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八十五年南港輪胎事件插曲 P.92

2000-10-01 01:07

國豐集團董事長林學圃日前因南港輪胎一筆土地買賣案,成為檢調單位鎖定調的對象,號稱「重整大王」的林學圃與許多過氣的主力一樣,都有過一段風光、輝煌的歲月,其中,比較少人知道的是,林學圃與陳水扁總統的愛將馬永成,八十五年、八十六年曾有過短暫的「交集」,在小馬「關愛的眼神」下,林學圃終將纏鬥多時的士電集團許家驅逐出境,入主南港輪胎。

不過,林學圃與馬永成接觸,也僅限於南港輪胎事件,全案告一段落後,林、馬間「船過水無痕」。接近總統府高層的人士說,林學圃與小馬的關係純係「任務編組」、「 case by case 」,雙方都達成任務後,關係即解體,如今林學圃有任何問題,都沾不上總統府的邊。

林、馬兩人搭上線是在八十四、八十五年間,林學圃透過中部地區一名橫跨黑白兩道的大哥穿針引線,與當時擔任台北市政府祕書室主任的馬永成認識,這名大哥同時是小馬的姻親,那時候,國豐集團與士林電機許家為了南港輪胎經營權正鬥得死去活來;林、馬結緣後,國豐與許家的戰局,一舉由原先的五、五波變為六、四波,林學圃幾已穩操勝算。

林學圃是在八十三年十一月間,挾著進入國豐重整成功,併吞楊鐵工廠的餘威,看上南港輪胎這家資產雄厚的老牌公司,開始從市場買進南港股票,林學圃原以為一切都會「手到擒來」,不料卻踢到鐵板,士林電機許家不惜以焦土戰術抵抗,林學圃投入近三十億元資金,結果卻弄得上不上、下不下。

八十五年三月間,南港經營權之爭進入決戰期,南港公司派----電許家向台北市政府建設局申請召開股東臨時會,但北市建設局早知南港公司派已決定三月二十七日召開股東臨時會,卻又核准國豐集團以股東名義,比南港公司派早一天,也就是三月二十六日自行召開股東臨時會,姑且不論北市府在這場經營權爭奪戰中扮演什麼角色,國豐集團就因為這「一天之差」,搶先選出新任董監事,入主南港輪胎大勢底定。

林學圃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坐上南港輪胎董事長寶座,主要目的是為了南港輪胎位於台北市南港區的廠地,這塊地緊鄰南港經貿園區,基地面積達四萬多公頃,業界估計潛在開發利益近百億元;果然,林學圃在八十五年氣走許家後,即以配合南港經貿園區開發為由,提出「南港太平洋生活廣場」的開發計畫,並向台北市政府申請將南港廠地由工業用地改為商業使用。

八十六年一月,北市發展局同意將南港輪胎土地變更案,納入南港區通盤檢討,理由是南港輪胎提出的開發計畫,能夠配合二○○一年的媒體博覽會;而如果南港未趕上這次通盤檢討列車,只能在下一波的地區通盤檢討中再檢討,而下一波通盤檢討則是在五年以後。

南港廠開發有望的利多,也成為南港股價上漲最大助力,南港股從八十五年底的五十六元附近起漲,八十六年四月二十四日創下二百零五元高價,短短四個月股價狂漲逾三倍半,難能可貴的是,南港股瘋狂飆漲,卻沒有爆出異常成交量,林學圃抱了滿手股票不賣,反而加碼買進,拚命營造股價上漲空間,可說是「用心良苦」,但股海無涯,抱滿南港股票的林學圃最後還是遭南港員工出面檢舉涉嫌掏空公司資產,挺不挺得過新政府的金融掃蕩,林學圃自己心裡恐怕早已有數。

延伸閱讀

美牛美豬、習近平持續進逼...小英承諾「留下一個更好國家」最迫切的「五大挑戰」!

2020-01-15

經濟衰退恐加劇 台股Q2仍有修正壓力

2020-03-25

台灣3度零確診!WHO首度公開讚美 台灣能否參加WHA卻避而不談

2020-04-18

卸下私募基金職務 楊弘仁再築生醫夢

2020-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