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中港鋼廠三百六十億聯貸款被動用? P.110

陳柏宇

焦點新聞

調降財測的股票碰不得

2000-09-24 15:07

桂宏鋼鐵第二代,同時也是桂宏總經理、轉投資公司桂裕企業董事長的謝裕民,因護盤失利,導致旗下投資公司桂祥違約交割,桂宏更因財務危機宣布停工,一家看似正常營運的上市公司,無預警爆發財務危機,引起業界、銀行界譁然。

不過,比較引人注意的是,謝裕民同時還挪用擔任董事長的桂裕企業資金,而桂裕最大一筆資金來源是八十五年下半年所辦的三百六十億元聯貸案,由中國國際商銀、台灣銀行主辦,參貸銀行高達二十八家,此聯貸案是為了該公司在台中港興建高科技鋼鐵專業區一貫企業鋼廠,值得注意的是,這個案子從決定興建到辦理聯貸過程中,由於發生黑函、民代介入關說事件,使案情十分複雜。

黑函阻止不了王鍾渝投資桂裕


銀行團指出,謝裕民自首後,向檢方坦承,自八十七年十月開始,即開始挪用旗下子公司的資金進行護盤,巧合的是,桂裕這件聯貸案第一次撥款六十三億元,也於八十七年九月二十一日動用,時間點十分接近,謝裕民是否挪用銀行聯貸的款項,內情如何,已經引起銀行團關切。

八十四年十二月中,一篇「透視桂裕大鋼廠五鬼搬運的伎倆----中鋼自動投入虎口」的文章,不約而同出現在省議員、立法委員、行政院、總統府官員手上,甚至流傳到各大媒體,這封黑函第一次出現是在八十四年十二月十八日,因為十九日是中鋼和桂裕簽訂投資協議書的日子,黑函的用意就是要阻擾這次簽約。

但這封黑函並沒有如願讓中鋼、桂裕的投資協議生變,中鋼後來還成為桂裕持股三成的大股東。這篇文章當時在業界、民意代表界造成轟動,因為內容提到不少值得探討的專業問題,包括:一、桂裕為何能標下台中工業區一百八十一公頃的土地?二、桂裕如何找到中鋼、行政院開發基金做為投資夥伴?三、桂裕的機器設備、生產方式是否有市場競爭力?四、桂裕的投資報酬率是否過度樂觀?

黑函提到的諸多疑點,當然沒有獲得澄清,事情也悄悄過了五年,一直到最近宏突然發生違約交割、停工,謝裕民坦承挪用桂裕資金護盤,銀行團才承認這件超大聯貸案,確實不尋常,因為能夠一口氣讓八家公營銀行參貸(台銀、合庫、土銀、一銀、華銀、彰銀、台北銀行、中信局),主事者必須要有兩下子。

劉炳偉關切聯貸


銀行團指出,桂裕這件聯貸案,從一開始就讓銀行團覺得十分複雜,因為在銀行團評估參貸與否的過程中,銀行高層紛紛接獲來自省議會高層的關切電話,催促「授信合約」應盡速辦理,這位高層據傳就是當時省議會議長劉炳偉;當時,由於對這件鋼廠興建案十分樂觀,使得主辦銀行中銀姿態頗高,在聯貸會議上,中銀總經理鄭世松對參貸銀行十分強勢,讓參貸銀行壓力不小。

桂裕在八十二年成立,初期資本額僅一千萬元,八十五年、八十七年陸續增資到新台幣九十億元,董事長為謝裕民、總經理為中鋼指派的胡僑華,桂裕八十五年增資時,中鋼、行政院開發基金、中華開發等大金主成為大股東,持股比率分別是中鋼三○%,行政院開發基金一一.一%,中華開發四%,而謝裕民掛名董事長的桂裕投資一九.六%,上達投資一二%,桂宏鋼鐵一五.六%,合計桂宏及旗下公司持股為四七%,中鋼、開發基金、中華開發共持有四五%。

參與聯貸的銀行說,當初桂裕能夠號召二十多家銀行聯貸,參貸銀行都是看在中鋼的分上,因為有中鋼、開發基金入主桂裕,讓參貸銀行彷彿吃下定心丸一般,不過,當時參貸銀行也略有耳聞桂裕的股東結構,不像表面上那麼單純,股東上達投資據說有省議員股份在裡面,使得桂裕公司本身和八十五年投資興建的台中港鋼鐵廠有著濃厚的政治味。

