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南科「超級業務員」 ─ 戴謙 P.80

「 要不是為情所困,我也不想繼續待下去。」這是才克服了高鐵震動、園區淹水問題,近來卻又苦於台南鄉親不滿他「 一心兩用」,兼任高雄路竹園區招商工作的情緒反彈,去年一月才上任的南科籌備處主任戴謙,為自己留任迄今所做的註解。

不要誤會,這並不是說戴謙在台南科學園區裡偷搞「婚外情」,所以才捨不得離開,而是之前身兼成功大學生物科技研究所所長的他,一直想回到校園、重拾教鞭,但是卻因為放不下籌備處的同事,以及面對遲遲未完成招商的偌大園區,總是讓他心有所繫、不忍相棄。

戴謙讓黑鴨變白鴨 紅豬變黑豬

翻開戴謙的資歷會發現,他除了同時是南科與高雄路竹兩個科學園區的籌備主任之外,他還曾經做過省府農林廳副廳長、畜產試驗所所長。他大學念的是畜牧,畢業之後又到美國拿了遺傳學博士學位,也造就戴謙日後的職場生活,一直與生物科技脫離不了干係的宿命。

戴謙擔任畜產試驗所所長期間,由於專攻遺傳學的關係,引進多項基因改造技術,像是讓黑鴨變白鴨、紅豬變黑豬。戴謙說會進行這種「超級變變變」的實驗計畫,並非閒著沒事幹,而是暗藏借助研究進一步提升農牧產業的苦心,「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後,農牧從業人員是受到衝擊最大的一群,但是透過基因改造,絕對可以提升整體產業的核心競爭力。」

透過遺傳工程、進行基因轉築,可以使得動植物提高對疾病的抵抗力,甚至進一步強化肉質口感,像是剛通過農委會新品種命名,日前發表的雲南白鴨、台灣黑豬等,這些具有商業價值的新品種,都是出自戴謙的手筆,也讓他贏得「養鴨博士」的封號。


戴謙養鴨、太太養雞 但兩人不會雞同鴨講

對於外界的肯定,一向聲若洪鐘、坦白豪爽的戴謙,突然變得害羞起來,直說:「那都是第一名在誇獎第二名的啦。」

雖然口頭上說得謙遜客氣,不過現在即使在為南科工作,經常為了招商而四處奔波的戴謙,還是經常配戴他在畜產試驗所時特別設計的鴨領帶,以及造型特殊的「雞寶寶」領帶夾,出席各種公開場合,似乎顯示他對生技研究的「舊情難了」。

關於「鴨」領帶和「雞」領帶的來由,其實還有一段小小的典故。

由於之前戴謙和太太一樣都在農產試驗所工作,兩人的研究領域雖然都是家禽,但是物種選擇卻不同,戴謙專攻鴨子,太太則是以雞為研究重心,所以領帶代表戴謙,領帶夾則是象徵太座。

「領帶夾比較靠近心臟的位置,表示太太的一舉一動長在我心。」戴謙細細地解釋說明,難怪雖然兩人為了工作,總是聚少離多,夫妻間的感情卻一點也不會「雞同鴨講」。


精省後失去頭路 戴謙轉赴成大任教

在畜產試驗所一待就是二十年,戴謙為了幫忙中央處理口蹄疫事件,被拔擢到省府農林廳擔任副廳長。接著一九九八年因為精省,許多省府直屬單位都遭到裁撤,「頭家倒去,我只好自己重新找頭路。」戴謙半開玩笑地說。

由於戴謙本身正是台南人,在卸下農林廳副廳長的頭銜之後,一心想回到故鄉服務,正好當時國科會主委翁政義是戴謙念台南一中時的學長,在他的引薦下,成大又剛好打算成立生物科技研究所,戴謙就這樣因緣際會地接下創所的所長一職。

沒想到所長才當了半年,連位子都還沒「坐熱」,戴謙又被翁政義相中,「挖角」到台南科學園區出任籌備處主任。

本來戴謙想以「教職未滿三年不得外調」的校務條款「擋掉」,沒想到前成大校長吳京出任教育部長的時候,也是未滿三年,有了前例可循,這下子讓戴謙無從推託,只好再度由「學」轉「政」,做起老本行,重新吃起公家飯來。


南科背負龐大業績壓力 高鐵震動、淹水打擊不斷

只不過,南科籌備處主任這口飯並不好吃,光是一個招商動作,南科園區一、二期加起來就有一千公頃,再加上高雄路竹基地,戴謙所背負的「業績壓力」,就高達一千六百公頃,等於至少要靠四百家廠商進駐,才能將三大基地統統填滿。

由於南科基地「先天不良」,先是面臨高鐵震動、園區淹水的阻礙,接著又遇到斷層帶通過、華邦與矽統遷廠的雙重打擊,加上最近一年來全球景氣反轉,廠商投資意願低落的招商瓶頸,大大小小的風波不斷,逼得戴謙只好用盡氣力,從「後天」的改善措施下手,想辦法給它「撬」回來。

