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倒扁運動 最終只成就了施明德?

倒扁運動 最終只成就了施明德?

倒扁總部六天創造募集一億一千多元捐款的奇蹟,這股民氣讓被倒的陳水扁都感受到了。但是,施明德還需要創造第二個奇蹟,估計需有三十萬人上街頭,才能長期抗戰,逼扁下台,否則倒扁運動將成明日黃花。

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九月九日將發起三十萬人在凱達格蘭大道上靜坐倒扁,陳水扁總統前往南太平洋訪問前公開表示,對倒扁群眾的訴求,「包括我自己也聽到了!」但是,陳水扁也告訴親近他的政治盟友,他會以堅強的意志力,對抗一波波的政治倒扁勢力,絕不輕易請辭下台,除非司法能證明他有罪。

從八月十六日開始一人一百元的倒扁捐款行動,施明德沒想到,短短六天內,就募集到新台幣一億一千一百多萬元的承諾金,其中最高捐款只有兩筆兩萬元的金額,每張匯款單存根聯都註明不同名字。施明德原本以為要一個月才能募到的數字,竟然在六天內達成。這項成績,不但震撼總統府與民進黨核心階層,同時打破所有民進黨曾發動的募款紀錄,也給了施明德信心。

但是,當倒扁總部為六天募一億多元的紀錄而沉醉在興奮的氣氛時,倒扁運動的隱憂卻逐步成形,內外環境愈來愈讓這次的倒扁活動,熱鬧有餘,但影響力與實際效益恐怕未如預期。


外資傾向倒扁和平落幕

首先外資就從八月二十九日開始,用實際動作對倒扁運動表態。倒扁行動的影響力與外資對台股的態度,在八月二十九日剛好呈現互為消長的巧合氣氛。在百元捐款最熱的一周,台股下跌、外資賣超,六天募集一億多元的民氣,讓外資對台灣政局充滿疑慮,也因而對加碼在低檔徘徊的台股裹足不前。

但當倒扁總部陸續發布要以紅衣倒扁、一人一信,到從九月一日起連續三天的試靜坐活動,外資卻從八月二十九日起,到九月四日間連續買超新台幣三百九十四億三千三百多萬元,顯示外資對台灣社會的倒扁活動做了和平落幕的預判,並對未來的局勢顯得較有信心。

同時倒扁總部內部的歧見因發言人賀德芬公開批評活動負責人范可欽,凸顯出倒扁總部原本凝聚的民氣有轉弱趨勢。


倒扁總部內訌恐弱化民氣

賀德芬一直覺得倒扁運動要做得悲壯,才能感動人心;她也不喜歡廣告名人范可欽提出以紅色做為倒扁的主色調,因此在第一天試靜坐當天,直言批評「後來的人不了解運動的主軸,當成個人展示創意的地方」,倒扁總部甚至必須撥出人力專門處理賀德芬所製造的狀況,並找來前民進黨社運部主任張富忠取代賀德芬原本發言人的角色。

倒扁總部幕僚指出,范可欽選擇台灣政治光譜中最忌諱的紅色做為倒扁的主色,包括新象藝術負責人許博允等人都曾在倒扁總部工作會議上強烈質疑范可欽。許博允濃濃的捲髮為此顫動,用沉重的聲音逼問范可欽,「黑色、白色、這麼多種顏色,哪種顏色不好用?為什麼要用紅色,會被扣紅帽子的。」

但是范可欽則以嚴肅的口吻說,他真的覺得用紅色最好,紅色代表憤怒,而且阿扁的國務機要費是被台灣紅李慧芬踢爆的,用台灣紅是最好的顏色。許博允追問,「你真的這樣想?」范可欽說,「我真的這樣想。」范可欽要用台灣紅對上陳水扁,會議上不少人露出會心的微笑,後來許博允也接受了。

雖然賀德芬事件只是倒扁總部內一場茶壺裡的風暴,但同時也造成倒扁總部內訌的印象,讓民進黨高層暫時鬆口氣,不用擔心倒扁總部的民氣一路上揚。

百萬反貪腐行動成軍,施明德雖是這場倒扁運動的領航雁,但一如張富忠所言,這場百萬人倒扁行動是人民推著運動跑,是先有群眾後有發起人;是時勢造英雄,而非英雄造時勢!

施明德倒扁運動的第三個隱憂,是施明德決定揚棄傳統動員群眾方式,但卻無法掌握繳了一百元倒扁承諾金的群眾,會有多少人真的走出來。

過去台灣群眾運動多半由民進黨發起,而民進黨發動群眾的方式,向來是先在全台二十一縣市部署動員,再用遊覽車將群眾載上台北。但這一次倒扁總部沒有遊覽車動員,也放棄在全台設立動員的聯絡站,施明德準備只靠報紙、電視和網路做宣傳動員,打一場不一樣的群眾運動。

一位倒扁總部核心幕僚透露,倒扁行動最大的挑戰,是如何組織如一盤散沙、不知人在何方的群眾?試靜坐、寫信給檢察官都是為了九月九日熱身,當天行動的關鍵目標是三十萬人。

「三十萬」並非憑空想出來的數字。倒扁總部核心幕僚說,他們派人計算過,從林森南路、仁愛、信義路到愛國西路前,所有道路面積可以容納約二十四萬人,這還不包括中正紀念堂。


九月九日三十萬群眾靜坐?

目前倒扁網路連署參與靜坐的人數有十萬二千零六十七人次,另外倒扁總部也由社會大學基金會董事長呂學海負責,透過網路發起成立「三一九鄉鎮倒扁基地台」,每個基地台要負責找一百人參與倒扁靜坐。但是,九月九日,會不會有三十萬人身穿紅衣坐在凱達格蘭大道上呼喊著,「九月九,阿扁做不久」?施明德沒有答案,他只是浪漫地選擇相信會有三十萬人走上街道靜坐倒扁。

即便如此,阿扁就真的會下台嗎?阿扁畢竟是依據憲法產生的總統,也因為憲法保障而有恃無恐。但張富忠則認為,只要九月九日靜坐的人夠多,阿扁就有可能被逼下台,因為這場倒扁運動,將無法以過去的經驗來推測後來的結果,這次的力量充滿任何可能的想像空間。

 

延伸閱讀

施明德倒扁運動產生保扁副作用

2006-10-12

李登輝左打扁、右防馬的兩手策略

2006-09-28

「綠頭藍身」的街頭形變

2006-09-21

老革命施明德讓馬英九邊緣化

2006-08-17

蔡英文打進群眾運動大聯盟

2008-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