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牛年中國經濟為何有驚無險?

牛年中國經濟為何有驚無險?
即使中國政府經濟保八運動可能失敗,中國仍是全球09年經濟成長率最好的國家。

乾隆來

焦點新聞

攝影/陳永錚

633期

2009-02-05 15:21

衝過了驚濤駭浪的二○○八年,全球投資人仍無法放鬆戒心,因為○九年仍有許多難關橫亙眼前,其中又以經濟霸權中國的動作備受矚目,與美國的關係、四兆元人民幣救市方案能否保住八%成長率,左右全球投資市場的神經。

編按:金融海嘯引爆全球金融秩序的重整,帶來全球經濟成長的高度不確定性,這場由美洲國家惹的禍,讓在亞洲的中國、俄羅斯、韓國三大過去最具有成長動能的市場,面臨了不同的財經困境,他們將如何解決各自的難題?

尤其中國顯然難以保持過去以來的高度經濟成長率,而與美國的經濟互動關係,更是敏感微妙,洞見觀瞻的程度,備受世界各國的關注。而過去以來以主權基金、私募基金等面貌在世界各國呼風喚雨的資金潮,也將轉型易貌,出現重大變革。

值此非常時刻,本刊特別整理出歐美系的五大金融業巨頭聯手為○九年金融市場把脈的最新看法,以及中俄韓財經首長為拯救自身經濟所開的藥方。

在此嚴峻的情勢,且看這些掌控全球市場脈動的主要玩家如何問診今年的財經情勢。

二○○九年,全世界都在看中國!在美國連續兩季經濟負成長、全球股市在元月再度下挫的悲觀氣氛中,只有中國仍然高舉成長的大旗,舉國上下齊心高喊「保八」(確保經濟成長率超過八%),企圖心與意志力都堪稱世界第一。

槍打出頭鳥,想要鶴立雞群當然充滿了風險,從各種跡象顯示,中國經濟的確出現許多令人擔憂的警訊,美英俄強權,也充滿了看中國笑話的心態,許多人等著看高舉「保八」大旗的胡錦濤、溫家寶政權,會不會摔個四腳朝天?

剛剛過完十天的春節長假,剛剛上任的歐巴馬政府,就已經與胡錦濤、溫家寶吵得不可開交了。美國財政部長蓋特納在走馬上任之前,先開炮警告北京,說總統歐巴馬認為中國持續操縱人民幣匯率,未來將積極運用各種可行的外交手段,促使中國改變操縱人民幣匯率的作法。

這種指責讓胡錦濤、溫家寶火冒三丈,過年期間的一月二十八日,溫家寶在瑞士達沃的世界經濟論壇中,毫不客氣地指責,美國金融體系的問題是此次全球金融海嘯的元凶,溫家寶批評,經濟危機的源頭就在「過度擴張的金融體系、盲目追求利潤的心態、政府監管的失敗、無法持續的成長,以及過低的儲蓄加上過高的消費。」字字句句都指著美國的鼻尖上罵,這是中國領導人首次強硬指責美國應該為經濟危機負責。

接著歐巴馬給胡錦濤同志拜年了。歐巴馬算是禮數周到,選在農曆年期間以熱線電話拜年,祝賀中國政府與人民國運昌隆,感謝中國去年對美國的各種支持,也確認中美在經濟與政治議題上利益與行動一致。不過,歐巴馬雖然沒有在傷口上撒鹽,卻也沒有忘記匯率問題,還是又向錦濤同志提醒了一下,「全球貿易失衡的問題,應該要修正」。

 

支柱一 與美關係不致擦槍走火


蓋特納突然升高與北京政府的衝突,不是一時衝動,溫家寶幾乎是立即而且強硬地回應,也不只是為了出口氣。中、美關係在金融海嘯肆虐超過半年之後,已經出現重大的危機了。

眾人皆知,中國是美國公債最大的買家,中國高達兩兆美元的外匯存底,一直是美國公債市場最大的買主,而原本已經深陷財政危機的美國政府,先是喊出七千五百億美元的救市資金,接著新上任總統歐巴馬又丟出八千一百多億美元的振興經濟支出,這些都需要中國這個超級大買家繼續支持,否則稅收銳減、支出暴增的美國政府,很快就會陷入無以為繼的窘境。

中國政府雖然大聲對外宣稱支持美國,但是從去年八月美國房利美、房地美出現破產危機,中國政府就已經偷偷降低對美國公債的持有,對於二房公司發行的債券,即使有美國政府背書,中國從七月開始就已經呈現淨賣出,每月賣出四十到八十億美元(之前是每月淨買入五十至一五○億美元);更令人驚訝的是,中國連美國政府公債也開始脫手,去年十一月賣了一百億美元的政府公債,十二月以及今年一月更持續賣出,累計已經賣超三百多億美元了。

與高達一兆兩千多億美元的庫存相比,一個月賣超個一兩百億美元似乎沒什麼大不了,但是這段期間中國的貿易順差仍然持續在增長,而且,中國的中央銀行、中國人民銀行還持續在美國公債市場上,技術上做了幾個令當時的美國財政部長鮑爾森極為憂慮的動作,中國的買盤縮手,加重了美國財政部與聯邦準備理事會的負擔,「中國資金走了」成了歐巴馬政府一上台,就必須面對的嚴苛挑戰。

 

支柱二 跌深陸股再跌空間有限


但是,胡錦濤、溫家寶有實際的困難,從去年開始,中國對美國的投資「投什麼、賠什麼」,買入美國黑石基金賠大錢、參加摩根士丹利增資也賠大錢,連放在號稱最穩當、是全世界貨幣基金鼻祖的保本基金Reserve Primary Fund,也因為商業本票市場的急凍,五十億美元的資金竟然無法贖回,中國外匯存底是美國二房債券的最大持有者,結果二房公司幾乎倒閉,一連串不間斷地虧損,讓主管金融的副總理王岐山、總理溫家寶決定,不再大幅增持美國公債,同時暫停所有對美國公司的股權投資。

