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新型流感不能與SARS相提並論

新型流感不能與SARS相提並論
(圖片/Shutterstock)

周岐原

健康

645期

2009-04-30 09:48

定名為H1N1的新型流感已被WHO提高防疫等級,全球繃緊神經如臨大敵,但國內醫療專家樂觀指出,經過SARS之後,台灣已較先前有更多防疫準備措施,且新型流感致死率不高,國人不必太過恐慌。

四月二十七日,不平靜的禮拜一。全球經濟復甦腳步走得顫巍巍,流感病毒卻悄悄捲土重來,來自豬隻的H1N1新型流感(原名豬流感),一夕間成為比失業率更令人憂慮的問題來源。

最初爆發疫情的墨西哥,目前訊息極為混亂,因此最新災情究竟如何、有多少潛伏未發的病患等待醫治,暫時無法得到確切結論。但可以認定,這是繼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和禽流感之後,人類再度面對的流行病戰爭。而且新型流感的傳染速度和擴散範圍,均已超過六年前的SARS。因為世界衛生組織(WHO)已將對抗新型流感的防疫機制,由零星感染個案的第三級,升為可能出現社區感染的第四級,國內更是提前一天,將新流感列為法定第一類傳染病,正式拉響作戰警報。
 

新病毒!但致死率遠低於SARS

 

貿易和交通全球化,普遍認為是疫情擴散速度遠超乎預期的原因,但在各國政府加緊戒備前,部分上市企業股價漲跌,也能看出疫情影響程度,早已無分地域。

提到「豬流感」,人們難免惴惴不安,SARS的陰影再次浮上心頭。豬流感是什麼?這次疫情是否對社會再度帶來強烈衝擊,是了解豬流感必須解答的首要問題。

其實,豬流感原本只是透過空氣在豬隻間互相感染的疾病,但由於豬隻體內可能同時存在多種病毒,基因「混種」後,病毒才具備向人傳染的能力。例如這次攻陷墨西哥的A型H1N1病毒,就被檢測出含有人類感、禽流感、豬流感等三種不同病毒的基因片段,可說是人類尚未抗衡過的全新對手。

 

依據WHO資料顯示,豬流感和季節性流感的特徵高度重疊,例如咳嗽、疲勞和發燒等發病症狀,便與一般流感相當接近,要鑑定是否為豬流感,只有化驗檢體才能確認。
 

有藥醫!專家呼籲不必過度恐慌

 

「我持樂觀態度」,馬偕醫院小兒感染科主任邱南昌就直截了當地說。邱南昌認為,雖然墨西哥市天氣和人口密度類似台灣目前環境,但台灣已有對抗SARS的經驗,即使日後新流感輾轉傳入國內,民眾其實不必過度擔憂。

「第一,敵人身分已被確認」,邱南昌表示,當年醫界苦苦尋找SARS的致病元凶,經過一段時間終於確定,疾病原來是由變種冠狀病毒所引起。相形之下,這次新型流感幾乎在蔓延同時,衛生單位就已鑑別出病毒特徵,國內更因為通報機制較快,可在收到檢體六小時內確認是否為新型流感。不必浪費寶貴時間,是控制疫情的首要關鍵。

「第二,這次流感有藥可醫」,邱南昌又說,這點對有效治療病患更是至關重要。因為二○○二年底,SARS開始以「怪病」之名在廣東流傳,由於媒體隻字不提疫情,毫無辦法的民眾只能自行尋找治療。結果一時之間,偏方大為盛行,被大批轉寄email指為「很有效」的板蘭根、金銀花等藥材賣到缺貨,市場裡連號稱可以殺菌的白醋都買不到。然而最後疫情並未因此紓解,反而持續向香港、台灣等地擴散。
 

有經驗!走過抗煞的台灣戰力無虞


疾病管制局副局長施文儀日前就再三呼籲,目前國內儲備的藥物約為總人口數十分之一,其中克流感約一百七十萬劑、瑞樂沙約六十萬劑,足夠國內需求,國人不必因為擔心而自行購置。加上口罩供應無虞、整體隔離機制有例可循,走過抗煞幽谷的台灣,這次對抗看得見的敵人,戰力肯定已有所提升。

一九一八年,全球死於西班牙流感的人數多達二五○○萬,不僅讓各國缺乏兵員補充,也間接導致第一次世界大戰落幕;即使是醫療進步的美國,近來每年也平均有三萬六千人死於各種流行性感冒,可見人類和病毒的角力,落居下風的多半是人類。但每一次災難過後,社會總像是走出隧道般,能夠自我修補、找到新的改進機會,這次來自豬隻的流感疫情,或許也該如此看待。

延伸閱讀

強化體內免疫大軍 不怕新病毒作亂

2012-10-04

傳奇投資人橋水基金達里歐:「武漢肺炎」疫情對全球經濟影響的初步分析

2020-02-03

新型冠狀病毒 必懂關鍵六問

2020-03-11

感染新冠肺炎的「全球經濟」,何時才有特效藥?

2020-04-01

「自大導致失敗」回憶2003抗SARS… 陳建仁登外媒談抗疫:中國沒學到教訓,新冠疫病本可抑制

2021-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