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就算當狗仔,當的也是101忠狗

就算當狗仔,當的也是101忠狗

陳免、蔣士棋

情感關係

635期

2009-02-19 17:51

黎智英加金溥聰,這是過去台灣媒體界從沒有出現過的新組合,這一位黎智英繼《蘋果日報》、《壹週刊》之後延攬的新狗仔頭,信誓旦旦說他要打造一個不同的電視台,而在他心目中理想的狗仔,則是一○一忠狗,是監督公權力的人民忠狗。

「很多朋友問我,為什麼要去《蘋果》?」說這話的,是曾經幫馬英九抬轎,一路從台北市長,抬進總統府的金溥聰。

黎智英要辦電視,已經不是新聞,但找上馬英九的人馬,這震撼的消息不輸一顆原子彈的威力。金溥聰將投身壹傳媒,不僅金溥聰的朋友不解他為何要去,就連過去的政治對手也充滿疑惑,揣測不斷。

新聞學者、馬英九的重要幕僚、壹傳媒電視台總裁,這三個身分之間充滿矛盾與衝突,在二月十六日到職這一天,金溥聰接到一位朋友送來的花,卡片上寫著「以狼引犬」,雖是好友的一句調侃,但狗仔頭這頂帽子已經戴在金溥聰的頭上。

這對一再主張自己是角色理論者的金溥聰而言,也只能概括承受。就像他過去擔任馬英九的抬轎者,對於外界給他「影武者」的稱謂,他總是選擇不多說什麼。但是,愈是這樣的態度,愈是增添他個人的神祕感,這也給金溥聰帶來另一個孤狼的外號,但也因為神祕,各種揣測說法紛紛傳出。

「為什麼要去《蘋果》?」金溥聰半開玩笑地說,「如果我動作不大的話,不足以明志。」希望用行動表達自己離開政治圈的決心。

對照金溥聰在二○○八年三月,馬英九當選後,他馬上表態自己「不入府、不入閣」的舉動,「沒有權力魔障」,是壹傳媒總裁黎智英對金溥聰這個人的解讀。他在金溥聰如此表態的兩、三天後,就找上金溥聰。

才剛透過朋友認識金溥聰的黎智英,這時即表達願意支持他做任何事,包括如果他想學做生意,黎智英也願意買一門生意讓他去學。

即使黎智英釋出這麼大的善意,行事向來謹慎的金溥聰,在去年八月去香港中文大學擔任客座教授時,還是特地借了六本黎智英的著作來看,希望透過書來了解黎智英這個人。

二月十六日,金溥聰正式進入壹傳媒,新電視台的籌備動作已經展開,預計下個月就會開始面試新人。他提到,未來不一定只找目前在線上的記者,還會加入金融、企管、資訊等財經領域的生力軍,經過重新訓練後再正式上線。

甫任新職,金溥聰接受《今周刊》專訪,他和《今周刊》發行人謝金河,兩人都是慢跑的愛好者,兩人從跑步如何突破高原期談起,談到媒體的經營,金溥聰顯然已經調整好新的起跑姿態,只見他一會兒用「金老師」學者的身分侃侃而談媒體理念,而講到政治現況,馬英九幕僚該有的冷靜分析又時而浮現,觀點一樣犀利。

以下是謝金河訪問金溥聰的內容摘要:

 

關於轉換跑道 在馬身邊,我的邊際效應已經沒有了


謝金河(以下簡稱謝):我想大家都比較關切你回來以後的新工作,你的去向動見觀瞻很敏感,對你來說,人生有太多身不由己,如果能夠自由選擇離開台灣,我想你是非常快樂的;到香港人家還揣測說你是當兩岸密使;大家現在都在看你的下一步是什麼?

金溥聰(以下簡稱金):去《蘋果》其實是因為,動作不大,不足以明志。

我以前之所以在政治圈比較神祕,是因為人要有自知之明,所謂自知者強,你要知道自己的個性、特色。我是那種不善於講謊話的人,我的朋友都很清楚,要是我一尷尬,被人抓到小辮子,我會從脖子開始,一整個臉都是紅的。

所以,我做政治幕僚的時候,我必須演好角色,一旦我出來跟人家social(應酬),很容易說出幕僚不該講的話,所以我不大與人互動。

謝:大家比較佩服你的是,如果投入政壇,你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也就是九千歲。(金:這個還滿好笑的)遠離政治的漩渦,退到媒體圈,一定有很多割捨?

