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連勝文 放低身段過難關

蔣士棋

焦點新聞

693期

2010-04-01 16:41

年前剛過四十歲生日的連勝文,傳出放棄競選國民黨中常委的消息,在接受本刊專訪時,分享了這六百三十天任悠遊卡公司董事長的心路歷程,還吐露了在四十歲以後,時間要用來多陪陪家人。

一進門,就聽到悠遊卡公司董事長連勝文的滿口道歉。「真對不起,突然被叫到台北市議會去,耽誤了時間;」才剛交換完名片,自己又一個箭步跑在同事前面,幫忙搬桌椅、倒茶水,完全看不出他剛動完一次大手術。

從四月一日開始,過去只能在台北捷運以及部分台鐵車站使用的悠遊卡,不但可以在便利商店消費,使用範圍更從大台北地區擴及全國。這是連勝文在悠遊卡公司董事長任內最重大的突破,也是他手術剛完成,就投入忙碌工作的原因。

「你看,我現在的白頭髮比以前多好多。」縮在狹小電梯裡,身材壯碩的他,為了證明自己的頭髮的確白了,還特地彎下腰讓旁人看個夠。
 

危機 四大銀行揚言不玩

二○○八年七月,國民黨剛贏回政權,已擔任國民黨中常委三年的連勝文,也被外界看好接下父親的棒子,在台灣政壇發光發熱。因此,當台北市長郝龍斌任命他出任悠遊卡公司董事長時,社會不免一陣議論,認為這又是另一場政治酬庸。

這些批評,連勝文都看在眼裡。他那年三十八歲,「加上我,整個悠遊卡公司員工的平均年齡才三十二歲,這還是因為有幾位五、六十歲的伯伯在,才把平均拉高。」他回憶,當時許多人都等著看笑話,「大家都在想,憑我們這些小朋友能搞出什麼名堂。」
 
從沒在公家機關上過班、即使在金融業也沒做過消費金融的連勝文,談起接受這個職位的原因,笑說只是「為國家服務」,言語之間,似乎還掛念著早期外界對他沒當過兵的批評。
 
 「郝市長當時交給我三項任務:二代悠遊聯名卡簽約、小額消費機制,還有,要讓悠遊卡公司轉虧為盈。」他回憶,當時的悠遊卡公司董事長並不是錢多事少的肥缺,反而是個難搞的燙手山芋;尤其在他就任董事長之後的第二個禮拜,第一代悠遊聯名卡的四家發卡銀行,就傳出撒手不玩的消息。
 
現在回頭看,連勝文也坦承,銀行業者心生退意其實十分合理。「第一代悠遊聯名卡於○五年出來的時候,景氣大好,銀行為了搶發卡量,也願意付較高的權利金。」沒想到,約一簽完,接下來兩年就發生雙卡風暴,銀行信用卡業務急縮,悠遊聯名卡自然也受到影響。
 
除了大環境的因素,原本的發卡條件,在他看來也有點嚴苛。「當時我們規定,每家銀行的發卡量不得低於五十萬張,所以四家就得要有兩百萬張卡;可是台北市也才兩百多萬人口,很多人又已經有悠遊卡了,為什麼要再辦一張悠遊聯名卡?」
 
於是,他上任之後的首要工作,就是四處鞠躬道歉。
 
「我曾到一家銀行,一進會議室,他們的總經理、副總、協理全部到齊,臉色都很難看;牆上掛著的,就是悠遊聯名卡的營運數字,當然也很難看。」他回憶,這場會議中,他只能聽著對方不留情的批評,自己卻無言以對。「甚至有一回富邦蔡明忠董事長還跟我說,如果聯名卡再沒起色,他們就考慮支付違約金,終止合作關係算了。」
 
為了挽救頹勢,連勝文除了承諾降低權利金門檻、開放非信用卡的連結功能以擴大使用族群外,首要之務就是加快談定小額消費機制。曾經在香港工作過、熟悉八達通成功模式的連勝文分析,「我們(悠遊卡)就是個小額消費的平台,要把發卡單位跟店家都納進來才有意義。」
 
 
力爭  說服統一集團加入
 
其中,最重要也最困難的關卡,就是說服統一加入。「我們做過市調,發現民眾對於小額消費最大的期望,第一名是便利商店,第二名是速食業者,再來還有電影院、加油站。」因此,無可避免的,擁有統一超商、星巴克、康是美的統一流通次集團,成為連勝文首要的爭取目標。
 
問題是,統一超商自己的icash卡也行之有年了,為什麼還要跟悠遊卡合作?
 