胡錦濤、溫家寶現在已經了解,中國經濟問題,比起半年前所了解的要嚴峻許多。就以經濟櫥窗上海為例,上海從去年九月開始,財政收入就出現警訊,到了十二月,幾乎所有的財政稅收項目,都呈現負成長的紅字。這些重要的稅收項目,例如政府賣地收入減少還可以了解,接著企業所得稅減少,就令人擔心後續失業率攀升的問題;但是到了十月底,連關係商業交易的營業稅收也陷入負成長,到十一月底,只剩下個人所得稅還能維持正成長,其餘所有重大稅收項目都已經是紅字,估計到十二月底,與去年同期相較,上海市的稅收將出現八%至九%的負成長,這是從一九九一年以來最嚴重的一次衰退。

到了二○○九年元月,各種警訊有如洪水氾濫般湧向中南海,元旦之前,瑞士銀行出清所持有將近三十四億股的中國銀行股票;元旦之後,美國銀行賣掉手中持有五十六億股中國建設銀行,然後香港首富李嘉誠也接著申報賣出,李嘉誠賣掉以基金會名義持有的二十億股中國銀行股權,加起來賣出將近新台幣二千億元的大陸金融股。

這麼巨額的金融股賣盤,估計為了避免連鎖崩盤效應,中國政府肯定動員了不少海外機構的資金來護盤,當然包括接手這些外資大銀行的賣盤在內。但是出問題的不只是銀行業,例如東方航空公司就在元月宣布,因為操作原油期貨失利,一口氣認列超過新台幣三百億元(人民幣六十二億元)的虧損,北京的中國國際航空公司則出現新台幣一五○億元的原油期貨操作虧損,東航因此必須增資,勢必需要政府注資。還有,兩年前上海汽車「出國比賽」,承接了韓國雙龍汽車的經營權,結果韓國雙龍經營毫無起色,今年已經瀕臨破產,上海汽車最後決定繼續增資雙龍,又得花上政府一大筆銀兩。

說到這裡,當然不得不提房地產行情,面向國際市場最徹底的深圳房地產,有具體的成交行情統計,而且計算到每日平均價格,這個平均行情,從每平方米一萬七千元人民幣,一口氣跌到一萬一千元人民幣,上海北京的房地產交易也突然急凍,價格雖然沒有深圳跌得那麼慘,但是也只能勉強維持一兩成的跌幅。市場人士嘀咕的是,連李嘉誠都在出脫手中的上海物業,而且是壓低價格持續拋售,美國銀行與李嘉誠賣出金融股,政府還可以說他們海外賠太多,只好便宜賣掉中國股票,那麼炒地成仙的李嘉誠減持上海物業,這又該怎麼解釋?

 

支柱三 動用GDP一六%救市


胡錦濤、溫家寶腦袋清楚,當然知道問題嚴重性,所以從去年十二月開始,從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卯盡全力來補經濟破洞。中央政府提出的四兆元人民幣(約合新台幣二十兆元)經濟刺激方案,以大規模的財政投入,推動對國民經濟影響深遠的支柱行業;同時中央還同意各地方政府,以各自的稅收發行地方政府公債,只是仍然必須維持中央控管的模式;當然各地政府也響應,各自推出省市級的財政刺激方案,加總至農曆年前,中央與各級政府所提出的財政方案,已經高達十兆元人民幣,規模堪稱世界第一。

中國的經濟刺激方案,規模高達國內生產毛額(GDP)的一六%,遠遠超過英美日法任何一個工業國家,沒有發生金融危機的中國,救市的力度卻是其他國家的數倍,再度證明北京政府對於經濟衰退的憂慮,以及不計代價力挽狂瀾的決心。

中國的GDP在去年正式超越德國,成為僅次於美國與日本的第三大經濟體,而且仍然以驚人的速度向上增長,而今又以創金氏紀錄的規模投入財政刺激方案,照理講應該是只許成功、不可能失敗了。但是,對於這四兆人民幣到底要怎麼用,會不會投在許多原本就應該要倒閉的企業,或是讓所謂的「白象建設」(意指那些毫無效益的蚊子館建設)吹得更大,那又是另一個層面的問題了。

 

支柱四 五%成長率仍是世界冠軍


現在大陸知名度甚高的台籍經濟學家郎咸平就提出警告,他說,四兆元人民幣的投入,應該以民營企業為主體,以創造就業機會為最高指導原則,如果投入的對象是原本就沒有效益的國營企業,那麼四兆元人民幣的投入,只會帶來更長的衰退。

郎咸平擔心的當然有道理,不過,只要四兆元人民幣能夠順利發出去,好好壞壞總是可以彌補經濟衰退的衝擊力道,就算保八失敗,只要能夠保六或者保五,都是世界第一了;加上大陸股市已經領先全世界跌了一大段,再跌五、六成的機率,已經非常小了;還有,中國與美國雖然升高了衝突,但是兩國經濟早就脣齒相依,分則兩敗俱傷,實際上也不可能爆發出什麼戲劇化的衝突。

看來,二○○九年應該是有驚無險的一年,至於二○一○年以後,那是以後的問題了。

(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副總經理)

延伸閱讀

李克強會是另一個朱鎔基嗎?

2013-08-22

台灣不能錯過中國經濟回春

2009-02-19

中國成長已到頂 下半年軟著陸

2010-07-08

中英日韓央行總裁高調示警

2009-02-26

倫敦峰會 揭示中國經濟新強權

2009-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