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DRAM最壞時刻已過

DRAM最壞時刻已過
DRAM業的固定成本比重高,不景氣時常被龐大的折舊費用壓得喘不過氣。

游啟源

焦點新聞

攝影/吳東岳

655期

2009-07-09 14:35

DRAM由於固定成本比重高,即使虧損也要全力生產,使得產業景氣大起大落。不過因最壞時刻已經過去,逢低反而可以低檔布局,其中又以財務結構較健全的南科和華亞科為首選,至於力晶和茂德,如果安然度過,未來爆發力將最強。

生態相當特殊的DRAM產業,因產品市場規模大,是IC廠消化大規模產能的兵家必爭之地,且產品主要是標準化的大宗規格產品,缺乏差異性,提升競爭力的重點就在成本的降低,而增加產量及推進技術,是降低成本的不二法門。
 

技術推進讓成本降低

 

產量增加可降低每單位產品分攤的固定成本,尤其是DRA產業固定成本比重特別高,如最大宗的折舊費用占製造成本的比重就高達四、五成,而一般產品最大宗的原料成本,卻僅占一成左右。因此,業者只有盡全力生產,使產出的每片晶圓分攤的成本降低,才能與市場競爭。

另外,隨著製程技術的進步,晶片內的線路、電路元件越做越細,使晶片的體積越來越小,而每片晶圓可產出的晶片也越來越多。以力晶為例,若以七十二奈米製程生產,每片十二吋晶圓可產出七三五顆1G(記憶容量)的DRAM(包含良品及不良品),但若以最新的六十五奈米製程生產,產量可增至一一五○顆,比七十二奈米製程大增五六%。

所以,技術推進所帶來的成本降低效果是相當巨大的,也逼使業者全力推進製程技術,而製程技術的推進,除了加強研發,也必須投入巨資添購最先進的設備。因此,DRAM產業競爭有一項殘酷的事實——只能不斷大筆投資以維持技術領先,若技術落後,意味生產成本較高、失去競爭力,會被市場淘汰。

在這種特殊產業環境下,也產生了特殊的產業生態及矛盾,也就是業者必須全力生產並大量投資以降低成本、提升競爭力,但產出大增又會使供給大增,進而使市場供過於求、加速不景氣的來臨。

尤其,固定成本比重特別高,生產所須增加投入的現金(如購買原料、發放薪資)不多,又導致業者即使虧損也全力生產,直到售價低於現金成本為止。畢竟,只要銷售所收入的現金高於生產付出的現金,仍可貼補部分固定成本,對業者不無小補,這種現象導致的後果就是DRAM景氣大起大落。

 

市場及產能決定競爭力

 

除了技術,市場及產能也是決定競爭力強弱的關鍵因素。畢竟,掌握客戶、針對客戶銷售利潤較高的利基型產品,都對競爭力的提升助益頗大,而只有技術,卻沒有資金設廠(建一座十二吋晶圓廠須耗資二、三十億美元),或投資昂貴的新設備,並無法提升競爭力。

國內電子業者長於製造,成本競爭力較強,代工是主要經營形態,而DRAM業者也不例外。尤其國內DRAM廠投入時間較晚,設備相對較新穎,以十二吋晶圓廠為主,相對於老舊設備較多的國外大廠,是最主要的競爭優勢。因此,產能規模效益是國內業者的最大優勢,但技術來自國外、客戶掌握在技術合作廠,且產品專攻利潤較差的標準化產品市場、利基型產品比重極低,是最主要弱點。

我國的產業重心在電子業,而DRAM卻是電子業不可或缺的最基本元件。目前,生產DRAM的主力是十二吋晶圓廠,全球月產能近一百二十萬片,其中南韓三星、海力士的產能計四十六萬片,約占四成,而台灣六家業者月產能合計約四十八萬片,也占四成左右。另外,美國的美光、日本的爾必達及德國的奇夢達各約八萬片左右,合計約占兩成(註:奇夢達已在一月宣告破產,並出售設備)。

若台灣業者被淘汰出局,導致韓國業者獨大,DRAM行情勢必大漲,而DRAM市場掌握在韓國手中,對全球電子業的傷害不可小覷,因此,DRAM廠的存在對電子業或台灣的競爭力具有重大意義。所以在DRAM廠經營最艱困的時刻,下游業者紛紛呼籲政府要伸出援手,也推動了TMC的成立。

