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全球經濟進入「副作用調整期」

全球經濟進入「副作用調整期」
國債風暴起自希臘,但基於政治理由,希臘違約拖垮歐元的機率不高。

周岐原、錢衛、乾隆來

焦點新聞

Top Photo

686/687期

2010-02-11 16:22

無論是中國的經濟調控、美國的金融改革,或是歐元區的國債危機,都可以解讀是○九年「全球同步刺激景氣」的副作用。一年多前,所有評論不都有志一同地強調,「全球經濟需要注入大量強心劑」,如今,該是面對副作用的時候了。

進入二○一○年不到一個半月的時間內,全球股市好像經歷了另外一場金融風暴。中、美兩大經濟體政策扭轉,釋出強烈的緊縮訊號,讓○九年以來資金寬鬆所營造的「全球股市多頭派對」像是忽然遭斷電,恐慌之際,國債危機又像瘟疫似地開始蔓延於南歐諸國。
 

救市方案頻出 帶出股市與地產風暴


宏觀地看,無論是中國的經濟調控、美國的金融改革,或是歐元區的國債危機,都可以解讀是○九年「全球同步刺激景氣」的副作用。如果還有印象,一年多前,所有評論不都有志一同地強調,「全球經濟需要注入大量強心劑,當然,這會帶來副作用」,在當時,「救命」是第一共識,「副作用」的問題暫擱一邊。如今,是到了面對副作用的時候了。

中國的調控舉措無疑是最鮮明的副作用,北京政府去年靠著超高的規模與效率救市方案,創造了股市與房地產的大泡沫,隨著出口回溫,必須開始藉由緊縮政策削減泡沫;美國的金改,某種程度是為了回頭解決一年多前曾被熱烈討論的「道德風險」問題,當時,搞亂世界經濟的華爾街金融業者仍能獲得政府救贖,引發各界「自作不必自受」的譴責聲浪,而今局勢漸穩,金融業者卻又故態復萌,是該回頭算算總帳了。

至於農曆年前造成全球驚恐的南歐國債危機,說難聽一點,像是癌細胞的再度活化,總在全球市場伺機興風作浪的避險基金,在金融風暴中一度瀕臨滅絕。然而,靠著○九年全球大量釋出資金的充沛養分,避險基金死灰復燃,南歐國家長期以來的國債沉痾,成了避險基金重返舞台的最佳狙擊對象。

整體來說,二○一○年,全球市場將進入「救市政策副作用的調整期」,中、美、歐三地接連發生的風暴如何解讀?成了迎接新年的全新課題。不妨,先從南歐五國的國債問題開始談起。

葡萄牙、愛爾蘭、義大利、希臘及西班牙等南歐五國,由於公債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率偏高,市場憂心未來財政收支惡化,公債違約機率提高,造成相關各國公債CDS(信用違約交換)利差大幅躥升,這個現象,立即引發全面性的恐慌與危機感。

 

風暴一:南歐國債危機 凸顯熱錢炒作歐元


因國名開頭的字母,前述五個南歐國家已被戲稱為「小豬五國」(PIIGS),然而弔詭的是,「小豬五國」政府債務飆高的情況已經存在多年,並非國際間的新鮮事,情況若值得擔憂,何須等到眼前?仔細探究來龍去脈,會發現背後似乎隱藏了國際熱錢襲擊歐元的套利謀略。

富邦金控總經研究資深協理羅瑋解釋,自從杜拜去年發生延緩償債的風波之後,國家主權債信的問題就在市場逐漸發酵,這次被直接點名的希臘、葡萄牙和西班牙,只不過是投資人集體焦慮下的倒楣鬼,實際情勢並不如外界想像得那麼緊繃。

以希臘為例,格外優渥的社會福利制度,讓希臘人自五十歲開始就可請領老年給付,長此以往,國家的財政負擔自然顯得吃緊。但應注意的是,希臘國內地下經濟極為盛行,許多民眾都從事兼職或私下創業,讓地下經濟的規模可能占GDP的四成之多,這是財貨統計無法清算的領域。

「希臘財政已經壞了六、七年,這早就不是新聞啦!」一位法人研究部主管指著一張表格說,從○四年起,希臘政府債務就已超過GDP的總額,估計到了今年,政府債務對GDP比值更將到達一二五%的新高,遠高於歐元區規定的六○%。但這位主管直言,就算財政收支千瘡百孔,希臘的情況也不必太過擔心。原因除了歐洲央行必然干預、防止雷曼事件意外重演,去年東歐各國的償債危機並未釀成大禍,也凸顯主權債信應該是政治問題,而非經濟問題。

