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潘俊榮是工總太上理事長? p.94

在「賄」聲選「賄」影、「黑」影重重、綁樁、固票等惡質化的選風中,中日集團總裁林坤鐘終於在四月初一嚐夙願的當上了全國工業總會理事長、一個連工業總會內部人員都視之為是「傀儡」的理事長;而操縱這個傀儡理事長的,當然是在這次選舉中,為其操盤的操盤手——工信工程董事長潘俊榮。

這次工總選舉,在國民黨失去執政權的同時,也喪失了對工總的主導與掌控能力,這也使有意角逐的林坤鐘、南僑集團會長陳飛龍、以及台灣大哥大董事長孫道存,在選前都表明打死不退的態度,進而也使選情不同於過往,激烈異常。在激烈的競爭過程中,雖然三方強調他們進行的是一場君子之爭,然在國民黨無力介入、有心人士則藉此牟取私利、三方人馬在長期對立、互信基礎薄弱下,反而用「邪魔大鬥法」來形容,更為貼切。

林坤鐘、陳飛龍、孫道存這三個人,無論公誼、私交彼此都有交集,林坤鐘與陳飛龍算是同輩、也是同業,兩人也都長期浸濡社團活動,對經營政商人脈關係都有著一樣的執著和熱情;陳飛龍與孫道存雖然輩份不同,但他們有共同的朋友,且同屬牛會成員;林坤鐘與孫道存雖然交集的部分比較少,但在商場上,還是有共同的朋友群。


陳飛龍堵死林坤鐘與孫道存援引行政資源

抽絲剝繭的分析這三個人,會發現他們彼此熟悉對方,也瞭解對方的實力,優勢、還有劣勢,也因此,他們彼此都看對方不順眼。

林坤鐘的劣勢在於認識他的人都認為如果他當選,那肯定是個弱勢理事長,陳飛龍的劣勢在於沒有明顯嚇的企業規模,孫道存的劣勢則在年紀太輕、還有他看來不夠熱心。為彌補各自的劣勢、強化優勢,林坤鐘、孫道存都打同樣的算盤,以尋求國民黨的提名支持、援引工總行政資源為後盾、為奧援。

對林、孫熟知的陳飛龍,自然在知己知彼下,採取了干擾與防堵的策略。先是針對外界普遍對國民黨長期掌控社團反感的情緒,喊出政黨退出社團選舉的口號,接著,陳飛龍以參選人的身分到工總拜會秘書長何君毅,在瞭解「選務」的同時,也對著何君毅提出嚴重警告,祇要有「不相干」的人介入選舉,他將提出抗告。陳飛龍此舉,不止有效的干擾了社工會的介入,也堵死了林、孫兩人想要援引工總行政資源為後盾、為奧援的打算。

祇是,陳飛龍的防堵策略,祇是堵死了孫道存,確沒能堵到林坤鐘。林坤鐘在這次選舉中找來潘俊榮為他操盤。雖然外界以潘俊榮夠狠、夠辣、也夠準的行事風格,以及政商圈中的不一的評價,認為林坤鐘找潘俊榮操盤,是相當不聰明、甚至是破壞形象的行為;可是就結果論,要不是潘俊榮,以林坤鐘的實力,搞不好連第一輪的理事都選不上。

在陳飛龍干擾與防堵策略下,潘俊榮將當年他和楊天生在營造公會對歧的方式,全數搬到這次的選舉上為林坤鐘操盤,也就是他對外所稱的「甲級動員」法。當年潘俊榮和楊天生在營造公會上對幹時,真槍實彈的幹,不僅天道盟、竹聯幫、縱貫線的兄弟介入其間,到最後連警方的霹靂小組也都出動真槍實彈的員警出面維持「秩序」。


王令台、許顯榮靠「共生」擠進常務理事會

而且潘俊榮不是祇以其「草根性」的言詞與行動,進行綁樁、固票;還以其身經百戰的經驗和本能,利用工總相互矛盾的生態,拉幫結派。

力霸王家就是其中典型的例子,在這次選舉中,王令台和他的弟弟王令一能夠同時躋進理事會,一為常務理事、一為理事,王家與潘俊榮連手的事實,就是與工總並無直接干係的王令麟合作的最佳典範。

