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華爾街金融業的派對即將結束

華爾街金融業的派對即將結束
作風強悍的前聯準會主席伏爾克強調:「我最不想救的就是大型銀行。」

乾隆來

焦點新聞

法新社

684期

2010-01-28 16:21

一向是民主黨傳統票倉的麻州,在參議員補選中竟被共和黨候選人拿下,讓美國總統歐巴馬,不得不請向來對華爾街手段強硬的八十二歲前聯準會主席伏爾克重出江湖,同時祭出更嚴苛的法規,震撼了整個華爾街。

美國總統歐巴馬終於出重手了!他在元月開春連續祭出兩道金融緊箍咒。

歐巴馬先宣布課徵美國大型金融機構「金融危機責任特別捐」,在十年內要從銀行課走九百億美元、約新台幣二兆九千億元的特別稅;接著在元月二十一日又開記者會,將禁止銀行操作自營交易,硬生生把獲利最豐厚的肉從華爾街拿掉。


連民主黨傳統票倉都輸了


這兩道金融緊箍咒,加上之前宣示限制銀行高層主管年薪不得超過五十萬美元的規定,一連串的金融改革方案出爐,代表著政府嚴格控制金融機構的時代已經來臨,金融機構高獲利的時代,將一去不復返。

 

逼迫歐巴馬出重手的關鍵因素,是政治與選票。歐巴馬已經花了七千億美元的重建基金給金融機構,今年的聯邦財政預算赤字出現破天荒的一兆四千億美元。但是全美的失業率創下一○%,有高達七百萬人找不到工作;還有,幾乎所有美國民眾都因房價下挫而財富驟減,大多數中產階級都怪罪銀行縮減房貸,或者抱怨房貸利率太高。

 

偏偏二○○九年股票市場大漲,而金融業拿了政府的救市基金,大做自營操作獲利,高盛今年分紅金額可能超過一六○億美元,摩根士丹利高達一四○億美元、摩根銀行則逼近一百億美元。喬治梅森大學經濟學教授柯文(Tyler Cowen)的說法很有代表性,他說,「美國納稅人腦海中浮現的景象是,腐敗的公司總裁在搞垮企業之後,仍能用納稅人的錢為自己支付百萬年薪。」

 

事實上,從○八年九月雷曼兄弟倒閉,引發金融海嘯之後,歐巴馬在各種場合不斷高呼金融改革,要徹底杜絕華爾街那些「貪得無饜的銀行家們,不負責任冒險投機的行為」,宣示要「保護美國納稅人」。然而,金融海嘯至今已經一年半,所謂的改革仍然只聞樓梯響,除了去年六月十七日歐巴馬提出一份金融改革白皮書之外,美國國會的參眾兩院至今連一個法案也沒完成。

 

直到元月十九日,麻州參議員補選,共和黨的候選人布朗(Scott Brown)打敗民主黨的候選人,六十年來從來就是民主黨基地的麻州一夕變天,而且讓共和黨在參議院取得關鍵的第四十一席。不過一年多前,歐巴馬於總統大選在麻州還取得壓倒性的多數,不料民意突然背棄,原因就在布朗痛批華爾街,並指歐巴馬的金融改革根本是空包彈。

 

麻州敗選後兩天(元月二十一日),歐巴馬先拜會已高齡八十二歲、一貫主張以強勢手段對付華爾街的前聯準會主席伏爾克(Paul Volcker),接著召開記者會,宣布號稱「一九三○年以來,最重要的金融改革方案。」

 

這套法案的主要政策有兩個,其一是限制商業銀行進行「與客戶無關的自營操作」,封鎖銀行進行避險基金、套利操作;其二是阻止金融機構繼續合併,繼續貫徹「存款市占率不能超過一○%」的防線,杜絕金融業太大而不能倒的危機。

 

伏爾克是鷹派,在二十五年前擔任聯準會主席時,就以極為強硬的態度打擊通貨膨脹,曾經付出市場利率逼近二○%的代價,也成功建立央行打擊通膨的歷史地位。他這次給歐巴馬的建議很明確:「對美國最大的銀行進行分解,禁止金融機構拿存款人的資金做投機、對沖交易。」「對沖交易與正常的銀行業務之間,存在完全無法控管的利益衝突!」他說:「我心裡很清楚現在要救誰和將來要救誰,但我心裡最不想救的,就是那些大型銀行。」

