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公投綁大選辯論》單獨辦要多花4億!包正豪:執政黨失職,卻懲罰全台灣人 反方勸「勿忘歷史教訓」,別走回頭路

公投綁大選辯論》單獨辦要多花4億!包正豪:執政黨失職,卻懲罰全台灣人 反方勸「勿忘歷史教訓」,別走回頭路
▲攝影/吳東岳

翁申霖

公投專區

2021-12-02 14:35

四大公投案將於12月18日登場,中選會於今(2)日舉辦第4場電視意見發表會,下午1時聚焦「公投綁大選」(第19案)。

正方代表人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學院院長包正豪,反方代表人為律師洪偉勝。

 

公投綁大選」的主文為「你是否同意公民投票案公告成立後半年內,若該期間內遇有全國性選舉時,在符合公民投票法規定之情形下,公民投票應與該選舉同日舉行?」

 

 

針對公投到底綁不綁大選,淡江大學國際事務學院院長包正豪認為,台灣人民對於選舉、投票這件事早已非常熟悉,有超過足足70年的經驗。他強調,選舉與投票的過程一點都不複雜,「帶著通知單、身份證、印章→走進開票所→簾子裡蓋章、投票→完成」,待投票時間結束,「票匭倒出來→開票→計票→結果出爐/選舉結束」,1天之內就能搞定。

 

至於公民投票,前總統陳水扁在2004年辦了第一次公投選舉,如今時間已來到2021年,換言之已經歷過17個年頭,投過16個各種公民投票案,「這17年代表什麼意思,17年可以讓一個剛出生小孩,長大到馬上要進大學了;所以對我們來說,台灣民眾又不笨,我們對於公投已經相當熟悉。

 

▲攝影/吳東岳

 

既然台灣人對公投已經那麼熟悉,「它不複雜,跟一般選舉沒不同」,包正豪強調,事實上,公投就是對事情的選舉。「如果要說複雜,在以前那年代,我們要投總統、立委、縣市長、縣市議員、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有時還要加上村里長的選舉,那樣才叫複雜。」

 

包正豪用1992年的選舉為例,當時的新北市(原為台北縣)選區要選立法委員,總共有48個候選人,「這樣的選擇到底困不困難,當然困難啊!可是我們還不是穩穩當當地把票投下,選務照樣順利完成。」所以說,投票到底有多難?無論是公民投票或是公職人員選舉投票,包正豪再次強調,「投票一點都不難」。

 

包正豪對於正反方在討論公投到底要不要綁大選這件事,認為這是「非常滑稽且無奈的事情,我想破頭都想不到任何一個合理的理由,為什麼不要。」不必細數過去民進黨政府曾提過諸多反對或支持公投綁大選的言論,「因為這樣子會有點尷尬,有很多自打嘴巴的事情發生。」既然如此,包正豪表示,如果我們能夠有個省時、省力、省錢的方法來辦理公投,台灣人民又能夠表達自己的自由意志,那為什麼我們要選擇一個花錢、費力又費時的做法?

 

公投單獨辦需多花4億 包正豪:可買400萬個百元便當

 

包正豪指出,公投單獨辦理要花費8億多元,合併辦理則需花費4億多元,中間價差高達4億元,「這差價可以買100元的便當400萬個,讓400萬台灣人免費吃一餐」;他直言,「請民進黨政府告訴大家,公投不綁大選有什麼樣的利益,而這利益是超過4億元,值得大家去花。」

 

此外,民進黨認為,公投該不該綁大選應效法國際潮流,包正豪毫不諱言地說,「國際潮流到底乾我們台灣人民什麼事?」台灣不是該選擇符合風土民情的制度嗎?所以不應該是別國怎麼做,台灣就怎麼說,如果按照此邏輯,最多國家選擇的就是國際潮流,那大家就不應該用筷子吃飯,因為世界上多數國家是不用筷子的,「難道我們要放棄筷子,改用刀叉或手?」

 

▲攝影/陳永錚

 

另一個民進黨反對的理由,包正豪表示「最荒謬,最難以忍受」,民進黨說,2018年九合一大選綁十項公投案,民眾排隊排2小時領不到票,加上公投議題太多讓民眾要花大量時間去理解,導致大排長龍、選舉拖延,甚至一邊投票一邊開票,嚴重干擾選舉權利,這些亂象絕對不能再發生;然而,包正豪指出,2018年的公投有10案,政府有時間事先做準備,但在完全不做準備的結果下最後出了問題,一個將選務辦好就不會有的問題,政府卻認為這是制度問題,因此要多花4億元。

 

「如果政府覺得這是公投綁大選造成的,而不是人為,那當時的中選會主委為何要下台?」包正豪認為,「選務機關失職,結果是全台灣人民一起被懲罰」,難道政府出包是民眾的責任、是選民的錯嗎?還是制度的問題?