「我們還是用八達通的例子說服他們。」連勝文分析,與icash相比較,悠遊卡最大的優勢就是消費者的黏著度。「現在大部分人到便利商店還是習慣掏零錢消費,可是他們每天坐捷運公車,身上一定有一張悠遊卡。」他進一步分析,如果統一願意加入悠遊卡陣營,等於所有悠遊卡的使用者,都是他們的潛在客戶。 
 
從○八年年底開始,連勝文花了七個月的時間,每個月兩方人馬至少要開三次會,才終於讓統一集團點頭,答應與悠遊卡策略聯盟。「你相信嗎?整整七個月!」面對外界質疑他用父親的影響力來打通關節,連勝文只是淡淡一笑。「如果關係真的那麼好用,為什麼還要花那麼多時間來說服對方?」 
 
連勝文還記得,當與統一的談判進入最後關頭時,他帶著同事到紐約出差,忙了一整天後,半夜還跟統一超商營運長謝健南通越洋電話。連勝文笑說,「我最後簡直在哀求他,『大哥,我忙到現在還沒吃晚飯,你還要跟我砍權利金?』」 
 
現在回過頭來看,七個月的辛苦絕對值得。「光是統一自己就有將近六千個消費點。」連勝文估計,從○九年七月、也就是與統一宣布策略聯盟開始,短短六個月的時間,又有六千個消費點陸續加入,如屈臣氏、八十五度C等。 
 
連勝文講到這裡,語氣裡難掩興奮。「香港的八達通花了八年才做到一萬八千個據點;可是我們只花一年多,就達到一萬兩千個點了!」 
 
現在,雖然小額消費終於即將上路,他反而越來越擔心。「某個周末,我要所有同仁都回家想,小額消費可能出現什麼問題,上班時間各部門再開會討論。」他強調,正因為是全新的服務,事先得想得更周全。「不管是墾丁海邊還是台北市區,只要是我們的消費點,服務品質就得完全一致!」 
 
 
目標  每天三五○萬筆消費 
 
他自己預設的目標,是在一年內達到每天三百五十萬筆消費。「現在的總卡數已經超過一千八百萬張,再增加的意義其實不大,重點是要創造消費量。」他估計,真正的「活卡」大約八百萬張,以三百五十萬筆計算,等於是一天內每兩個人就有一個會拿悠遊卡消費,「這個目標好像很低,但是消費習慣本來就得慢慢建立。」 
 
正因為太專注在悠遊卡公司的營運,在他四十歲生日前夕終於累出病來,健康檢查出腎臟長了腫瘤,還花了兩個月動手術以及休養。「前一陣子我們到日本考察,時間不過兩天而已,可是我一回台灣,也整整在床上躺了兩天。」四十歲的連勝文很清楚,他已經無法像十年前年輕氣盛的自己,每天只睡三個小時,把全副心力都投入在工作上。 
 
○五年時,連勝文離開原本工作的創投,與朋友共同創立私募基金。「因為我想要掌握自己的生活。」 
 
連勝文回憶,他當時擔任創投公司的大中華區主管,某一天,突然接到美國總部的命令,要他把底下七、八名部屬統統裁撤掉。 
 
「他們可能要付自己的房貸、學貸,還要養家,可是我一點辦法也沒有,」也因此,他後來選擇自己當老闆,不讓別人決定自己的命運。「不過接下悠遊卡公司董事長後,我也不可能參與了,還得要我的合夥人抽空到台灣來跟我開會。」 
 
現在,除了工作,他更在乎的是家人。談到完成階段性任務之後的下一步,他最在乎的是兩個孩子。「如果要去香港,教育會是個大問題;我還是希望孩子可以接受正統的國語教育,不要廣東話、英文說得比國語好,因此留在台灣也沒關係。」 
 
「古人說四十而不惑真的有點道理;現在我的確看懂很多事情。」在四十歲的關卡前,總被看成名門公子哥的連勝文,遭遇了一連串健康與事業的重大挑戰,也讓他的心境發生了不小的轉變。「未來,家人會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 
 
 
連勝文
出生:1970年
現職:悠遊卡公司董事長
學歷: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法律碩士、輔大法律系
經歷:國民黨中常委、摩根士坦利、瑞士信貸
 

延伸閱讀

照顧父母的扶養費,我可以強制要求兄弟姊妹分擔嗎?律師教你2個實用方法

2020-01-03

麥當勞超值全餐、雞塊1月15日「漲聲響起」 唯獨熱賣「2商品」降5元

2020-01-10

為了選舉吵架?兩代失和何嘗不是件好事呢

2020-01-13

不想孤獨死,中年後更加珍惜「老朋友」!50歲後明白,友誼更勝愛情,好友總是不離不棄!

2020-01-15

那些年,歷代股王教會我們的事

2020-01-16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