 

鷹派取代「華爾街同情者」

 

歐巴馬其實並不是一開始就聽伏爾克的,在他上任前,在第一線拯救金融危機的是布希政府時代的財政部長鮑爾森;上任後指派現任財政部長蓋特納提出TARP(問題資產救助計畫)等救市方案,還有前任哈佛大學校長桑默斯擔任總統經濟顧問。

 

但是,鮑爾森一生都在華爾街,一手打造高盛王朝;蓋特納之前擔任紐約聯準會總裁,對華爾街的生態了解也同情;至於桑默斯,本身在哈佛校長任內就批准了超過三十五億美元的對沖基金、衍生性交易部位。歐巴馬仰賴這三位「華爾街同情者」,搞了一年多一事無成,最後才下定決心,回頭採用伏爾克這位八十二歲老先生的方案。

 

這次華爾街怕了。紐約股市兩天暴跌六○○點(約五.五%),高盛、花旗、摩根等銀行股更出現八%至一○%的跌幅。

 

妙的是高科技股跌得也很重,因為對沖基金、私募基金持有高比率的科技股,手腳快的對沖基金乾脆搶先減碼。歐巴馬演講後,首當其衝的高盛等金融機構,沒有任何一家發表評論,只有一家成員包含了所有美國大型金融機構的公會組織「金融業圓桌會議」公開評論,說歐巴馬的方案「將會限制銀行貸款、增加風險、危及系統安定、最終降低金融業創造就業的能力。」

 

金融業圓桌會議的說法其實不無道理,如果條列出歐巴馬說過的金融改革目標,就有「增加中小企業放款額度、增加中低階層的房屋貸款額度、降低貸款利息、降低銀行槓桿比率、降低銀行風險性資產、提升獲利以償還TARP債務,以及增稅-課徵金融危機責任特別捐。」而這些目標根本是相互衝突。

 

例如,增加中小企業放款,勢必造成銀行風險性資產增加;又例如降低貸款利率,也勢必造成銀行獲利下降。還有,禁止銀行自營交易,恐怕會減少高盛、花旗等三分之一以上的獲利。

 

打擊腐敗金融業的氣氛濃厚

 

但現下氣氛,「打擊腐敗的金融業」無疑會獲得最大的掌聲;歐巴馬所提出的這些改革方案,也還必須打敗金融業強大的關說力量,未來硬闖參眾兩院成敗未定。唯一可以確定的,這些曾收受政府補助的金融機構,所有的高階主管年薪都將被限制,最高不得超過年薪五十萬美元。

 

五十萬美元對美國金融業主管來說,是個恐怖的數字,在高所得稅、高退休金提撥的美國,意味著實質的所得將會掉至三十萬美元以內;如果最大金融機構的總經理只能拿這樣,接下來的主管能夠拿到的就更少了。這樣的薪資結構,幾乎確定美國金融業將立刻向製造業看齊,飛機、豪宅、醇酒、美人乃至小孩的寄宿學校,都將灰飛煙滅。

 

也難怪,去年最後一天,AIG第二號人物、掌管法務、行政、人事與公關大權的副董事長凱莉(Anastasia Kelly)會宣布辭職;她依照現有的雇傭合約,拿走○九年大幅削減的薪水,以及將近三百萬美元的離職金,頭也不回地離開AIG。凱莉當然招致美國民眾集體罵聲,認為她是金融業腐敗主管的最佳象徵;但是,凱莉其實知道,未來美國的金融業只會更加困難,久留只會招來更難堪的待遇。

 

出錢的股東最大,美國聯邦政府成了金融業的最大股東,不論「金融改革方案」如何落實,金融業將來成為政府機構、或者向製造業看齊,都是無法避免的宿命。

(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副總經理)

 

華爾街金融業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鮑爾森的救市方案已變調?

2008-11-20

現在不是限縮銀行規模的適當時機

2010-02-04

歐巴馬獵殺銀行——白宮與華爾街的鬥爭

2010-01-28

鮑爾森的七千億美元世紀豪賭

2008-10-02

美國金改「小小改革一下就好!」

2010-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