為何主權債信是政治問題?「成立歐元,就是為了對抗美元」,這位主管說,「將任何一個國家趕出歐元區,只會讓歐元分裂、離美元越來越遠」。他形容,這是歐洲央行說不出口、但必然會出手挽救的理由。

如果「小豬五國」沒有想像中危急,為何遲至全球景氣開始復甦的今年,五國的財政情況才受到高度關切?市場的緊張情緒又所為何來?答案可能和熱錢炒作歐元有關。

自從去年底希臘遭到信評機構調降評等之後,外匯市場對歐元的悲觀情緒就不斷升高,歐元匯率也開始下跌。值得注意的是,根據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的統計資料顯示,避險基金放空歐元的部位自去年底快速增加,如今已來到雷曼兄弟倒閉後的最高點。

在此同時,歐元兌美元匯率也從最高的一比一.五美元,急跌到一比一.三六美元左右。可以想見的是,和放空葡萄牙、希臘等國債券的「蠅頭小利」相比,國際熱錢放空歐元,恐怕才是藉這股恐慌潮獲取暴利的主要來源。若歐元未來進一步下跌,避險基金肯定可以賺得更飽。這些在○八年因金融海嘯受傷慘重的聰明錢,受到各國連手寬鬆貨幣環境的刺激,成功取得銀彈後援,果然再一次造成市場的震盪。「歐洲應該是被狙擊了!」羅瑋大膽推論。

風暴過後,餘波蕩漾,「小豬五國」的債信情勢該如何收場?惠譽信評表示,目前並未準備改變南歐國家的評等。其中,愛爾蘭目前處於「展望穩定」,未來半年內無調降評等的風險;義大利自○六年被降評後,也是連續兩年處於「展望穩定」。希臘情勢較差,自去年十月以來連續兩次被降評,且未來半年到一年內可能繼續被降評。至於西班牙,目前維持AAA的最高評等,而且「展望穩定」,尚無被降評風險。

 

小豬5國

 

歐元淨空

 

歐元

避險基金的淨歐元部位創新高,說明熱錢藉機大舉放空歐元。(圖/Top Photo)

 

風暴二:中國經濟調控緊縮政策才剛開始


剛剛經歷一番動盪,儘管市場已經回穩,但仍然顯得驚魂未定。「我不認為事件會擴大,但也不會立刻被解決」,保德信投信基金經理人李宏正認為,「這件事還會拖延」。因此手中有部位的投資人,能做的應該只有等待。

與歐洲同樣受到熱錢問題困擾的,包括地球另一端的中國。只不過,問題在於錢滿為患,解決之道,是「機關槍式」的連續調控。

今年一開年,中國人民銀行(大陸的中央銀行)就宣布調高存款準備率,而且出手很重,一次就拉高○.五%,北京以高分貝向全國十三億人民宣布:二○一○年將是宏觀調控的緊縮年。

宏觀要調控,微觀也要緊縮。央行調高存準率一周後的元月二十日,上證指數重挫三%,投資人在驚恐中尋找暴跌的原因,發現大陸銀監會主席劉明康當天在香港的一場金融論壇裡,以非常明確的態度表示:「銀行貸款增長過速,今年中國的銀行業必須透過合理的監管,以抑制泡沫。」

銀監會的大當家說要抑制泡沫,大陸的四大國有銀行立刻執行,先是傳出凍結所有的新增貸款,接著中國銀行證實,「首次購屋貸款利率七折」的優惠已經取消、提高首次購屋的首付(頭期款)至四成以上,這還不算,中國銀行還中止了與房地產仲介公司的業務合作。

令人吃驚的是,緊縮命令幾乎像機關槍那樣讓人喘不過氣來,僅僅在元月十日,頭期款比率必須超過四成的緊縮還僅止於「二套房貸款」,短短不到兩周,銀行已經借不到錢,利率上調,而且頭期款四成竟然成了全面的限制,許多已經下訂買屋過年的民眾,只好向各地的中小型銀行、甚至信用合作社求助,以更高的利息來貸款。