王又曾會幫林坤鐘,絕對不是因為林坤鐘與王又曾關係好,而是因為潘俊榮與王又曾兩人,曾在國民黨中央委員的選舉中「並肩共戰」過,在此同時,潘俊榮與立法院長王金平是「死忠兼換貼」的關係,而王金平與王令麟在立法院是同事,在某些事情上,是利害「共生」的關係,這也是公開的事實。

同樣的,在這次選舉中,王又曾與潘俊榮的結盟,潘要的是林坤鐘當理事長,王又曾要的是把中國信託銀行董事長辜濂松躋掉,讓王令台上台。依據經驗法則,在林坤鐘表明祇做三年下,王又曾與潘俊榮可能已經簽定了「魔鬼的協議」,若無意外,三年後要理事長這個位子的人中,會有一個名字是叫——王令台。

太子集團許勝發也是潘俊榮的盟友,許勝發不僅是國民黨中央委員選舉時的盟友、也是這次選舉時「利益交換」的盟友,潘俊榮交換許勝發支持的方法和王又曾一樣,都用常務理事交換對林坤鐘的支持,所以許顯榮也以黑馬的姿態躋進常務理事會。

不過,在潘俊榮的甲級動員中,雖然將社工會與工總行政資源無力與無法介入都算進他的作戰策略裡,甚至,連陳飛龍在選前演出夜半十二點退選的變數,他都算進去了。但他卻沒料到最後會殺出個由高清愿出面、十大產業公會代表所組成的「團結和諧聯盟」,這個聯盟在選前還提出了理監事圈選的參考名單,團結和諧聯盟的出現,一度打亂了潘俊榮的佈局。


林坤鐘已是傀儡理事長

為了不使這個聯盟破壞原有的佈局,潘俊榮在聯盟協商名單的過程中,徹底的發揮其「草根性」的本能,利用聯盟中早已被他「綁」好的代表之口,吵出對林坤鐘有利的圈選名單。祇是,對潘俊榮來講,這名單對林坤鐘有利,還不夠,因為仍有「遺珠」。

至於孫道存和陳飛龍方面,在參考名單出爐後,經過盤算,孫、陳兩人各自掀開底牌談判,希望有一方退出,最後約定是陳飛龍退出,就在孫、陳進行談判的同一時間,潘俊榮也要求擬定參考名單及配票方式的常務理事何語,交出所有的資料。

最後何語幾乎在陳飛龍決定退選的同一時間將資料交給潘俊榮。

然後他再利用後半夜的時間,依據配票資料提出第二份參考名單,一來是打算達到魚目混珠的目的,再者也是給「同盟」人用來配票,就這樣先在第一輪的理事選舉中,將支持孫道存的七席鐵票,全數躋出理事會;在第二輪常務理事選舉時,則是把陳飛龍「趕」出常務理事會。

祇是,潘俊榮雖然充分展現了其操兵點將的實力,但是,做的太絕,絕到孫道存不得不在最後一刻宣佈退選,絕到陳飛龍不得不表態退出工總,也絕到何語淚灑當場,抗議有人不守承諾。當然,更絕到林坤鐘在選後不得不低頭進行「彌補傷口」之旅,先後找孫道存、陳飛龍等人,也絕到潘俊榮選後不得不放話:「我絕不會是太上理事長」。

不過,依據選後林坤鐘在接受電子媒體訪問時,指摘是因對手先送禮,所以不得不綁樁,以及潘俊榮到工總大鬧的情形看來,林坤鐘的彌平之旅有得走了。

其實,在選後走在前面接受工總同仁道賀的人是潘俊榮,林坤鐘真如同傀儡般跟在其身後的情形看來,對工總理事會的期待,大家必須以看一塊傀儡戲的心情,看潘俊榮這個「太上理事長」的手,要怎麼操縱林坤鐘這個傀儡的行動了。

延伸閱讀

數位空戰+整合線下 國會年輕世代贏得漂亮

2020-02-11

2020大選後,國民黨會改革嗎?

2020-03-17

負油價的教訓:歸零下市竟然還不是最慘...關鍵3分鐘,神祕下單撈走20億美元

2020-04-30

0056成分股有國巨需要擔心嗎?施昇輝:「一個理由」讓我不必在意這件事

2020-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