金:當年我離開政大去當台北市副市長,很多人以為我是當了副市長才辭去政大,其實是我自己真的想要跨出來到媒體界。(謝:所以當時就有跨入媒體的打算了?)是的,當時已經有一些接觸了。

謝:外界還有一個想法是,你經常是在馬先生最危急、最需要你的時候,義無反顧跳出來幫他,而現在整個大環境很不好,大家都認為這時你是否應該兩肋插刀為馬先生效勞?

金:我其實已經講得很清楚了。我第一次講的,和後來過兩、三個月時心裡想的,還是一致的。我說,我的邊際效應已經沒有了,我是喜歡挑戰的,我如果重新回到馬先生身邊做事,我只是在重複舊的戲碼、舊的角色,那樣的幫助有多少呢?

謝:現在電視的發展在國內有些爭議,譬如頻道非常多,因為很多新聞台都是二十四小時,新聞是一播再播,好新聞播個幾次就變成爛新聞,像鴻海尾牙,打開電視連續看三天;還有像是批陳水扁,一年多了,談話性節目就圍繞著這個題目。你以後的新聞台,有沒有辦法做出不同的內容?

金:大家對壹傳媒有些刻板印象,可是我們必須向大家證明,未來這個電視台可以跟現在的有些不一樣。

我前幾天收到朋友送的一盆花,上面就消遣我,寫著「以狼引犬」,大家都說我是孤狼,犬就是狗仔隊。

 

關於媒體理念 當狗仔的頭,就當我是人民的忠狗


其實我不反對《壹週刊》,它剛來的時候,我就不反對學生去《壹週刊》,因為它發揮了媒體監督裡一塊很大的角色,叫做「打破落差」,社會上太多人的形象跟實際行為之間有落差,特別是有權力的人。所以你問我狗仔的看法,我會說那是一○一忠狗,也就是當人民的忠狗。

很多朋友也問,你怎麼會到壹傳媒呢?那你要我做什麼呢?我希望接受新挑戰、開創新局啊!我看到有開創新局的大好機會啊!

這一次,我覺得這是一個挑戰,我也覺得我有機會能開創一個新的局面,在現在電視圈這麼混亂的狀況下,更有挑戰!

 

關於角色衝突 做過的事,一定瞞不住的


謝:未來壹傳媒電視台成立,你現在要檢驗的是你輔選上來的馬政府,現在很多台面上被討論的公共議題或事件,也都是你在台北市副市長任內時經手的案子,未來電視台在報導這些議題時,會採用什麼角度?

金:我常講,人一定要貼近真實,你做什麼事,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世嘛,對不對?你看《壹週刊》有這麼多的報導,大家未來可以檢查外界對我和馬英九之間的疑慮,我那天就在想,跑不掉的!我是一路被用放大鏡在看的。

我個人的生命經驗,一開始不是那麼順利,比較跌跌撞撞,所以我曾跟一位經歷和我一樣的朋友說,我們的自信都是像花瓶一樣,被人家丟在地上打碎,自己調製強力膠把它黏起來,黏完之後長得不怎麼樣、很醜,可是丟在地上會彈起來。再也摔不破。所以,講沒有用,口水太多沒用,做給人家看。

那天柯建銘說,這是台灣社會的大災難。這件事有這麼了不起嗎?民進黨如果沒有辦法接受我已經轉換跑道、脫離政治圈的事實,我已經做了這件事,你還堅持硬要把我當做政治操作、政治動員的比賽,我個人認為那是太缺乏政治智慧的舉動。

 

關於下一步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謝:像蘇俊賓就是一個例子,他原來也講不入閣,現在他打破這個承諾,到目前為止,金先生是惟一謹守諾言的人,最堅持的人,有很多機會可以重回馬團隊,但你選擇放棄,未來你是否就決意從此告別政壇?