 

2018年公投綁大選的亂象正是中選會要檢討的問題,3年過去了,中選會是否有針對那次亂象明確告訴人民哪裡出問題?「沒有!總統有提出任何改變方案?沒有!」包正豪表示,如果未來有人開車出車禍,是否就要禁止開車,有人喝水嗆到就禁止喝水,但顯然不是這樣,可是政府卻循著這邏輯,將公投與大選分開,多花4億元,但人民什麼都沒得到,唯一得到利益的,是民進黨政府。

 

洪偉勝:公投綁大選的前例,是為衝破鳥籠

 

 

律師洪偉勝一開場就呼籲,「公投歸公投、大選歸大選」,且再次強調公投是對事、選舉是對人,「公投投的不是是非,為的不是拿滿分,公投要投的是我們覺得怎樣比較好的問題。」洪偉勝接著說明,為什麼公投綁大選是在走回頭路,阻礙台灣的民主發展。

 

他表示,台灣的民主這條路不好走,曾經有一段很長時間,因為國民黨長期的反對,導致台灣人民沒辦法公投;直接民主就被一直封印著。直到台灣的民主潮流擋不住之後,台灣才好不容易有了公投法,但當時的提案、成案、通過的門檻很高,宛如「鳥籠公投」。正因為如此,為了要鼓勵大家踴躍公投、衝高投票率,台灣確實也出現了幾次公投綁大選的前例。

 

不過,洪偉勝要大家仔細回想,在那段期間之內曾出現的6次公投案,即使是跟最高規格的總統大選綁在一起,「我們還是沒有任何一個公投案,投票人數能夠通過門檻。」現在要挺公投的提案方,當時甚至是杯葛公投,呼喊著拒領公投票,那是台灣的直接民主,被關在鳥籠的時代。他以馬政府時期為例,「當時正是因為馬政府的一意孤行,之後才會出現太陽花運動。」

 

所幸在2017年後,這個鳥籠打開了。政府不僅把公投的門檻、提案連署、通過通突降低,且也把公民投票的年齡降低到18歲,讓直接民主成為台灣民主風景重要的一塊。

 

不需要綁大選衝高門檻! 洪偉勝:留給人民審慎思考公投的機會

 

時間來到2018年,修法大幅降低公投門檻後的第一次公投綁大選,洪偉勝表示,當時付出的代價是選務人員人仰馬翻、手忙腳亂,從清晨的準備到開票的深夜;有些選民更是為了要同時投票、選舉而排了好幾個小時,這些亂象至今仍然歷歷在目,無法單靠增加投票所、增加選務人員就能夠改善。

 

 

洪偉勝形容,邊開票邊投票的亂象,「讓選贏的人,如同我們尊敬的柯市長,贏得不夠爽快;選輸的人,如同我們丁守中先生,輸得不甘願。最後丁也利用這個理由,提起了選舉的訴訟。」這樣的事情除了可能影響選舉結果的正當性,也讓公民投票的議題失焦,公投、選舉兩敗俱傷。

 

既然公投不再是台灣人民不可能的任務,洪偉勝表示,「我們不需要透過公投綁大選來衝高投票率,那我們決定每2年公固定的時間來辦理公投。」讓公投歸公投,大選歸大選。「以後在每2年的8月第4個星期六放假日來辦理公投,讓公投跟大選分開舉辦,在大家可以早早知道的前提下,提早規劃準備的確定時間內來辦理。」洪偉勝強調,這是在落實大家的公投權利。

 

「惟有讓公投歸公投、選舉歸選舉,台灣人民才有機會認真看待公投,就事論事。」

 

此外,洪偉勝質疑,國民黨堅持公投綁大選,是否有考量到「有公投權卻無選舉權的年輕人」?他指出,18歲的年輕人現在能投的都是公投票,一直到20歲後才能投選舉票,即使知道有這樣的情形,國民黨也硬要把公投跟大選綁在一起嗎?如果正方認為公投跟選舉最好一起,那麼是否趕緊支持憲法改革,早點提出修憲案,將選舉年齡降到18歲,「這才是你們所說的尊重直接民主,還權於民。」

 

▲攝影/陳永錚

 

公投跟選舉一起辦會失焦? 包正豪:總統、立委選舉一起辦會不會失焦

 

剛才反方不斷強調,公投要每兩年辦一次,才是對民主最好的聚焦;包正豪回擊,「那(公投)固定辦在大選年,不是也是固定嗎?問題發生在哪裡?」包正豪接著說,如果公投跟大選一起辦會失焦,那麼當總統跟立委一起選的時候,「總統是一個人,立委這麼多人,會不會失焦?」大家都只看到總統選舉,而立委選舉的話,有些人根本不熟悉誰是誰,這時會不會失焦,總統跟立委為何不分開辦?

