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灣的農會信用部到底出了什麼事? p.112

台灣的農會信用部到底出了什麼事? p.112

農會信用部最近幾年不斷發生問題,動搖台灣基層金融的根基,基層金融是財政部最大的包袱,最近政府有意成立專業銀行,把所有的農會信用部合併成為一家農業銀行,合併真的能解決基層金融的問題嗎?農會信用部真正的問題在那裡?主管當局掌握到重點了嗎?

金融機構之逾放問題可以說是近十年的特產,因為過去雖然也存在,但都屬零星的個案,成為如雞瘟般擴及全省者,可以說是戰後五十多年來的第一次,其中又以農會信用部最為顯著,其嚴重情形與銀行相比即可窺知其大概。(詳見附表)

農會係以農民為主體而設立之公益社團法人,旨在保障農民權益,改善農民生活及發展農村經濟。因組織遍及各鄉鎮,一向扮演政府與農民之橋梁。截至去年十二月底止,全體農會信用部有二八七單位(分部九七一單位)總存款一兆三八四三億元,但放款只有七七七二億元,存放比五六%,信用部淨值總計七三○億元,平均淨值(七三○÷二八七)僅約二億五○○○萬元。

值得警惕的是其放款總額自民國八十四年開始成負成長,放款總額之不增反減就足以表示整個業界問題之嚴重性,結果是盈餘大幅下降,逾放比急速攀升。


農會信用部的問題在那裡?

農會信用部何以至此?對此,學者、研究單位、主管機關討論已多,亦都有深切的分析與解讀,他們對問題之看法大約可歸納為:

(一)市場競爭漸趨激烈

民國八十年政府開放新銀行之設立,一口氣批准十六家資本額一○○億元以上之全國性商業銀行,金融分支機構由八十年之二七四九家增至八十八年九月之四五二一家,競爭之日趨激烈不在話下。

(二)主管機關管理事權不一

農業信用部之業務,其主管機關為財政部(依農業信用部業務管理辦法),至於人事管理及財務管理即屬內政部(依農會法),而農會之輔導即由農委會負責。管理事權沒有統一,管理理念各有不同,管理績效難免打折。

(三)廢除股金制度

政府於民國六十三年修正「農會法」取消股金制,股金制為企業自主運作之一種機制,農會信用部自不例外。股金制也是會計管理的基礎,股金制廢除之後其年度盈餘除提撥事業公積外,其餘皆被充為農會總盈餘,供其他部門使用,致淨值難以成長,發展乃受到限制。

(四)人謀不臧

由於農會業務區域係依行政區域界分,使農會與該區域之政治活動息息相關,經歷屆選舉,派系糾紛已使農會信用部之負責人、人事與金融專業脫勾,影響專業經營,稽核制度往往不發生效能,金檢結果亦未適當處理,終致積弊難改之地步。


大陸摧毀了台灣農漁村


以上被一般所解讀的造成農會信用部經營危機之原因,除第四項外,若再深入分析,其實均非重要。

開放新銀行後,受其衝擊最大者應是大型舊商業銀行而不是農會信用部,因為新銀行所開設者初期均集中於大都市。淨值過低也不能全怪股金制之廢除,農會大可以減少其他開支以挹注信用部之淨值。主管機關多也不是問題,過去三、四十年不是一樣過得很好?且成長還比商業銀行快。

那麼造成近十年農會信用部逾放大幅攀升的禍首是什麼?很奇怪的是這一最大禍首卻一直有意或無意地被掩飾、被忽略,也不敢去碰它、討論它,而以一句「趨勢」或「無可避免」之必然論來加以迴避。

這一個最大因素就是中國大陸,是國人的大陸熱。民國四○年代及五○年代之台灣農業(包括農產加工)是我國經濟成長的原力。那時大陸的農漁產能潛入台灣的不過是經一小批漁民所帶回的「黃魚」,由於蔣總統之喜愛,「黃魚」成為江浙餐廳的珍品,有人稱之為「自由魚」(自大陸逃奔自由的魚之意)。

台灣在無大陸因素下,安全地、靜靜地發展它的農業,締造了我國經濟之起飛,農會信用部也跟著平步發展。但近十年一切都改觀了,民國七十六年政府解嚴,台海的走私活動開始猖獗,大陸農產品即一波波地衝擊了我國農業,不過,走私能攜帶闖關的物品畢竟有限,對整體台灣農業之衝擊還算溫和。

但到了民國七十九年大陸投資熱越燒越熱,各項養殖業也一窩蜂到大陸沿海去發展,不但打擊了我國之出口,也經由海上交易破壞農漁產之內銷價格。甚至在台灣早已絕跡的病疫也經由海上、金門或觀光陸續帶回台灣,民國八十六年三月全省豬隻爆發口蹄疫,對日之肉品出口完全停擺,造成農村一千六百多億元之空前損失,農村經濟之元氣大傷。

之前, 魚鱉養殖即已經常被霍亂所困,不久,去年牛隻也開始感染大陸 O 型蹄疫病毒,十二月更發見可怕的炭疸病感染,消費者退縮,影響牛羊豬產值不下六○○億元。這都是走私行為越來越公開化的結果,而走私又與大陸之「縱容」有關。烏魚是我國冬季漁民生活的一大支柱,數百年來,在台灣形成獨特的捕烏文化,但近年來,大陸漁民攔捕下,台灣只有撈捕「漏網烏魚」的份,收入大減。我國農業除維持一些稻、菜等農作物外,出口型的農漁業及養殖業在走私、大陸的反銷及瘟疫的肆虐下,幾已覆沒大半,以農漁民為主要授信對象的農漁會信用部之逾放焉能不增加?

是以如何防止大陸瘟疫之入侵,如何減少海上走私,及進一步如何約束業者不輕易地將農、牧、養殖業新開發之技術移植大陸,以保護我國農、漁、牧業之安全,可能是解決我國基層金融逾放問題的關鍵。

至於恢復股金制、建立農業金融系統(二級或三級)、鼓勵合併、強化問題農會信用部之處理機制、管理一元化、督導加強資產負責管理等等,雖也是必要之方案,但只要我國農業在大陸之陰影下災害連連,生產難以為繼,則不管有多好的制度與管理,農業金融之問題將永無解決之日。農業金融之能否健全,球已不完全操之在農委會或財政部,陸委會、經濟部、內政部、經建會亦將責無旁貸了。

延伸閱讀

張忠謀APEC記者會曬恩愛 妻貼心遞小紙條讓他甜密羞喊:知道啦

2021-07-17

全民普發「5000元消費券」?微解封後振興經濟 行政院首鬆口回應

2021-07-15

該買房還是0050?存款300萬、月薪8萬的他難抉擇 理財專家:如果買房,你得考慮「三宅一生」

2021-03-06

台灣要捐疫苗給友邦? 陳時中秒回不可能! 盼安排「視訊會議」助郭董取得BNT授權

2021-06-06

繼台積電、永齡之後,慈濟買到500萬劑BNT疫苗!9月起1500萬劑分批供貨

2021-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