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廠下一個火車頭 正在重慶成形

台廠下一個火車頭  正在重慶成形
富士康重慶廠正在全面趕工,希望能讓調漲薪資的衝擊降到最低。

賴筱凡

焦點新聞

西永微電園管委會提供、攝影/林煒凱

704期

2010-06-17 13:40

這是一場你我都無法置身事外的遷移潮,是台廠在中國的第三次移動。未來你的NB不再從深圳組裝,而是來自重慶;台幹出差的地點不再是東莞、昆山,而是重慶西永。中國世界工廠的舊面貌已經開始崩解,一場世界工廠的再進化已開始發生。

富士康跳樓事件,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著手危機處理的一周後,大幅加薪的消息不是帶來大利多,而是全面衝擊世界工廠核心之一的深圳。罷工、組工會、加薪,這些聲音在深圳、佛州、南海陸續傳出,所有的老闆都繃緊了神經,就怕勞工的情緒一沒處理好,瞬間就會失控成為罷工潮。

當所有人還在思考富士康加薪衝擊之際,在大陸遍地開花的台廠老闆已經開始思索,下一步該怎麼走。「工資調漲、勞動成本墊高是預料中的事,只是沒想到來得這麼急又這麼快。」同樣是蘋果iPhone關鍵供應商的宸鴻董事長江朝瑞感慨地說。

就在富士康宣布加薪的隔天,同樣在中國設有多個組裝廠的液晶顯示器大廠冠捷,在董事會上立刻將加薪列入議案,連董事會前的早餐話題,都是圍繞富士康打轉。一月因應缺工,已經讓冠捷決定加薪一五%,但這次調薪潮的效應來得又急又猛,他們不能猶豫,就在那場董事會裡,冠捷董事長宣建生立刻拍板敲定,再加薪一五%!

 

中國工廠

▲中國勞工意識抬頭,工資調漲浪潮已在沿海一線城市爆發。(圖片來源/Top Photo)

 

中國工廠

 

場景一 加速建廠迎接工廠西移潮

 

只是,加薪不是萬靈丹,因為治標不治本。就在深圳的罷工潮潰堤前,《今周刊》選擇來到距離深圳兩千公里外的四川山城——重慶,在這裡你聽不到調漲工資的聲音,也見不著罷工的端倪,卻有加緊趕工的建廠工程,還有源源不絕到這勘察投資環境的廠商,因為五年後,重慶將成為全球最大的NB(筆記型電腦)組裝地,也將成為深圳薪資調漲、勞工意識抬頭後的下一塊台廠聚集地。

這是鴻海股東會後的第四天,重慶下了點雨,卻不影響西永微電子園區(以下簡稱西永微電園)裡的趕工計畫。這天英業達負責建廠的主管為了一場會議,來到西永微電園的管理委員會,他們得緊盯這裡的建廠進度,一刻也不能耽擱,因為在鴻海開了深圳調漲工資的第一槍之後,調薪潮這把火開始蔓延燒向各家廠商,所以他們不能等了,今年十月,建廠工程就要完工,他們才能順利投產。

跟英業達同樣坐落在重慶西永綜合保稅B區的廣達,建廠壓力也是非常大,「惠普要求他們(指廣達),今年九月底第一批筆記型電腦就要出貨。」西永微電園的員工透露,在這天剛好在進行上樑工程的廣達,廠房完工的壓力同樣很大,尤其在深圳調薪潮後,這些代工廠宛如壓力鍋一般,他們得思索的不只是否跟進加薪,更重要的是,西移的腳步要加快,因為這一場調薪潮遠遠比他們預期的還要來得早。

 

中國工廠

▲點擊圖片放大
 

場景二 西永微電園不分白天黑夜


走在三十平方公里大的西永微電園裡,大大小小的工程不斷地在進行,自從惠普確定進駐後,帶來的鴻海、廣達、英業達等代工廠跟進,後面還會有數以百計的相關供應鏈廠商要連帶進駐,他們不只要興建廠房,員工宿舍、生活圈也都得有配套建設。

