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李界木、辜成允、林百里的三角習題

李界木、辜成允、林百里的三角習題

蔡育慈

焦點新聞

shutterstock

620期

2008-11-06 11:42

李界木,這位早在一九六○年代就投入台獨運動的環境科學專家,靜默地當了五年新竹科學園區管理局長,卻因為台泥董事長辜成允主動提供匯款帳戶資料,一夕之間知名度大增。

要不是新竹科學園區龍潭基地的徵收過程爆出弊案,李界木現在應該在家鄉宜蘭享受著恬靜的退休生活。

 

李界木遭收押禁見的消息在竹科傳開後,園區廠商主管與管理局員工回憶起這位前局長,評語各不相同,但是共同的感言是「他從沒搞清楚過我是誰」。

 

竹科管理局長這職位可大可小,公務員體系是簡任十三職等的政務官,政黨輪替時隨著內閣總辭。創立至今將滿三十年的竹科,在前二十年,管理局長掌握的資源與管轄業務非常豐富,舉凡土地徵收、廠商入區審查、公司開工檢查、廢棄物處理,小至區內廠商的宿舍分配、紅白帖子等活動,無一不攸關廠商的切身利益,因此竹科廠商大多維持與管理局長的密切熱絡交情。近十年,隨著南科與中科逐漸開展,竹科的入區廠商與營業額成長都步入高原期階段,相對而言,局長一職的政績表現也就不若當年高速成長期那般風光。

 

竹科管理局真正把局長一職做得活潑熱鬧者,當屬第三任局長薛香川,也就是現在的行政院祕書長。他前後在副局長、局長任內長達十年,這期間又剛好是竹科起飛成長時代,他與廠商各階主管多半有著革命感情。近二周來,談話性新聞節目討論竹科龍潭基地弊案,名嘴們每每提及,「當年國民黨執政時,竹科管理局就已評估過龍潭這塊地,並拒絕過辜家要求徵收達裕園區的要求」,這位決策主管就是薛香川。之後他高升國科會副主委,續任的局長先有中央大學教授王弓,後有國科會精密儀器發展中心主任黃文雄,也都延續著與廠商密切友好的關係。

 

頗有宅男性格  不愛與人交陪  朋友設限

 

直到李界木上任,他近乎「宅男」的性格,令廠商不知道該怎麼與他交朋友。一位竹科資本額數百億元的電子大廠公共事務主管就回憶,李界木在任的五年多,他不知在多少場合遇到,都會遞上名片自我介紹「我是xx電子某某某,局長您好」。但李界木的眼神,看不出他是記得你、不想理你,還是全然忘記你。同樣的評語,也出現在眾多管理局員工、及主跑管理局的媒體記者口中,完全是個「人痴」。

 

業者還形容李界木推動政策有點「少根筋」。例如他曾經率團前往俄羅斯考察,回台後在一次討論科學園區創新環境的座談會中,就建議由俄羅斯提供土地,台灣前往當地設立整體產業的基礎建設,以政府設立專款名義進行推動,還建議讓台灣廠商到俄羅斯設立研發部門。現場參與座談的竹科業者,聽了李的想法直覺是「天外飛來一筆」。

 

但李界木在新竹科學園區也不是全然不交朋友。他在竹科主要來往廠商代表,大致分為兩群,一是在園區屬於親綠企業主,二是同鄉宜蘭幫。例如曾同列黑名單、數十年始終無法回鄉的文佳科技董事長吳啟昌、宜蘭出身的前光磊科技總經理林明德、天瀚科技董事長陳振田及董事陳振茂兄弟等。

 

竹科位於中山高交流道旁的光復路大門口,五年前架設起數十支LED變色燈柱,晚上會出現色彩繽紛的顏色轉換,與中國大陸二級城市常在大橋或湖畔景點裝設變色LED的裝置藝術非常類似,這正是光磊科技的產品,在李界木主掌科管局時以優惠價購入裝設。

 

管理無為而治 追求仕途  野心藏不住

 

在管理風格上,李界木幾乎是無為而治,上任後只帶了一位祕書,及環保署副署長任內的幕僚江世民。與李界木一樣是環保博士的江世民,在李就任後一年升任竹科管理局主任祕書,曾是管理局最為呼風喚雨的主管、李界木的分身,不過卻在李界木退休前,先轉往台南縣擔任環保局長。

 

雖然對內管理少給壓力,但李界木還是對仕途頗有規畫,他陸續促成中科與龍潭基地的行政作業後,二○○四年三月阿扁再度勝選,李界木順勢表達成立「產業總署」的想法。原本科管局是在國科會轄下的二級單位,他建議將包括南科、中科在內的所有科學園區,加上工業區及加工出口區,都畫為產業總署轄下,直屬於行政院,如此更能對廠商需求直接、有效率的處理。這項提議,讓他意欲一統台灣各類工業區的想法瞬間放大,卻也瞬間被消音。 

 

李界木在二○○六年中自科管局退休後,還有一樁未「了結」的心願,就是竹科宜蘭基地是否能順利啟動。原本國科會已編列七十多億元園區作業基金預算徵收用地,在去年底遭經建會決議暫緩,至今懸而未決。

 

如今李界木重案纏身,要看到故鄉宜蘭也有園區落腳,已是難上加難了。

 

建廠選龍潭  林百里有苦衷


廣達董事長林百里在10月底有兩場公開活動,一是英特爾與經濟部簽訂WiMAX合作協議記者會,一是新竹清大台達電捐贈興建「台達館」的動土典禮。兩個場合,林百里在活動尚未結束就快步離開會場,遠離媒體追問。

 

媒體追問的焦點,主要在當年他主導投資的廣輝三廠,正是竹科龍潭基地匆促徵收後第一家進駐大廠,似乎辜家匯錢、國科會徵收等,都是為了林百里廣輝三廠而火速服務。

 

事實上,廣輝三廠當年是先選擇台塑集團規畫位於桃園觀音鄉的「桃園科技園區」落腳,在2003年4、5月間,林百里還與桃園縣長朱立倫共同出席活動,宣布將購置四十公頃桃科建廠用地;到了當年底,廣輝卻忽然決策大轉彎,讓台塑高層頗為錯愕,還好廣輝高層也曾向台塑致歉,表達不得不改往龍潭設廠的「苦衷」。

延伸閱讀

竹科 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

2016-02-04

淘金.來去高雄!

2008-05-01

為何台灣淪為 蚊子館王國?

2017-12-28

桃園縣 台灣人的新聚寶盆

2009-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