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包辦墨西哥人食衣住行的電信大亨

包辦墨西哥人食衣住行的電信大亨

乾隆來

焦點新聞

Top Photo

691期

2010-03-18 14:28

世界新首富斯利姆與「股神」巴菲特非常類似,他們都非常喜歡現金流量穩定的傳統企業,他們都喜歡在股市崩盤後以低價入市;但讓斯利姆登上世界首富的最大原因,卻是新興國家特有的「國有資產剝離」現象。

全球經濟秩序,正在產生結構性的劇變。以史無前例的壟斷手法,奪得全球首富寶座的墨西哥電信大亨卡洛斯.斯利姆.赫魯(Carlos Slim Helu),讓我們驚覺,壟斷,可能是二十一世紀經濟發展的主軸!

 

不分產業國界的壟斷

 

三月初,《富比世》雜誌在紐約發布二○一○年全球富豪排行榜,卡洛斯.斯利姆.赫魯以五百三十五億美元的身價,超越比爾蓋茲與巴菲特,成為今年全世界最有錢的富豪。

 

其實,斯利姆多年來早就與蓋茲、巴菲特平起平坐,過去幾年隨著股票價格的漲跌,身價數度超越六百億美元,全球首富的身分早就獲得眾人的認同。

 

只是,相對於蓋茨與巴菲特,斯利姆引發的爭議,遠遠超出人們對他的尊敬。

 

一九四○年出生、今年將過七十歲生日的斯利姆,所蓄積的企業壟斷力量絕對稱得上空前。他所掌控的墨西哥電信公司(Telefonos de Mexico SAB)以及行動電話子公司Telcel,占有墨西哥全國九二%的固網市場,以及八○%的手機市場。

 

斯利姆還同時擁有的跨國行動通訊公司America Movil,在整個拉丁美洲不斷收購行動電話公司,今天已經擁有超過一億名用戶,是中南美洲最大的行動電信公司。

 

斯利姆集團在墨西哥擁有超過兩百家大型企業,從最頂級的百貨公司、最大的石油探鑽公司、地產開發、基礎建設、銀行、旅館到保險公司。他自己曾經擔任墨西哥證券交易所的副總裁,是墨西哥證券公會的總裁,擁有墨西哥最大的金融集團Grupo Carso以及菸草公司——斯利姆至今仍然是美國菸草公司飛利浦摩里斯(Philip Morris)的董事。

 

斯利姆(中)

斯利姆(中)靠著不斷收購的手段,不僅成為電信大亨,還登上世界首富之位。(圖片來源:法新社)

 

一千五百倍成長的祕訣

 

具體來說,墨西哥大型成分股指數的上市公司,有三分之一屬於斯利姆集團企業,這些企業的生產總值占墨西哥GDP(國內生產毛額)的七.五%,所有墨西哥國民每天從眼睛睜開到上床休息,無時無刻都在付錢給斯利姆。

 

人類歷史上最成功的壟斷企業,是在十九世紀末美國石油大亨洛克斐勒所創造出來的標準石油集團。但是洛克菲勒在壟斷事業最高峰的時期,也不過占了美國GDP的二.五%。

 

洛克菲勒在一九三七年過世,整個二十世紀全球的經濟發展都在反壟斷、自由化、全球化的主軸上發展。然而進入「新經濟」的二十一世紀,卻出現斯利姆這樣的「新壟斷」,以壟斷的規模來看,斯利姆可以說是洛克斐勒(石油大亨)加上卡內基(Andrew Carnegie,鋼鐵大王),以及摩根(J.P. Morgan,金融與鐵路大王)的集合體!

 

這樣的壟斷實力,是如何產生的?

 

首先,斯利姆是位非常優秀的企業家,對於數字有異於常人的敏感,或者說,數字與生意,就是他生活的最大部分。

 

斯利姆雙親都是由黎巴嫩移民墨西哥的後裔,父親開設非常成功的雜貨店,外祖父也是創業成功的商人。斯利姆從墨西哥最頂尖的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UNAM,Universidad Nacional Autenoma de Mexico)取得公共工程學士學位,畢業論文是線性數學研究,之後留校擔任數學助教。

 

二十六歲時的斯利姆已擁有繼承而來四千萬美元的身價,以及高超的數字技巧。他不懂電腦,當然也不會使用EXCEL這些運算軟體,終其一生,斯利姆都在筆記本上使用他自創的數學模型,不斷地計算每一個生意的機會。從二十六歲的四千萬美元,累積出近一千五百倍、五三五億美元的身價。

 

