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沒有真相與終點的司法審判 P.28

近來司法院與法務部間的論戰,引發各界不少爭議,然而,這些爭論對實際的公理正義助益有限;多年來,有不少曾經轟動一時的案子,隨著時間逝去逐漸為人淡忘,但對當事人而言,這些一拖再拖、一審再審的案子,就如同壓在心中的大石,不知要何時才能卸下重負……

「司法案件的延宕,訴訟品質不良,法務部、司法院各該打五十大板」,一位資深法界人士對於近來法務部長陳定南與司法院祕書長楊仁壽的論戰,做了比較客觀的論解;但是,對於一大堆拖延八年、十年,幾乎快要被遺忘的陳年老案,當事人內心的煎熬,恐怕不是埋首一疊疊卷宗苦思如何審判的法官所能想像!

華隆案起訴至今十一年了,就在今年耶誕節,高等法院送給翁大銘一個「無罪」的大禮,不過,檢察官仍繼續上訴,但是,包括竹南購地案等四大案情,早已人事全非,不知要如何辦下去?榮星案起訴至今十四年,案情早被遺忘,八月間高院更四審宣判,當時擔任台北市議員的立委周伯倫改判有期徒刑六年、褫奪公權四年。由於案子一直沒有定讞,周伯倫一路下來,已經連任了四屆立委。

一位當年主跑榮星案的資深媒體人就形容,榮星案偵辦期間,檢調單位是「騎快馬」,進入審判程序之後是「坐烏龜」,誰貪汙收賄?誰圖利廠商?事實與真相如何,似乎已經模糊了。


檢調快馬鞭──審判如牛步

曾引起社會關注的捷運工程弊案,前捷運局長賴世聲更二審改判有期徒刑五年,距離八十四年間一審的無罪判決,已過了七、八年;而九年前因為台銀官舍案被起訴的前台銀總經理卜正明,則為了在有生之年獲得清白,每天運動養生保持健康;從中油廢水案、中山高工程到國防醫學中心弊案,身為「總統之子」的前唐榮公司總經理嚴雋泰,後半段人生幾乎都耗在打官司,所涉及的國防醫學中心、中山高等案逐一獲高院判無罪,這些案子現在都還在最高法院審理中。到底還要多久才會定讞?恐怕並非在立法院嚴詞辯駁「司法院沒有積案」的祕書長楊仁壽能回答的。

「法官應該要有獨立審判的空間」,這樣的呼聲,在台灣的司法改革喊了多年,多數民眾對司法機關的公正性仍心存疑慮。再看看這些拖了八年、十年以上的老案件,不願意「當壞人」的最高法院法官,違背了「只進行法律審、不進行事實審」的原則,動輒「發回更審」,讓案件一拖再拖。前屏東縣議會議長鄭太吉,因為在審理中對於被害人到底遭射擊幾槍的爭議,不斷發回更審,直到輿論連番批判才定讞。

不久前,深受國人關注的金融弊案,當各界質疑法院審理牛步化,法官有「縱放」金融大盜之嫌的批評時,楊仁壽在立法院答詢時竟然說,國內金融問題嚴重,出在整個政府政策方向走錯了,因為大量開放新銀行設立,各家銀行都在拚業績,結果逾放比過高,最後讓法院來收爛攤子,社會最應該同情的是法院。


檢察官、法官互看不對眼? 地方法院「躺」了一堆案子

這一次因為高雄市議會選出了官司纏身的朱安雄當議長,法務部長陳定南針對朱安雄的「個案」提出希望速審速結的呼聲,結果又挑起了司法院與法務部對於案件遲延的論戰。到底是檢察官辦案草率,未善盡舉證責任,還是法官辦案能力有問題,重大刑案才會一拖再拖?或是整個司法體制不健全,才會讓民眾失去信心?

楊仁壽說,檢察官因為有大批的檢警調人員可供調度,但法官只有一個人。司法院、法務部間先後兩度對於積案的爭辯,楊仁壽的說法讓人莫衷一是。

以上一回批判重大金融案件有延遲狀況,司法院後來立即主導各級法院提出一些「社會關注的重大金融案件」,包括中興銀行、廣三曾正仁及屏東信合社郭廷才等重大掏空案審理情況時,才發現一九九五年間起訴的僑銀超貸案,竟然在台北地方法院「躺」了六年多。不久前,台北地方法院一審判決梁柏薰一年二個月徒刑,這樣的事件似乎有讓民眾心生法院「不點不亮」,有壓力才會有進度。

實際看一看這些審理了十年、八年,依然沒有結論的案子,似乎更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主跑過司法新聞的記者,幾乎都寫過纏訟二十一年的伊朗軍購案,包括已故的前總統府祕書長蔣彥士都牽扯其中,這個民國七十年發生的案子,纏訟了二十一年,最高法院在二○○二年八月才駁回上訴將全案定讞。


拖延!──圖利了許多政要

前嘉義縣議會議長蕭登標因為表態參選立委,在二○○一年十月,他所涉及的諸多案件,經過冗長的審判程序之後適時判決定讞,讓蕭登標失去參選的資格。但是,同樣有案在身,在一九九四年因涉及正副議長賄選案的張榮味與許財利,卻還是順利當選雲林縣長、基隆市長。同樣有議長賄選案在身的現任立委顏清標,後來因涉及以公費喝花酒、貪瀆、教唆殺人未遂等案被收押後,由家人代為參選。

許許多多曾經受到社會各界矚目的重大刑案,到了法院的審理程序之後就逐漸被遺忘,宋七力當年被控斂財,台北地檢署起訴之後一審經過一年多宣判,但是,到了高院一擺又是三年多;同一時期發生的「太極門案」,已經換了多位法官還是沒有宣判。更早以前喧騰一時的職棒賭博案、龍虎爭霸戰,檢調單位費盡力氣將被通緝的楊登魁押解返國,不過,全案也是連一審都還未宣判。

這些曾經喧騰一時的案子,隨著時空環境的改變,隨著當事人的記憶逐漸消失,一般民眾看不到真相,當事人也盼不到終點定讞,有時候還會發現,案件已躺在法院裡熟睡多年了。

延伸閱讀

大甲媽遶境顏清標喊「免驚」 台大名醫憂疫情擴散籲停辦:別以凡人意念揣度媽祖

2020-02-24

傅崐萁重回國民黨的政治盤算

2020-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