TMC對產業所面臨的問題,認為取得技術是解決的關鍵。但事實上,只有技術、沒有客戶,或沒錢投資設備,問題並不能解決。而國內業者在技術開發方面,也早就走出單純取得技術的階段,目前是採取與國外技術母廠共同投資的方式,合作開發新技術。

以數字直接觀察,去年DRAM廠攤銷的技術合作費以南科最高,計三十二億餘元,但南科去年稅後虧損三百六十七億餘元,技術合作費所占比重不到一成(其他公司比重更低),相對之下,折舊攤提金額高達一百一十三億餘元,約占虧損三成多,顯然,景氣太壞才是業者虧損的主因。因此目前業者最需要的援手應是財務,而非技術。

相對之下,日本政府已抓到重點,對爾必達提供三百億日圓的援助,而TMC卻計畫以台灣政府提供的資金資助爾必達,美其名為取得技術,卻可能使國內業者面臨更大的競爭壓力。

 

業者迫切需要財務援手

 

不過,爾必達社長坂本幸雄接受媒體訪問時卻表示,TMC是產品設計導向的「無晶圓設計公司」,未來將做技術開發,由爾必達提供技術給TMC,TMC做產品設計。

若TMC只立志要作記憶體設計公司,何必由國家主導?目前上市櫃公司中就有不少記憶體IC設計公司。

其實,TMC的經營者不可能不瞭解DRAM產業,也不可能不知道業者的主要需求在財務援助,因此一味拖延的最大目的是否在等待業者支撐不下時低價收購?若TMC有這種打算,在資金來自國家的情況下,卻以國家的高度趁人之危、落井下石,作法頗難令人認同。尤其日本都以國家的資金資助業者度過財務難關,台灣為什麼不能?這些問題恐怕需要TMC主事者的進一步回答。

另外,DRAM產業是必須持續投資才能維持競爭力的產業,而財務困境卻使力晶、茂德大幅減產,更無力投資新設備,競爭力流失勢必無法避免,因此,即使TMC明年能低價收購DRAM廠,競爭力也可能大幅滑落,屆時恐怕是兩敗俱傷,且傷害國家競爭力的結局。

去年大虧雖使業者傷亡慘重,但對產業長期供需情勢的改善,效果卻很顯著。首先,市占率約一成的德國大廠奇夢達在一月宣告破產、退出市場。其次,在業者連續兩年大虧下,去年及今年的投資大減,將使業者出貨受到壓抑。

以往,DRAM每年的出貨成長率大多有六、七成以上(以位元計算),但依據集邦科技預估,今年的出貨成長率只有二%,遠低於去年的六六%及前年的九五%。在供給受到大幅壓抑下,若能順利度過這次風暴,必有後福。

依據過去經驗,投機性強的DRAM股是最典型的景氣循環股,景氣最差的時刻應是最佳的買點。而DRAM(1G)現貨行情近來雖然回檔至一美元左右,比五月的一‧三美元以上回跌不少,但也遠離去年底的最低點○‧五九美元,因電子業景氣最差的時刻已過去,DRAM景氣也應已走過低點,因此,可逢低作中長期投資。

在四檔主要DRAM股中,南科及華亞科有台塑集團的財務支援,存活率較高,且仍有資金持續投資、推進製程技術,未來競爭力將轉強,景氣復甦應可優先受惠。

至於力晶及茂德,財務周轉壓力不輕,前景的疑慮及投資風險不小,不過,景氣不佳時,折舊可觀的晶圓廠雖是營運的沉重負擔,但一旦景氣來臨,卻又是搖錢樹,尤其晶圓廠建廠時間長、耗資又驚人,一旦景氣明顯轉好,擁有五座十二吋晶圓廠的力晶(含瑞晶兩座)與擁有三座十二吋晶圓廠的茂德,爆發力最強,未來如果安然度過,報酬率將優於南科和華亞科。

(作者為《股市總覽》前總編輯)

 

 

DRAM

 

DRAM

延伸閱讀

DRAM集團爭勝負 搶併華亞科

2008-06-12

微軟Vista推升DRAM榮景

2006-09-21

四強結盟爭霸 台商哪家壓對寶?

2009-12-31

DRAM股熱 力晶、茂德有看頭

2010-04-15

小心!雙D變災難「慘業」

2011-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