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李敖暫時無法「我要尿尿」 P.38

李敖暫時無法「我要尿尿」 P.38

作家李敖由於罹患攝護腺癌,經陳文茜延介住入辜家所經營的和信醫院開刀,他在入院前嗆聲﹁辜振甫和辜濂松都被他罵過,住入﹃仇人﹄醫院希望不會被﹃暗算﹄……﹂同時也刻意提醒陳文茜:不論在其主持的節目或受訪時,一律不准提及﹁割﹂、﹁切﹂等字眼,﹁閹﹂字更是絕對不可用!

作家李敖由於罹患攝護腺癌,經陳文茜延介住入辜家所經營的和信醫院開刀,他在入院前嗆聲﹁辜振甫和辜濂松都被他罵過,住入﹃仇人﹄醫院希望不會被﹃暗算﹄……﹂同時也刻意提醒陳文茜:不論在其主持的節目或受訪時,一律不准提及﹁割﹂、﹁切﹂等字眼,﹁閹﹂字更是絕對不可用!

上述李敖住院前的獨白,其實是多餘與多慮的,因為和信醫院僅是辜家投資的企業而已,在商言商純為賺錢考量掛帥。以辜振甫本人而言,他罹患癌症開刀動手術,是捨近求遠搭專機到德州休斯頓治療,根本不考慮在自家診治,則哪有﹁暗算﹂的可能。至於陳文茜的言行,連家中愛犬都敢名之為﹁李敖大哥大﹂,其餘更不在話下。

在動手術之前,李敖透露準備寫本︽陰莖遺言︾,深恐住院前打油詩的﹁引刀逞一快,人心大快,仇者先快,親者後快;不負少年頭,浪子回頭,為了大頭,苦了小頭﹂一語成讖。結果九十鐘手術動完後,除了吉人天相證實第二期攝護腺癌並未擴散轉移,﹁性功能及性神經恢復期需三至六個月﹂外,惟一較不便者可能是﹁小便功能需費時兩個月才可以恢復﹂。

對於這種﹁老人病﹂的後遺症,李敖早在一九八一年便曾先知似地寫過﹁我要尿尿﹂一文,除有感而言述及佛洛伊德假設人格發展的五階段中,第二階段便是﹁人從排泄中獲得滿足﹂,然後又提到﹁莊子說道在尿中,的確尿中有道,此乃﹃尿遁﹄之正解﹂,最後還寄望﹁他年尿尿於五湖四海,不亦快哉﹂,堪稱是先知型作家,早就預知本身在二十三年後的際遇,真令人折服!

延伸閱讀

五月天回到初衷 跟20年前的自己相遇

2016-07-28

五月天:當你開始複製自己 歌再好聽也會打折

2015-08-27

獨家! 閉關宣言 MAYDAY五月天

2015-08-27

五月天高雄義唱 他們是幕後功臣

2015-01-08

2013年財經風雲人物 台灣之光

2013-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