金:我過去常講一個故事,有一次我走進一家商店,有一個人走到我旁邊,我帶著墨鏡,他問我:你是不是金先生?你把墨鏡摘下來給我看?我就回答,我是,但我為什麼要把墨鏡摘下來給你看?(笑)

你懂我意思嗎?去年也有很多人問我:你會不會回來?我說,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我一定會回來,或一定不回來?我心中會有我對自己的生涯規畫。

 

老謝與金溥聰的慢跑經


謝金河與金溥聰,一開口就是講不完的慢跑經。從台灣東部太魯閣,到金溥聰待了半年的香港,都有兩人的足跡。而這場對談,也是從一場馬拉松開始。

 

謝金河(以下簡稱謝):以前常常在半程馬拉松上碰到你,你超過我、我超過你的(金:大部分都是你超過我),不過現在你一定比我強,因為你比我瘦多了。

 

金溥聰(以下簡稱金):我自己覺得突破高原期。我以前練跑,大概跑半個小時到一個鐘頭,現在練跑,跑兩個小時,心臟還可以負荷,只是肌肉比較累。

 

謝:你這半年到香港,我相信你體能方面變化很大,尤其是在學校裡面,可以有規律的生活。

 

金:對,非常規律,我每個禮拜有五到六天都跑,跑完以後再到健身房去練四頭肌,讓肌耐力更強。我覺得我的突破跟訓練有關,越跑就越覺得步伐變輕。

 

謝:我剛看了村上春樹寫的一本有關慢跑的書《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裡面分享了很多他跑步的經驗,他說他已經跑了24次的的全程馬拉松,我覺得他很強。

 

金:他說他跑步的時候喜歡聽音樂,我早期跑步的時候也聽,我喜歡聽電影「洛基」的主題曲〈eyes of tiger〉,裡面有段歌詞寫說「your body says no, your mind says yes」。跑步的人常常是這個樣子,身體已經撐不住了,完全是靠面子跟意志力去完成,怎樣都要撐完,聽音樂是幫你分神。

 

後來發現不聽音樂,跑的時候痛苦指數很高,你會體會到那一刻的痛苦,就只剩意志力支持你;如果腦袋沒有太多雜念,用意志力撐完,其實到最後是放鬆的,放鬆的時候思考非常清楚。

 

謝:跑步最暢快的是可以海闊天空,胡思亂想,我一向不喜歡接受束縛,我們一條短褲,一件汗衫,什麼都沒有了。

 

對跑步的人來講,跑步的時候就是在享受孤獨的感覺;你跑全程馬拉松的時候幾乎不會與任何人講話,都在與自己對話,很多事情在跑步過程,都會在腦海之中浮現,其實也是一種快樂。

 

金:痛苦的那一刻會覺得,如果再痛苦下去,怎麼受得了;但跑一跑,你會覺得那個疲勞又過去了,它是一波又一波的,當你覺得快撐不下去的時候,又發現也沒那麼嚴重,等參加長跑的次數越來越多,你就知道終點一定會出現的。

 

謝:我們這個年齡,對於跑步的成績頂多是維持住水準。就像村上講的,他跑步的原則,是不喜歡跟別人競爭。跑步最大好處是自己挑戰自己,為破自己的紀錄而跑。

 

金:我不太做長程規畫,把人生當馬拉松太嚴肅,我看《老子》最喜歡的兩句話,也是我的座右銘,「見素抱樸、少思寡欲」,人生自在快樂就好。

 

謝:我也是,都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想,馬拉松至少還能再跑30年。

 

金:除了馬拉松,我的鐵人三項至少要到60歲。對我來講,跑步已經變成習慣和嗜好,舒壓也好、休閒、充電都好,跑步運動是我最喜歡也最有效率的事。

 

謝:下次一起去跑。
(訪談整理·蔣士棋)

延伸閱讀

黎智英:既然不賣,就先將事業弄好

2013-04-04

壹傳媒交易案破局 黎智英要回來了!

2013-03-28

黎智英獨家告白:我砸錢做好的節目,肯定有機會!

2010-11-11

金溥聰難以迴避的自我檢驗

2009-02-19

黎智英:在台灣,我畢竟是個外人!

2012-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