在這裡,他們有一套最高指導原則:「五加二,白加黑。」也就是工作五天加兩天,白天還要加黑夜,幾乎不停休地在趕工,這就是重慶,一個五年後要取代深圳成為全球最大NB組裝廠的城市,是未來一年要出產八千萬台NB的地方,更是中國世界工廠的新面貌。

短短不到一個月,富士康從加薪三三%到調漲薪資達一二○%,大家都在想,郭台銘下這步險棋的戰略意義是什麼?我們也企圖在鴻海的策略裡頭尋找蛛絲馬跡。

就在郭台銘帶著國內外媒體參訪龍華廠區,揭開富士康神祕面紗的前一周,他的私人飛機飛抵了重慶機場,因為五月十九日這一天,對富士康來說是重要的日子,是富士康西移的第一步,更是郭台銘日後敢大膽加薪一二○%的最重要原因。

 

場景三 富士康直接進駐惠普廠房


他親自飛到重慶來,為的就是富士康重慶廠區的投產典禮,即使富士康自有廠區都還在大興土木,但郭台銘已經等不及了,就在自有廠區的隔壁,租下了其他廠商已經蓋好的廠房,招來三千名員工,他得趁廣達、英業達等對手還沒作戰能力前,綁下惠普這個大客戶。富士康的動作有多快,租廠房只是策略之一,為了力鞏與惠普這個大客戶的合作關係,郭台銘甚至替惠普招工,讓富士康的員工就直接在惠普廠房裡工作。

端午前夕的西永微電園,絲毫沒有要休長假的氣息,夏季的重慶總是天黑得晚,連帶地富士康的員工們也下班得晚,直到過了晚上七點,我們才見到一批批的富士康員工排隊從惠普廠房走出來,這些員工大多年紀不大,看起來都是所謂的「八○後」(一九八○年後出生),由幾位穿著富士康工作服的領班帶著,他們要走回距離惠普廠房一個路口遠的宿舍區。

在郭台銘高調宣布加薪後,市場質疑毛利恐怕下滑的聲浪不斷,但這位「成吉思汗」卻胸有成竹地告訴投資人,「從明年全年度獲利來看,我們有信心不會受影響。」他之所以這麼有信心,透過西移降低營運成本,正是富士康大舉調薪的最大後盾。

因為就在鴻海、富士康兩地召開股東會的隔天,外移動作已經開始,富士康龍華廠區的員工透露,「已經通知了,要搬到天津去。」就如同富士康董事長陳偉良在股東會上暗示的,可能將工廠轉移至華北與印度,更考慮回台設置無人工廠。而華北只是選項之一,因為重慶一期廠區距離落成還要好幾個月,但是富士康已經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等,外移已經刻不容緩。

 

中國工廠

▲為趕上惠普的腳步,富士康招工後,直接讓員工在惠普重慶廠房裡工作。
 

場景四 市政府修建專用高速公路


許多人質疑,將廠房西移就能降低營運成本嗎?我們嘗試在西永微電園裡找答案,「在重慶,每月最低工資是六八○塊錢(人民幣),今年就算調漲,程度也不大。」西永微電園裡的員工透露,今年到六月為止,都還沒調過薪水,連一塊錢都沒加,對比深圳最低薪資已從九六○元調漲到一一○○元,顯然地,調薪潮這把火還沒燒到重慶;甚至,我們問了幾個重慶的當地人,對於深圳調漲薪資、罷工事件,更是一無所知,彷彿那是另一個世界的事情。

在中國政府揭示的「西部大開發」政策裡,電子廠將廠房西移不只能獲得租稅優惠,更便宜的勞動成本,可望使營運成本一同往下降,「從重慶走鐵路到深圳鹽田港,比上海走海運,還要少一天。」在時間與成本的交互考量下,西移造成的運輸成本增加,絕對遠不及深圳薪資調漲的幅度。

指著西永微電園的全模型圖,西永微電園負責媒體溝通的官員介紹著,「以後從我們這保稅港區到重慶最大的寸灘港,會修建一條全封閉的高速公路,只供物流運送。」為了讓進駐西永微電園的廠商在最快時間內輸出貨物,重慶市政府表現了最大的誠意,要讓台廠西移後,進一步降低營運成本。

