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信金、中策合作取代開戰的算計

中信金、中策合作取代開戰的算計

王耀武

金融

ShutterStock

674期

2009-11-19 11:38

中策集團宣布將南山人壽三成股權售予中信金,舉動震驚市場。然而這樁交易並非毫無來由,而是「各取所需」的漂亮盤算,未來南山受「兩中共治」,可能有助於購併案通過當局審查。

金融監理備忘錄(MOU)正式簽署隔天,立刻有驚人的「交流」案例出現。

準備購併南山人壽的香港中策集團,宣布將出售三成南山持股給中信金控,換來中信私募增資的一成股權,且未來三年,中信金還可增加南山持股。至於中信的認購價,與中策得標價相同,每股約二.八○美元。原本被「整碗捧去」的南山人壽,如今成了「三七分」的待切蛋糕。

回顧這樁競標案,「兩中」從勢如水火到攜手合作,簡直就是一樁「冤家變親家」的大驚奇!因為十一月初,競標失利的中信金才宣稱「不排除提起訴訟」,準備用拖延戰術,和得標的中策抗爭到底。擺出罕見的大動作,原因是中信認為自己才是出價最高的投標者,結果卻無法得標。

但如今看來,中信金一路展現不甘願、不服輸的強硬姿態,其實是換取其他入股南山方式的手段。

若加上雙方協議,未來三年中信金可增加南山持股的但書,這記軟硬兼施的兩手策略,確實為中信金未來的事業版圖,爭來極大揮灑空間。

從結果論,中信金可說演出了一樁不可思議的逆轉。


中信金出奇招 「二百億元換五千億元」


「太厲害了!」一位國內金控高層耳聞此樁交易,忍不住脫口說。他斷言,中信金不僅敗部復活、拿下南山三成股權,這對中信金開疆拓土將大有幫助。因為,「這個三十趴(%)是有文章的」。

該名業者指出,依據《金控法》規定,金控持股達二五%以上的公司,就應被認列為子公司;這次中信金選擇出價六.六億美元拿到南山人壽三成持股,剛好跨過子公司門檻,雖然仍屬於少數股權,卻可以使南山名正言順地「化身」中信金的子公司之一。

意思是說,完成這樁交易的直接影響,就是南山人壽的帳面資產,將依比例被中信金認列;以南山今年第三季最新公告來說,資產就有一.六兆元,中信金原本就有一.七五兆元的總資產,若增列南山總資產的三成,將成為二.二三兆元,距離富邦金的二.九七兆元就大為接近,且這些資產都是來自保險業務的「原汁雞湯」,對中信金開拓非銀行業務頗有助益。

然而中策也非省油的燈。深知本次交易內情的人士就認為,勝出者願意和對手分享到手的獵物,原因是中策在斡旋過程發生種種波折,為使購併審查盡量順利進行,中策才決定出此「上策」。「你甚至可以說,中策為了吃下南山,簡直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

這位人士說,從美國總公司AIG(美國國際集團)宣布中策及博智團隊得標南山人壽起,這家名不見經傳的公司,始終無法令台灣方面徹底安心。

對保戶、三萬多名壽險業務員和金管會來說,中策雖擁有富豪股東團隊,但因為缺乏壽險經營經驗的適格性疑慮,及部分股東有炒股紀錄,讓負責審查購併案的主管機關必須繃緊神經應對。例如在十一月十六日,經濟部就以股東結構說明不清、AIG未提出轉讓申請為由,退回中策遞出的購併提案。


化解中資疑慮 主動分享股權 中策出上策


對中策而言,這種排拒的氛圍雖然惱人,但釋股予中信金的合作意願一旦簽訂,來自台灣的敵意很可能煙消雲散、「氣象一新」,這對中策順利拿下南山絕對具有正面意義。原因顯而易見:「土生土長」的中信金一旦也成為南山股東,被外界視為具有中資疑慮的中策,「色彩」就顯得淡化不少,有助於通過政府審查。因此對中策而言,與中信金分享南山股權,仍可算是一樁「魚幫水、 水幫魚」的划算交易。

 

其實,為了促成購併案順利進行,在購併案出資八成的中策,近來已打出多張奇牌,為交易做好準備。

 

中策打出的第一張牌是增資。十一月十日,在香港交易所掛牌的中策恢復交易,公司同時宣布,繼發行七八○億股可轉債後,將以每股○.一港元的定價募集四百億股普通股,估計將籌得約四十億港元資金;將可轉債及增資新股兩者合計,將可籌措一一八億港元,相當於十五.一二億美元。

 

受惠於中信金吃下三成股權,中策原本的購併支出只剩約十二億美元,在發股籌資的金額足夠應付支出的情況下,有人估計,中策可能將「自己想辦法」、暫時停止原先已向合庫提出的聯貸案,避免節外生枝。

 

中策的第二張牌,則是找來頗具分量的財經人士擔綱「救援投手」。在復牌當日,中策公告由馬時亨、柯清輝分別任職公司正、副主席;這兩人在台灣雖然鮮為人知,但在香港,二人都是位高權重的「A咖」等級。以日前先到台灣斡旋的柯清輝為例,就曾經在恆生銀行工作三十多年,由實習生一路爬到總經理,後來被指派為副董事長,今年五月才屆齡退休,是港人眼中「打工皇帝」的典型之一。

 

至於馬時亨的來頭也不小,他在外資金融機構歷練多年後,又受邀擔任香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在職期間,馬時亨的開明作風頗受好評,是罕見被立法會議員同聲稱讚的首長;然而在去年六月,馬時亨發現「罹患腦血管病變」,向特區政府請辭獲准。

 

延攬前高官 打出專業牌扭轉形象

 

某法人分析,中策找來背景雄厚的馬、柯,無非是為收購案「造橋鋪路」,因為由形象正派的人士出任中策公司代表,原本認購數十億股可轉債的富豪們,正好藉此退居第二線;而且外界碰上具深厚專業的二人,預料對買主缺乏歷練的質疑聲浪,也將被消弭不少。

 

因為人事案分量十足,中策的經營團隊被港媒謔稱為「銀河艦隊」,不少香港股民看好收購南山的進度,讓股價開始狂飆。十一月十日,好夢正式開始,中策收盤時雖然「只」漲了七八%,但還是相當於台股十一根漲停的驚人幅度。

 

第二天,中策繼續暴漲,一度站上每股一港元新高,讓股民議論紛紛,因為距離停牌前的○.三七港元,中策在兩天內就漲了一七○%。只是題材股的狠勁在中策身上也一覽無遺,後來幾天,中策一度回跌到○.五四港元,代表在高點搶進的投資人,立刻損失四成。

 

在短短幾個月內,中策這家公司有了全新的業務、全新的領導階層和經營團隊。然而變化更大的是,為了如願拿下南山人壽,中策還不惜與昔日競爭者攜手合作,如此「翻天覆地」的一番洗牌,背後是否存在必須探討的真相,值得持續關心。

延伸閱讀

南山人壽交易黑幕

2009-10-22

私募雜牌軍入主 政府不可坐視

2009-10-22

中信金與中策備忘錄內容大曝光

2009-12-03

中信金、中策聯手 效應待觀察

2009-11-26

一行小字 投下南山購併案震撼彈

2010-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