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綠頭藍身」的街頭形變

「綠頭藍身」的街頭形變

九月十五日的百萬圍城雖然撼動全台,但是倒扁運動本質上是綠頭藍身,卻未真正跨過藍綠的界線,也因此施明德雖然能圍困玉山官邸,令民進黨焦慮,卻還不足以逼扁下台,也讓阿扁還有喘息的機會。

從凱達格蘭大道到台北車站,(補破網)、(望春風)等台語歌曲在靜坐現場一首又一首播著,部分群眾困惑與不適應的眼神一閃而過,馬上又跟著主持人高喊「阿扁下台」……,這場震撼台北街頭的倒扁運動何去何從,全台灣都拭目以待。

其實,如果把倒扁總部視為一家公司,施明德顯然身兼董事長與CEO,決策小組接近只具橡皮圖章功能的董事會,藍軍政治人物像是有名無實的股東,出身綠營人士才是帶兵打仗的各事業群經理。

施明德所領導的倒扁總部最特殊之處,在於「藍色身體,綠色腦袋」。掛名參與的一堆藍軍立委皆無實權,群眾運動經驗豐富的施明德、簡錫、張富忠、王麗萍等綠營人士才是靈魂,帶著泛藍色彩強烈的群眾不斷往前衝,讓這場運動成為台灣社運史上最獨特的「綠頭藍身」混合體。


烏合之眾?以施明德為首的單線領導

八月中旬,施明德在二二八公園舉辦「百萬人民倒扁運動」起跑記者會時,出現王聰松、陳文輝、魏耀乾等前民進黨立委,以及當過民進黨台北市黨部執委的尚潔梅等前綠營人士,施明德幕僚當場看傻了眼,私下跟媒體記者拚命澄清:「我們根本沒有邀請這些人,他們是自己冒出來的……」。

儘管不在原先的發起人名單,施明德還是決定「照單全收」,只要有來的,不論形象好壞,全部一一公開介紹,有些媒體還因而把這些人視為倒扁運動核心要角。施明德口中的「烏合之眾」,就在這種沒有人搞得清楚狀況的情勢下倉卒成軍。

施明德這位CEO始終認為,他自己坐牢二十五年的經歷、美麗島戰神的英雄形象,就是倒扁運動最大的「圖騰」象徵。因此,他在尋找核心幹部時,只是依據「功能性」進行分工,由社運經驗豐富的簡錫負責指揮系統、當過立委的王麗萍負責組織動員、當年黨外雜誌健將張富忠負責新聞聯繫,這群「綠色班底」再加上廣告怪才范可欽、活動大將許博允,才是倒扁運動的運作樞紐。

儘管如此,施明德在組織架構上仍然廣開大門。九月九日凱道倒扁靜坐登場後,倒扁總部的副總指揮一口氣納入高金素梅、李永萍、林郁方、蘇盈貴、李新、韓國瑜等多位藍軍政治人物,但是藍軍人士從未成為倒扁總部決策核心。

值得注意的是,倒扁總部這家公司雖然採取「單線領導」模式,但因施明德不願過度介入內部協調,因此也常讓外界感覺「令出多門」。事實上,不論是前後任發言人賀德芬、范可欽的內訌,或是范可欽宣布「遍地開花」計畫卻被施明德否決,倒扁總部這群「烏合之眾」只有一個最大的共通點:「大家誰也不服誰,只聽施明德一個人的話」,而施明德的戰略正是,以昔日民進黨的群眾運動策略,挑戰今日的民進黨。


一新耳目? 綠營思考藍營群眾適應中

把場景拉到九月十六日台北車站前,王麗萍在風雨中用嘶啞的聲音對靜坐群眾喊話:「我們來放台語老歌,讓民進黨人士來到這裡覺得習慣,我們歡迎民進黨人士出來倒扁好不好?」接著,王麗萍帶動全場唱起(補破網),並且播放(望春風)等多首台語歌曲。

在施明德等人的策畫下,倒扁運動從九月九日一路唱起黨外時代膾炙人口的(美麗島),原住民歌者胡德夫渾厚的歌聲,讓這首當年國民黨政權禁歌,在以泛藍群眾為主的凱道抗爭重現江湖。到了九月十七日晚上,施明德在台北車站前的舞台上,大聲唱出昔日最出名的台獨禁歌(黃昏的故鄉),則更讓這場運動的「綠頭藍身」特色完全彰顯。

事實上,倒扁群眾對於這群「綠色班底」並非全無疑慮。王麗萍在凱道前一度脫口而出「台灣國」,部分群眾立刻包圍指揮中心要求王麗萍道歉,甚至大聲質疑:「這是不是倒扁總部的真正目的?」相形之下,國民黨立委雷倩在現場喊出「中國人」卻贏得不少掌聲,這才是倒扁群眾自然流露出的某種「底線」。

倒扁運動雖有綠色思惟,但主體仍是藍色群眾。這場「綠頭藍身」的實驗,雖然施明德的悲劇英雄形象再度攀上高峰,可惜的是,這場運動只停留在阿扁個人去留層次,並沒有帶動社會價值辯論、民主制度改革,使得「綠頭藍身」的運動創舉迄今並未產生足以感動不同立場人民的力量,跨越藍綠的差異,也讓被倒的陳水扁總統還有喘息的機會。

 

延伸閱讀

神祕暗巷裡的最強政團

2016-12-01

施明德倒扁運動產生保扁副作用

2006-10-12

李登輝左打扁、右防馬的兩手策略

2006-09-28

倒扁運動 最終只成就了施明德?

2006-09-07

老革命施明德讓馬英九邊緣化

2006-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