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忍受浪費才能照顧好所有人

忍受浪費才能照顧好所有人
楊志良表示,健保費按《所得稅法》計費,若仍有不公,該檢討的是稅法。

張惠清、葉揚甲

焦點新聞

攝影/吳東岳

701期

2010-05-27 16:00

二代健保到底會不會造成更多的不公平?急忙推動二代健保上路的衛生署署長楊志良堅信,它比現行制度還要公平,而且如果要health care for all(全民照護),那一定得要忍受一定程度的浪費;如果不想浪費,那就不要施行全民健保!

在二代健保法案通過初審後,楊志良接受本刊專訪,他自喻是「商鞅變法,作繭自縛」,被問到如果二代健保被退回重審,他笑著回答,那就再換個署長吧。以下是本刊專訪內容摘要。

問:二代健保的收費基礎架構在殘缺的《所得稅法》上,從事炒股、炒房及地下經濟的人不在健保的調漲範圍,這公平嗎?

楊志良答(以下簡稱答):目前不公平的地方在於,我們假設有兩個人所得相同,有雇主的自行負擔三○%的健保費, 無雇主的負擔六○%,就差了一倍,加上目前又以口計費,這個人一口是負擔三○%,但另一個人他若是有四個眷口,那負擔就將會更大了。

 

這還沒有考慮到投保薪資與實際薪資不同,所以自賺自花的單身族不但負擔的費率僅三○%,如果投保薪資只占實際薪資的一小部分,實際不公的情況還會更嚴重。所以二代健保才會以總所得計算。

 

至於挑戰地下經濟的問題,如果我可以處理,就沒有馬英九當總統的份。

 

二代健保跟隨稅籍戶所得,現制則以投保薪資為主,薪資又是稅籍戶所得的一部分,一定比現行制度公平。現在《所得稅法》有問題,卻要健保負責,這是欺負健保;若二代健保比現行制度公平,我們就必須去做,天下沒有一百分的健保制度。

 

問:民眾可以接受健保合理的調漲,但級距最高和最低差了六十二倍,使高所得稅率族群已經要負擔三○%至四○%的稅,還得負擔高健保費,是否合理?

 

答:全台灣所得稅要繳到四○%的人只有五萬人,其實我要說,台灣稅制有很大的問題,目前健保費上下限是差了三十五倍,投保金額上限十八.二萬元,保費為九四○九元(身分為雇主),下限是一七二八○元保費是二六八元(身分是一般受雇者),兩者保費之間就差了近三十五倍,這是因為我們把下限壓得很低,才會有這樣的倍數。

 

而二代健保的上、下限倍數加大,是有原因的;將下限往下壓,可讓社會共同負擔貧窮人的醫療費用;而上限往上拉,則能讓有錢人多負擔一些。如果我年總所得有一千萬元,我是願意一年繳二十七萬元健保費的(以費率二.七%,不計眷口數計算),不過費率多少這部分,還是可以再討論。

 

二代健保採總所得計費,其實對中低階層與受薪階級的人比較有利,按總所得並降低費率計算,他們的保費是會下降的。

 

問:之前二代健保版本上下限是年收入十五萬元到七百五十萬元,署長向媒體透露的最新版本,又要改成二十三萬元到一千萬元,這是為什麼?

 

答:我自己是主張不要論口計費,因為每年健保支出是固定的,現在把負擔重新計算分配後,相對上會比較公平,任何的制度都是有問題,但這方案的漏洞較少。

 

問:現在把級距拉這麼高,在你來看,到底二代健保是費還是稅?

 

答:這問題好像是問健保到底是社會福利還是社會保險?其實世界各國關於健保的研討會上,幾乎沒人在討論這種問題。

 

健保只是達成全民健康照顧的手段,廣義是福利,狹義是保險。一般保險與全民健保不同,一種給的是錢、一種給的是服務,在理賠的意義不一樣,效果也就不同。所有的進步國家都是大小病皆納入健保,也沒人在討論保大不保小的問題。

 

一樣的錢對每個人的效用不一樣,所以社會對於財富分配會這麼在意,如果要health care for all(全民照護),那一定得要忍受一定程度的浪費;如果不想浪費,那就不要施行全民健保。

 

問:衛生署提出二代健保費用,有六成的人會降、四成的人會升是怎麼算得的?

 

答:要做到所有人都調降是不可能的,現在的問題是你要個人的公平?還是追求社會上的公平?如果要全部人同步漲跌,那又回到一代健保。

 

要求個人公平並不需要全民健保,有一般的商業保險就可以了。如果大家同意全民健保追求的是社會公平,卻又執著於對價關係;例如批評提高單身者保費是處罰單身,如果這種講法成立,那過去的制度是處罰家庭、處罰婚姻嗎?我認為,只要投保薪水與實收所得很接近,而且眷口數在兩口以上的民眾,支出的健保費用一定會下降。

 

問:但增加負擔的,卻可能是來自占所得稅基七成的受薪階級,對這些受薪中產階級是否剝兩層皮?

 

答:我還是要說,目前的問題是在《所得稅法》,源頭改進後,問題不就解決了嗎?這不是我們衛生署可以解決的問題。

 

問:二代健保是先扣掉政府與企業的負擔後,不足的部分全由民眾來負擔,請問人民是否變成最後的提款機?

 

答:二代健保是根本的改革,若人民都不想付錢,也是可以辦得到,就是立法讓政府及企業完全負擔,問題是這樣的法令合理嗎?人民想少繳錢多看病,但醫界卻一直在喊窮,每個人都只想享受、不想付出。我和健保局協調出費率之後也得上報行政院,看似權力很大,實際上卻是無權。

 

問:二代健保的企業負擔部分,也有重大改變;目前企業雇用月薪十八萬元及月薪一百萬元的員工,繳的健保費都一樣;但二代健保將使企業聘用高薪人才的負擔大增,長期來看,這會影響企業產業升級以及競爭力嗎?

 

答:我很同意,這的確會有大的影響,這就看企業端怎麼想,有些企業會增加自動化降低人力,有些企業則會設法提升員工效率。

 

其實在台灣,人才的薪水普遍偏低,你知道嗎,新加坡衛生署署長的薪水,是我的二十倍;我現在推二代健保,衛生署所有高階主管的健保費都將提高,但我認為這對長期健保制度是正確的發展。所以我笑自己就是「商鞅變法」,作繭自縛,不過還是得做啊!

延伸閱讀

二代健保狠削你的錢

2010-05-27

企業競爭力將受二代健保影響

2010-05-27

解除危機 靠二代健保上路

2009-11-05

製造五大不公二代健保問題叢生

2010-05-27

二代健保三大疑慮全剖析

2010-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