 

至於選舉年齡的問題,包正豪回應,目前國家的制度就是18歲以上可以投公投,20歲以上可以投選舉,「公投與選舉同一天舉辦的話,一位年輕學生公民就是只領公投票,這件事是現在制度所造成,與跟公投綁大選一點關聯都沒有。」包正豪指自己也贊成公投與一般選舉的年齡皆一致下修到18歲,但這已脫離此次的討論議題。

 

回到問題本身,公投綁大選到底有什麼問題,讓民進黨一定要分開?包正豪表示,針對馬英九執政時期,當時他們已為「反對公投綁大選」一事付出代價,「國民黨輸了,失去政權,現在執政是民進黨,不管他們做什麼事,該負的責任都已經結束。」現在反方卻提出「會對選務造成極大困難負擔」的理由,而反對公投綁大選,包正豪質疑,「如果為了減輕工作人員負擔,為何這麼多選舉要擠在同一天,總統跟選舉一起選,縣市長、縣市議員、村里長、鄉鎮市民代表等全擠在同一天,既失焦又繁雜,你為什麼不分開?」

 

公投綁大選沒有政治目的! 包正豪:純粹希望達到「3省」

 

包正豪提及,「在公投綁大選這件事情上,民進黨有個非常非常奇特雙重標準」,一般公投不可以綁大選,但修憲公投可以,「反方代表說修憲很重要,要把投票年齡從20歲下修到18歲,如此重要的事情,為什麼可以跟大選綁在一起?」

 

包正豪坦言,所謂公投聚焦是假議題,台灣人不會因為有公投就不關心總統候選人是誰,選務工作也會一樣繁重,如果想要節省時間跟精力,是否能透過制度或增加人力方式,或是增設投開票所進而減輕負擔,「如果可以,我還是不懂,為什麼你要多花4億(單獨辦公投)?」

 

認同公投綁大選的唯一理由,包正豪最後分享,正是希望省錢、省時、省力,公投綁大選純粹是技術性問題,也就是經濟問題,它沒有任何的政治目的。

 

▲攝影/陳永錚

 

公投綁大選更省錢? 洪偉勝:將付出更多社會成本

 

不少人認為公投跟大選一起辦,可以省下許多經費,不過,洪偉勝認為,這麼做所付出的社會成本可能更高,難道只要圖方、省錢就好?洪偉勝指出,按照現行公投法,國內是每2年辦一次公投,但若第19案投票同意通過,那麼結果會變成,「有大選的時候辦一次公投,沒大選至少再辦一次公投,同意公投綁大選的人以為可以省一次,結果才發現根本沒有更省。」

 

洪偉勝指出,提案方只在乎可不可以干擾2024的總統立委全國性選舉而已,「他們關心的從來不是台灣民主公投發展。」他認為,「這項議題是多花錢、多花4億,不是少4億的問題,是需要多幾次投票的問題,不是省錢省事問題,是立法委員錯亂不盡責,勞師動重的問題。做半套的公投綁大選只會多賠錢,又多費工,這我們不同意。」

 

其次,如果這項議題通過,除了要另外要編公投名冊,增加選務人員負擔,難避免導致選務混亂,當時2018年在離選舉剩下一個多月時間,陸續增加10個公投案所造成的慘況,更重要的是,「這做法根本沒機會讓大家好了解討論公投議題,讓大家囫圇吞棗,拿小抄公投,這絕不是台灣正常民主現象,是在把公投當兒戲,破壞大家對公投正確認識,破壞公投制度。」

 

▲攝影/吳東岳

 

「一邊公投,一邊哭天喊地說沒公投,鼓吹大家走回頭路,堅持公投綁大選才是還權於民,這不僅不是事實,在邏輯道理也說不通」,洪偉勝表示,還記得2018年公投綁大選時,18歲大學生因沒滿20歲,只能投公投,沒有選舉權,即使當時候大選議題討論熱烈,但因憲法關係,選舉權仍與這些學生無緣,「現在卻因為國民黨鼓吹回頭公投綁大選,讓(這些學生)明明只要行使公投權,卻非得要跟選舉綁一起,最後落得敗興而歸。」

 

洪偉勝呼籲,如果正方真的認為公投跟大選一起來最好,如果真的在乎投票權跟選舉權一起行使,那就請立法委員立刻啟動修憲,把選舉年齡降到跟公投年齡一樣18歲。

 

洪偉勝強調,提出這第19案的正方是要求台灣去走回頭路、公投綁大選,再利用台灣人民的善良或是健忘,自顧自的反串起公投急先鋒。「假情假意的口口聲聲支持公投、支持直接民主,要大家跟著你們的呼籲不必多想,就去投下這個根本是半吊子的烏龍公投綁大選的同意票。」

 

台灣人民是會思考、會進步的,洪偉勝堅定表示,「我不同意走回頭路,我們要繼續往前行。

 

 

延伸閱讀

藻礁公投辯論》「蔡總統不是局外人!」 反方力勸不要因為政黨糾葛忽略歷史真相;正方質疑三接外推缺乏永續目標

2021-12-02

美國人敢吃,為何台灣人不敢?精神科醫師舌戰毒理學教授 一文掌握萊豬公投正反方5大論點

2021-12-02

核四公投辯論》擁核派問:我們要的是空汙、缺電跟漲價的未來嗎?反核派沉痛陳述:「台灣沒有本錢經歷一次核災」

2021-11-25

公投說明會》「三接不遷」會如何?林惠真用「海鮮鍋」比喻 詹順貴:遷三接對中南部居民不公平!

2021-11-24

公投說明會》鍾沛君以「尿不準嫌馬桶歪」轟中選會無能 莊瑞雄諷國民黨雙標、沒為公投做過什麼

2021-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