從單純生意的角度來看,斯利姆與巴菲特有非常多的類似之處;他們都非常喜歡能夠不斷獲得穩定現金流量的傳統企業,他們都喜歡「危機入市」,在股市崩盤後以低價買入傳統績優公司。斯利姆曾在墨西哥數次危機爆發時,以「淨值的五%」收購十幾家上市公司。當年他以四千四百萬美元買入的大型保險公司Seguros de Mexico,今日的市值已經超過二十五億美元,增值將近六十倍。

 

斯利姆其實就是金融投資家,他在十二歲就已在股市開戶操作股票,投資多從金融與現金流量的角度來做分析。他是電信大亨,在網際網路的時代發跡,卻從不諱言自己從來不懂得使用電腦,也不懂保險精算;但是他知道金融市場的起伏波動,了解現金流量與股價之間的祕密,知道如何取得無限制的銀行貸款額度,他以金融為核心來槓桿操作龐大繁雜的企業王國。這點,他與巴菲特幾乎是相同的。

 

但斯利姆的政商關係技巧,卻是天天躲在奧馬哈喝可口可樂的巴菲特永遠無法企及的。

 

政界、媒體無人敢攖其鋒

 

一九八○年代中期,斯利姆與哈佛畢業的墨西哥政治明星沙林納結為至交。沙林納在一九八八年選上墨西哥總統,並且推動一系列的國營企業私有化政策,其中最有價值的墨西哥電信公司,就給了斯利姆。沙林納與斯利姆的密切關係非常公開,墨西哥人民以「勞來與哈台」戲稱這個政商結合。

 

沙林納的國有資產私有化政策,造就了許多新富豪;根據《富比世》的統計,在沙林納之前,墨西哥只有兩位十億美元的富豪,但是在一連串國營企業私有化後,一口氣創造了將近三十位十億美元的超級富豪,他們不僅左右了墨西哥的經濟活動,更是政治決策的影武者。

 

美國《華爾街日報》曾經報導,斯利姆在墨西哥國會具有超過總統的影響力,「國會例行性的否決任何不利於斯利姆企業集團的提案」。而且,由於斯利姆的集團掌握龐大的廣告預算,墨西哥的媒體鮮少批評斯利姆。

 

斯利姆在墨西哥的力量超過總統並不意外,作為全國雇用員工最多、繳稅最多、營業收入最高的負責人,任何人想要當選總統,都必須經過他的同意。現任總統卡爾德隆在上任之後,就曾經藉著與斯利姆面對面會談,來「說服」斯利姆接受可能不利於他的政策。

 

在斯利姆的壟斷下,墨西哥人民付出昂貴的代價。在墨西哥打國際電話的費用,是美國的八倍,手機電話的通話費,則是美國的兩倍。汽油、天然氣、有線電視費用、甚至到餐廳用餐、進旅館住宿,都付給了斯利姆。

 

斯利姆則用人民的血汗錢,進一步鞏固他的壟斷王國,並且在全世界到處收購企業,他是象徵美國自由靈魂堡壘的《紐約時報》最大的股東以及債主,是紐約證券交易所公司拉丁美洲協會的總裁,是拉丁美洲基礎建設提升組織的主席,是飛利浦摩里斯菸草公司的董事,還是擁有三%股權的蘋果大股東。

 

擁有如此強大的壟斷企業,並不代表著國家的強盛,墨西哥的人均所得排名只有全球第五十三名。根據聯合國的統計,墨西哥的均富程度排名全球第一○六位,貧富差距問題嚴重,斯利姆個人每天賺進三千萬美元,墨西哥卻有五分之一的人口,每天的收入不到二美元。

 

國營企業私有化,已成為新興國家創造企業鉅子的「顯學」。從俄國到中國,從東歐到南美,過去十年之間,新興國家的政府藉著國營企業私有化的過程,不斷將國家的財富移轉到少數壟斷商人手中。事實上,攤開《富比世》富豪排行榜,近幾年來新上榜的新興國家富豪,絕大多數都是成功運作「國有資產剝離」,將國家財富移轉到私人銀行帳戶,並取得壟斷地位的操作者,而斯利姆正是這張壟斷商人名單的排頭兵。
(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副總經理)

 

斯利姆(左)總統卡爾德隆(右)

斯利姆(左)經營政商關係的手腕高明,甚至墨西哥現任總統卡爾德隆(右)要推動不利於他的政策,還得先行與他會面溝通。(圖片來源:Top Photo)

 

卡洛斯斯利姆

出生:1940年

現職:Telmex and America Movil主席兼執行長 / Grupo Carso榮譽董事長

學歷: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

身價:535億美元

延伸閱讀

全球首富爭相投入電信爭霸戰

2014-08-28

泡沫吹破 巴西首富敗光兆元身家

2013-10-17

洛克斐勒家族世代安享富貴心法

2010-07-15

富豪榜—— 改寫中的世界財富地圖

2010-03-18

生活沒更好?希臘經濟復甦的真實面目

2018-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