從中央到地方,中國政府已經發出明確的信號:今年要嚴格抑制投機行為。相對於去年溫總理推出人民幣四兆元財政擴張、農業家電下鄉等寬鬆的政策,北京政府去年放錢像洩洪,今年收錢像討債公司,收放都讓人喘不過氣。

北京政府去年創造了股市與房地產的大泡沫,提高存款準備率只是第一步,經濟學家預估大陸第二季的通貨膨脹率將會升高到三%,年底前達到五%至六%的機率也不小。

中國的通貨膨脹壓力遠超過統計數字,例如汽油價格,兩年前上海的汽油價格是美國的六○%,現在已經是美國的一六○%;去年房價上漲對於房租的壓力更是不可小覷。相對於去年高喊「保八」的目標,今年不能說的北京政府的政策核心肯定是「防通脹」,人民幣利率走高是必然的趨勢,宏觀調控才剛剛開始,來自中國的這場「冰風暴」,恐怕還會延續。

 

中國

中國強力調控貨幣,為政策退場預先暖身。(圖/Top Photo)

 

風暴三:美國金改 「伏克爾效應」有待觀察


南歐與中國的熱錢問題,在相當程度上,都該歸咎於○九年全球大放資金救市所釀成的投機風熾,在這當中,擅長創造泡沫的華爾街銀行扮演重要角色。

猶記美國白宮祭出大規模救市方案之初,期待的是銀行業者能繼續將資金投注於實體經濟;但一年下來,資產價格上漲的速度顯然超過了就業率。

這個現象意味著白宮撒錢的結果,造就了另一波的投機炒作熱潮,而實體經濟的復甦力道顯然沒能跟上腳步。換言之,華爾街金融業故態復萌,他們正在循著老路,創造另一個危機四伏的泡沫。

或者可以說,一年多前大家所擔心的「道德風險」確實發生了。華爾街銀行獲得政府救贖,不必為自己過去的荒唐行為負責,自然也就「不思反省、不思長進」。

於是,美國總統歐巴馬終於決定傾聽前聯準會主席伏克爾(Paul A. Volcker)的意見,並向全世界宣布,將要推動「伏克爾原則」的金融改革,把這位已經退休將近四分之一世紀的金融改革老將,又推上了全球政治經濟的大舞台。

伏克爾站回舞台之所以撼動全球股市,在於這位作風強悍的金改老將,五十年來一向高舉「反投機」,甚至可說是「反華爾街」的鮮明旗幟。

的確,伏克爾一出手,就計畫限縮銀行業者的交易業務,避免銀行過度擴張,這簡單的金改方向,等於準備全面翻轉華爾街金融業者過去長期的遊戲規則。除此之外,伏克爾對於美國未來的規畫,還包涵了全面的經濟革新,從增稅、能源產業、到重振美國製造業(具體的伏克爾理念請見附表),可以說是全面的經濟重組。

這些提議,都是具有高度衝擊性、結構性的巨大改革,未來也勢必將會引起正反兩面的劇烈爭辯。

換言之,伏克爾最大的阻礙還是來自白宮與國會山莊,這將是「伏克爾風暴」未來的觀察重點。畢竟,他這些「體制外」的方案,先必須打敗來自財政部長蓋特納、總統經濟顧問桑莫斯,乃至聯準會主席柏南克的反對意見,而歐巴馬的相挺,究竟是發自內心或者只為挽救一時民調,仍待考驗。

整體而言,○九年各國政府救市所引發的副作用,在新年伊始的短時間內已經開始衝擊世界。中國緊縮風暴、美國金改風暴、南歐國債風暴,三者當中,中國與美國的政策轉向,直接牽制資金行情,而南歐國債風暴,則將持續提高全球投資人的風險意識。

可以預見,在這「全球救市副作用的調整期」,我們將面臨一個基本面緩緩復甦,但資金動能不再強大的調整過程,宛若終於走出加護病房的患者,命脈救回,拔去輸血管、停用強心針之後的世界經濟,得靠緩慢而扎實的基本面復甦,才能走回正常合理的健康格局。


改革主張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希臘危機解除了嗎?

2013-07-17

南歐債信危機 投資關鍵十問

2010-05-13

減債保平安──大債時代難!難!難!

2011-12-22

新金融風暴正在醞釀中—— 下一個經濟風暴中心在歐洲

2010-02-04

注意美元不跌了—— 當心「豬羊變色」效應

2011-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