於是填土堆高,讓園區免於水患威脅,又在周遭興築了六座蓄水池,作為防洪之用,免得鄰居遭殃。至於在電力供應上,為了維持穩定供電,戴謙決定採用超高壓的多迴路供電,也在高鐵震動帶上,設計出不受震動影響的生技走廊,外界的層層疑慮、種種責難,都被戴謙的「巧手」一一化解。

作為南科的「土地公」,戴謙除了要解決園區內的疑難雜症,還得走出南科,主動出擊、向外招商。


南科主任是「錢少事多離家遠」

戴謙說,南科主任的工作,是「錢少、事多、離家遠」的最佳寫照,本來在成大當所長,一個月薪俸就有十二萬四千元,現在變成主任,不僅頭銜矮了半截,連薪水也只有約聘研究員十萬一千元的水準,平常走路上班的戴謙,現在每天要花四十分鐘的車程,才能抵達辦公室。

雖然如此,戴謙對於這份新挑戰還是表現得很投入,甚至連睡覺作夢,都會夢到在辦招商說明會。

難能可貴的是,即使在企業「登陸」蔚然成風,對岸向台商頻招手,祭出種種優惠措施的情況下,今年七月戴謙和國科會一起赴美招商,連手出擊的結果,還是順利引進十家外資,吸收到二十九億元的潛在資金,如果說戴謙是南科的「超級業務員」,倒是一點都不為過。

戴謙對招商不遺餘力,當官當了很多年、卻絲毫沒有官架子的他,總是願意花時間,很有耐心地和廠商們慢慢談,直到「磨」出成果為止。像是原本打算在竹科落腳的賽亞基因,董事長陳武雄最後就是被戴謙的誠意所感動,成為進駐南科的第一家生技公司。


當官常被罵 當教授可以罵人

希望能讓南科從蔗田變矽谷,在戴謙的強力動員下,目前已經有六十家簽約進駐,涵蓋晶圓、通訊、光電、精密機械和生物科技,總投資金額將近三百億元台幣。本來乏人問津的南科,也在奇美電子、聯電、台積電決定設廠後,漸入佳境。

當了二十幾年的公務員,已經五十二歲的戴謙,現在一心只想重回學術單位。戴謙笑笑地說,「我不想當官,因為當官總是被罵的機會多,回學校當教授,反而可以罵人,還是騙嬰仔比較有成就感。」

戴謙的最大願望,是能在明年一月屆滿兩年的借調期、完成階段性任務後,重返校園,不過以南科目前的公共設施完成七二%,招商進度卻僅達一五%,仍有上千公頃閒置土地的情形來說,戴謙距離夢想實現的那一天,似乎還有些遙遠。


南台灣生技團隊要讓南科成為生技新聚落

撰文:李宗莉

「很多人以為是因為我的生技背景,南科才會成立生技走廊,其實這是倒因為果,因為南科本來就有規畫占地五十三公頃的生技特區,才會找上我。」由於南科在高鐵震動帶上規畫了一條生技走廊,做為未來台灣生技產業的展示場所,也讓戴謙儼然成為推動南部生技產業聚落的最佳代言人。

為了替台灣的生技產業盡一份心力,在戴謙的「登高一呼」下,名為「南台灣生技產業推動團隊」的民間聯盟,就在今年年初順利誕生。

成員除了南科籌備處、農委會、台糖、台鹽等國家分支單位外,還包括了成大、中山、中正、屏東科大、嘉義大學、高雄醫大、南台、嘉南藥理等多所大學院校,以及奇美醫院、亞洲基因、台灣神隆、賽亞基因等私人機構,共計二十一家相關單位。

戴謙認為南科引進生技產業,除了可以達到南北平衡的高科技發展,同時由於生技產業具備低開發、低汙染、低耗能的「三低」特性,最適合地狹人稠、資源有限的台灣發展,規避掉過去竹科以製造業為主的缺點,更是政府在思考如何讓台資企業「根留台灣」時的最佳選擇。


戴謙小檔案

出生日:1949 年 8 月 20 日

現職:台南科學園區籌備處主任、行政院國科會研究員

學歷:台大畜牧研究所碩士、美國加州大學遺傳學博士

經歷:1998-2000 年成大生科所所長

1996-1998 年台灣省農林廳副廳長

1989-1996 年台灣省畜產試驗所所長

延伸閱讀

領中國身分證遭廢戶籍、委屈喊「健保和退休金都不能領」 邵子平何許人也?

2019-04-12

拉開與癌的距離!3大養生食材降血壓促代謝,遞減罹癌率最有效

2019-07-30

乳癌化療後,手脫皮、腳潰爛發臭...她靠中醫1招打敗副作用,抗癌更輕鬆!

2019-09-05

降膽固醇藥也要注意!這6種藥你有吃嗎?小心與柚子交互作用,引發腎衰竭

2019-09-11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