這也是為什麼近兩年來,台灣科技業大老前仆後繼地到訪重慶,不僅下游代工廠嗅到了西移的利多,就連聯電榮譽董事長曹興誠、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友達董事長李焜耀,都在近兩年內來到西永微電園,就為了了解西移能夠為台廠帶來多少助益。

這就像重慶市長黃奇帆身邊人士流傳的一則小故事,去年黃奇帆到鴻海土城總部參訪時,與郭台銘見面的第一句話不是要鴻海投資,「我是給你送訂單來的。」讓郭台銘一愣。的確,惠普落腳西永後,連帶拉動代工廠的西進腳步,黃奇帆的動作,只是更凸顯了重慶的投資價值。

不論是加薪或西移,其實都直指一個不爭的事實,台廠在中國的第三次遷移潮已經來臨!

 

西永微電園

▲西永微電園規畫完整,吸引英業達集團會長葉國一(前排右2)、英業達董事長李詩欽(前排右3)等電子大老前往評估投資環境。

 

西永微電園

▲重慶市政府全力布建基礎建設,就為讓進駐西永微電園的台廠成本降到最低。

 

西永微電園

▲在惠普施壓下,廣達廠房工程積極趕工,希望能盡快投入NB的生產行列。
 

場景五 西部製造、沿海內需成形


如果○八年《勞動合同法》的實施,是台廠遷移潮的第一次鐘響,那麼今年初的缺工潮,則是台廠遷移的警鐘,它們都一再提醒著同樣的事實,就是中國世界工廠的舊面貌已開始崩解。然而,三個月過後,富士康員工的跳樓事件、本田罷工,就像點燃深圳調薪潮的導火線,讓中國世界工廠的舊招牌搖搖欲墜。

香港工業總會近期就做了一項相當有趣的調查,高達六成落腳在珠江三角洲的港商,都考慮把廠房遷移出廣東,沿海城市的薪資成本已經逼近製造廠的忍受極限,在「西部大開發」的政策配合下,製造廠轉移出深圳,已成為在所難免的趨勢。

但這不代表中國世界工廠的地位不再,因為能夠有中國政府這等魄力,有中國龐大勞動力,更有中國偌大內需市場的地區,放眼全球版圖,實在難找,這也是為什麼台廠多次嘗試南移越南、菲律賓、泰國,都鮮少有成功案例。

在缺工、薪資調漲潮後,急欲楬櫫的是中國世界工廠的新藍圖:「西部製造,沿海內需。」富士康事件只是一個起頭,它讓這整個世界工廠的拼圖開始出現變化,更是帶動世界工廠進化的最大推手,它擘畫出進化後世界工廠的新面貌,過去世界工廠坐落中國沿海的局面將要改變,未來的世界工廠將會從重慶這顆西部心臟出發,把中國西部進化成新一代的世界工廠,鞏固中國在全球的世界工廠地位。

重慶是西部大開發的第一炮,是台廠西移的一個典範,未來將會有第二個、第三個重慶在中國大西部浮上台面。在台廠第三次的遷移潮裡,即使它是發生在距離台灣一千九百公里外的事,卻與每個台灣人都息息相關,它不只是一個產業供應鏈的移動,也是成千上萬台幹職場的移動,更是關係到台灣龐大投資人獲利的移動。

別以為這只是中國趨勢的變動,只要你生活在台灣的一天,都難在這場遷移潮中置身事外。在富士康奠定沿海製造高勞動成本的趨勢後,這波浪潮襲向所有台廠,未來幾年你將會看到更多廠商西移的動作,這也是鴻海在西永微電園廠房投產的同一天,郭台銘帶來了數十家的廠商與西永微電園管委會簽約,因為這是一個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遷移潮,也將是未來台灣科技業最受矚目的中國布局策略。

 

西永微電園

▲郭台銘登高一呼,不僅富士康要全面西移重慶,就連相關供應鏈也將一同跟進。

延伸閱讀

紅海策略

2006-10-12

找不到作業員?從台灣運過去!

2010-03-11

鴻海事件給經理人的三堂課

2010-06-03

中西部的兩個亮點——重慶VS.成都考察報告

2010-11-11

直擊台商北越搶灘戰記

2019-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