的「重大突破時刻」,而是由許許多多的「小時刻」(small moments)堆砌而成。這項被吉爾伯特形容為「和病毒賽跑」的疫苗研發工作,迫使她經常從凌晨4點,就開始上工,直到深夜,才下班返家。

 

「有時,我們會因沮喪、疲憊而咒罵或掉眼淚。我們失眠、體重增加……多數時候,這感覺像是對全球公衛領域,產生積極影響的大好機會。但有時,也像個沉重的負擔。」吉爾伯特說。

 

在吉爾伯特的認知當中,疫苗不只是對抗疫情的武器,也應該是世界各國都能負擔得起的醫療資源。

 

據悉,牛津大學一度希望與默沙東藥廠(Merck)合作,由該公司協助疫苗量產、國際分銷等工作;但,吉爾伯特和詹納研究所所長、Vaccitech共同創辦人希爾(Adrian Hill)擔心,默沙東未必願意向低收入國家提供疫苗,因此,兩人拒絕讓渡疫苗專利權。

 

為確保中低收入國家買得起疫苗 力阻牛津大學與默沙東合作

 

在吉爾伯特和希爾的堅決反對下,牛津大學和默沙東的合作,確定破局,轉而與願意承諾在疫情期間,以成本價,向各國提供疫苗的阿斯特捷利康合作。

 

由牛津大學發布的新聞稿可得知,牛津和阿斯特捷利康皆同意,在疫情期間,採非營利方式營運,牛津大學與Vaccitech,則共同擁有疫苗開發平台技術的專利權。

 

據了解,雙方合作生產的前30億劑疫苗,牛津大學不會收取權利金,但之後生產的疫苗,牛津大學可取得6%權利金,且這些錢,將用於投資醫學研究,與阿斯特捷利康共同籌辦一個新的流行病防範暨疫苗研究中心。

 

牛津大學與阿斯特捷利康達成合作協議6個多月後,AZ疫苗的效力獲得確認,在等待英國「藥物及保健產品管理局」(MHRA)核准使用期間,吉爾伯特形容,她就像期盼「自己的孫子出生」一樣。

 

去年12月30日,AZ疫苗正式獲得MHRA核准,當BBC報導這則消息時,吉爾伯特當下的感想是,「我們的成果,總結來說,就是這麼簡單。」

 

▲吉爾伯特和格林把AZ疫苗研發過程,寫成Vaxxers一書。(圖:取自Catherine Green Twitter)

 

全心研發疫苗忽略家庭 只盼能和家人一起去度假

 

典型科學家性格,理性、不多話,甚至讓詹納研究所部分同事,覺得不易親近的吉爾伯特,其實也有感性的一面。

 

吉爾伯特曾言,某次在回應媒體提問時,她無法壓抑情緒,眼眶泛淚,2020年,為了研發疫苗,她「職業自我和私人自我之間的那道牆,正在坍塌」,接下來,她只希望,能和家人一起去度個美好的假。

 

在忙碌的學術工作之餘,吉爾伯特和研究夥伴格林,仍設法抽空,一同將AZ疫苗的研發過程,寫成一本書(Vaxxers: The Inside Story of the Oxford AstraZeneca Vaccine and the Race Against the Virus),藉此回應各界對AZ疫苗的質疑。

 

兩人在書中強調,她們絕非某些人眼中的「大製藥商」,而是必須面臨養家活口壓力的平凡人,且吉爾伯特和格林很清楚,只要新冠病毒繼續出現變異、與疫苗有關的陰謀論持續在社群媒體上散布,她們的工作,就不會有正式告終的一天。

延伸閱讀

這些國家疫苗接種率遠高於台灣 為何新增確診人數明顯增加?「這3個因素」是關鍵

2021-07-15

怕血栓不敢打AZ…其他國家可以自選疫苗嗎?一文看懂英、美、澳、德怎麼做

2021-07-14

從車庫起家到市值1.7兆美元!貝佐斯用高效會議成就霸業 背後關鍵竟和「兩個披薩」有關

2021-07-05

不是台積電!外資上週賣超870億,這檔金融股被賣18萬張最慘…開發金、元大金也被絕情砍殺

2022-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