銀行主管指出,該鋼鐵廠興建過程中,發生過不少問題,導致投資計畫一再變更,現在的興建內容已經和當初完全不一樣。

COREX 製程暫停 聯貸契約三度變更


該主管說, 桂裕原本打算興建「直接融熔還原法」煉鐵製程( COREX )一貫作業精緻鋼廠, 生產下游 H 型鋼鐵、熱軋鋼捲及線材等,但是後來因為率先採用COREX 製程的韓國浦項鋼廠的生產效益未如預期,桂裕於是在八十七年七月通過暫停 COREX 建廠計畫,並變更投資計畫,改興建 H 型鋼廠、熱軋鋼捲廠,並於八十五年四月開工。

變更後的鋼鐵廠第一期工程已於八十七年三月底完工,第一期工程款六十三億元,並於同年九月二十一日全數動用,這筆款項和謝裕民坦承十月開始挪用桂裕資金的時間點十分接近,銀行團懷疑謝裕民挪用護盤的款項和該筆聯貸款項有關,真相如何,有待檢調單位深入調查。

銀行主管說,該聯貸案於八十七年十一月、八十八年五月分別變更內容、申請展延,兩次均獲參貸銀行半數同意,並延期到八十九年六月底,但是,今年五月桂裕又三度和銀行團協商,因為桂裕無法依展延期限提出第二期及以後的工程預算及建廠計畫,並辦妥十億元現金增資,打算繼續展延二期工程,並變更授信條件。

桂裕提出三個解決方案:一、同意該公司展延完成現金增資至九十年底。二、由該公司洽其他機構替代中鋼認購股數,但將使中鋼持股比率降至三成,不符合聯貸合約規定中鋼持股不得低於三成的規定。三、終止本聯貸案第二期及以後的額度,俟建廠評估作業完成後,再申請融資額度。

銀行團指出,多數參貸銀行,包括主辦的中銀、台銀都認為採用第三項較合理,理由是該建廠計畫五年來變更三次,建廠內容和當初簽約內容已有出入,在桂裕未來的建廠計畫未完成之前,參貸銀行態度已轉趨保守。

六十三億資金遭挪用?


不過,一家參貸銀行指出,雖然銀行團對整個建廠計畫一變再變有疑慮,但是,第一期 H 型鋼廠已可獨立營運,且該公司截至目前均繳息正常, 實在看不出會有問題的跡象。

就在聯貸合約變更沒有多久,桂裕的母公司爆發違約交割,主角正是桂裕董事長謝裕民,對照當初桂裕提出鋼廠興建計畫時,遭到黑函攻擊的四個重點,包括大坪數土地如何取得、如何找到中鋼、開發基金等重量級金主、效益評估過度樂觀等問題,現在回頭看,黑函似乎不是無的放矢,尤其從土地取得、公營銀行參貸,都出現民意代表介入關說的影子,足見這件投資案利益豐厚。

雖然桂宏因財務問題停工,不過,銀行團頗為慶幸,因為截至目前只撥貸了六十三億元,只占總聯貸額度的一成七,更何況,桂裕目前還正常生產當中,但經過這次事件,銀行團撥款將會更小心,已經暫時凍結第二期以後的資金,除非達到動用條件,否則不能撥款。

謝裕民已因涉嫌挪用公司資金,遭限制出境,其挪用的三十多億元資金,究係單純為桂宏股價護盤,還是有其他隱情?桂裕台中港鋼鐵廠興建過程,民代介入的程度到底有多深?就像五年前黑函所指,桂裕到底有何魅力,能夠號召中鋼、開發基金入股?民代、官、商、銀行在整個聯貸案裡又扮演什麼角色,相信經過抽絲剝繭,真相會越來越清楚。

延伸閱讀

闖進諾貝爾殿堂 平凡上班族蛻變獨角獸

2019-03-27

一國兩幣,還是一國一幣

2019-04-02

我的母親年紀大了!陪她最後一段,照顧她,才算是負責任?

2019-05-09

連小學生都起身連署反對修《逃犯條例》!「雨傘運動」2.0 將再現?

2019-05-31

哈林 想再瘋狂挑戰一次人生

2019-06-05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