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國民黨狂贏可能陷多頭政治亂局

國民黨狂贏可能陷多頭政治亂局

若林正丈、孫蓉萍

焦點新聞

589期

2008-04-03 09:05

民進黨對國民黨「贏了意識形態輸了政治」;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這種論述是陳水扁政府這八年來的主流,這次大選「中國」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馬英九說「我燒成灰都是台灣人」,由此可以看出這確實是主流論述。

編按:若林正丈是東京大學教授,長久以來研究台灣政治和台灣近代史,這次總統大選前也特地到台灣觀察選舉情勢,並且在第一時間看開票情況。

選後,他為《日本經濟新聞》、《朝日新聞》、《信濃每日新聞》等媒體撰文分析台灣的大選結果和政治情勢,觀點獨到。本刊特別摘譯其中的精闢見解,以嚮讀者。

國民黨的馬英九在台灣先前舉行的總統大選中大獲全勝。二○○○年出現歷史性的政權交替,陳水扁總統做了八年後,繼今年一月立法院選舉,如今執政的民進黨再度慘敗。這種結果如果勉強用一句話來表達,就是民進黨對國民黨「贏了意識形態輸了政治」。

所謂「贏了意識形態」,就是很多人常說的,我是台灣人,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這種論述是陳水扁政府這八年來的主流。這次大選「中國」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馬英九大膽地向主流靠攏,說「我燒成灰都是台灣人」,由此可以看出這確實是主流論述。


 
國民黨以李登輝戰術大勝

國民黨大膽採取向認同台灣人身分靠攏的戰術,其實是一九九六年李登輝參加史上第一次總統大選時採用的戰術。國民黨在認同身分政治方面,戰術上回歸李登輝路線,重新拿回政權。

李登輝曾說:「生為台灣人,卻不能成為自己土地主人翁很悲哀」。民進黨台灣國族主義的根本所在,是台灣人民的願望,也就是不想重複因地處大國旁,以致近代一直被外來者統治的歷史,希望自己的命運自己決定。民進黨八○年代靠著「台灣前途住民自決」的口號,代人民說出這個願望而躍上政治舞台,並一路成長。這個願望也在民主制度中扎根。

所謂民主主義,就是選民的共同體承認自我決定的主權性權力,所以四年一次的總統大選,也可以說是藉此實踐所謂的「台灣自決主義」。我說「贏了意識形態」中的意識形態,指的就是這個,而不是陳水扁政府提出的「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的公民投票」等台灣獨立的激進路線。人民已接受了「台灣自決主義」,這不是民進黨的專利了。

另一方面,民主體制也是一種統治體制,統治者如果不展現一定程度的成績,即使他是正統的民主化推動者,他的政府也可能失去人民支持。蘇聯瓦解後誕生的新興民主國家常可以看到這樣的例子,民進黨的失敗也屬於這一類型。

大家都認為民進黨的敗因在於經濟。IT產業順利成長,總體經濟的表現並不壞。可是台灣和其他受全球化影響的地區一樣,這些因素無法改善一般人民的生活。自己是台灣人而不是中國人,我可以有這種認同,可是認同不能當飯吃。


 
選民對陳水扁政府失去信任

此外,選民對統治者、也就是對陳水扁政府已經失去信任。陳水扁的激進路線也未能達到提升國際地位的期望,而且也使得與美國的關係惡化。陳水扁親信和家人的腐敗事實也浮上台面。接受民進黨提倡的「台灣自決主義」、但不支持他當統治者,這樣的選民愈來愈多,以至於民進黨落敗,這就是「輸了政治」的意思。

那麼「輸了政治」有可能變成「連意識形態也輸了」嗎?各位回憶過去,民主化進步和金權政治蔓延後,中國國民黨的國家主義敗給了原本與利益政治無關的台灣國族主義勢力,就知道反之亦然。

民進黨繼在立法委員選舉中大敗之後,總統大選也大敗。部分選民還是擔心總統和立法院將出現國民黨獨大之虞,並擔心台灣快速向中國靠攏。

選戰結束後勝選者的首要責任是設法讓社會融合,組閣和就職演說中是否有促進融合的對策,正受到各界矚目。此外,為了維持能夠消弭這些疑慮的民主體制,民進黨要盡快重新調整姿態,雖然位居少數,仍要彰顯在野黨的存在。

我認為台灣和中國將來應該會進一步經濟交流。不過,雖然中國不可能對呼籲「維持現狀」的馬英九視而不見,但馬英九曾經要求重新評價六四天安門事件,對於西藏暴動事件,他也提到可能因此抵制北京奧運,而且以往民進黨說「台灣的前途由台灣人決定」,馬英九也有同樣的自決言論,對中國來說,馬英九也不是位好對付的政治家。中國應該還沒決定對於馬英九的因應方針。

一般認為陳水扁下台的確能緩和中國和台灣的緊張關係,可是台灣要怎麼動作,還是要看中國的態度,加上發生西藏的問題,北京奧運結束前台灣應該少有大動作。


 
馬英九得極力修補美日關係

至於和日、美的關係,負責台灣安全的台灣新總統第一步當然是要「先聽華盛頓的話」。連陳水扁第二次當選時都這麼做。一般認為美國政府對於馬英九改善對美關係的姿態,將有所回應,日本、歐盟、東南亞國協等國應該也會對此表示歡迎。

馬英九在台北市長任內就努力建立日本的人脈,但大部分還要靠現在才開始的努力。而且人才世代交替,殖民地時代延續至今的「親日」人士未來會陸續消失,這也意味著對日本來說,不論從人脈面或心理面來看,都要有重新來過的心理準備。

馬英九採用李登輝的戰術奪回政權後,國民黨精英分子腦中勾勒的畫面,是已故前總統蔣經國的統治。當年他在國際逆境中仍堅持發展經濟,奠定了今天台灣經濟的基礎。支持者這八年來一直批評陳水扁,希望藉馬英九當選,國民黨奪回政權,這些人也期待蔣經國的治理方式。

馬英九靠民主選舉當選總統,正統性比蔣經國更強,因此條件更完備,國民黨在立法院占壓倒性多數的情勢下,得以起用好人才、選擇好政策,如果外部環境順利,經濟還能復甦,政治情勢穩定。

只是正如國際媒體曾形容蔣經國是「(台灣的)強人」,他在國家統治機構各部門都有極強的領導力,馬英九並不是這一型的領導人。

國民黨在國會中握有壓倒性多數,反而使總統府、內閣、國會,及國民黨中央形成多頭政治,即使能藉由國會運作將民進黨邊緣化,也可能演變成險惡的政治局勢。在民主政治中,贏太多也有贏太多的苦惱。

延伸閱讀

卸任前拚馬習會 馬英九框得住蔡英文?

2015-11-12

可以馬上打天下 不能馬上治天下

2008-03-27

老革命施明德讓馬英九邊緣化

2006-08-17

誰才是真台獨?蔡英文要連任,必須通過的3個考驗

2019-01-04

全面解析韓國瑜的暴起暴落:為什麼台灣社會在2018年之後,會出現瘋狂的「韓粉」

2020-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