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柏南克樂做金融市場的魔鬼終結者

柏南克樂做金融市場的魔鬼終結者
柏南克擁有打擊空頭的終極武器——豐沛的現金,這是美國股市不跌的主因。

乾隆來

焦點新聞

Top Photo

713期

2010-08-19 10:56

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近來頻頻對經濟前景發出警告,但氾濫的資金卻仍使得股市一路上漲,把一干空頭大師拉得幾乎要上吊。空頭大師們忽略了,柏南克是金融市場的操盤高手,自金融海嘯以來已注入市場兩兆多美元,而且完全沒有回收的意思。

七月中旬,我住在美國紐約的朋友老張,帶著小孩回台北探親,這位朋友在紐約買了三套房子,娶了月領一萬美元高薪的醫生太太,老張原本也是年薪十萬美元的中階經理,但是從去年初失業至今,公司發的資遣費差不多用完了,卻仍然未能找到合適的工作。

家裡剩下一份醫師的薪水,扣除保險與所得稅後,實領五千八百美元,三套房子每個月利息要繳三千多美元,有兩套還沒開始繳本金,房價掉下來已經離成本越來越遠,而且找不到人接手。老張告訴我:「現在就像高爾夫球掉入沙坑,原以為一下子就可以重回果嶺,卻怎麼揮都離不開沙坑,真是進退兩難!」

跟我這朋友同樣陷入進退兩難困境的,還有八百多萬名失業一年多的美國中產階級,以及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Ben Bernanke)。

柏南克從七月底開始,以極為坦率的語言,不斷對於美國經濟前景發出警訊。先是在七月二十一日對美國國會的半年度報告,柏南克以「異常的不確定性」(Unusually Uncertain)來歸納美國的經濟展望,這個用語無疑宣告美國經濟還未脫離險境,甚至還可能更壞。

從二○○八年九月爆發金融海嘯起算,美國經濟進入急診室急救即將屆滿兩年,柏南克用超過兩兆美元的超氾濫資金,浸潤瀕臨斷氣的美國經濟,並且史無前例地以中央銀行的部位,買進房貸抵押債券近一兆美元、買進上市公司股權(例如AIG)近五千億美元,使得聯邦準備理事會的資產負債表,從風暴前的八千億美元水準,一夕暴增到兩兆三千億美元。

 

柏南克醫師悲觀的診斷

 

這種違反常規的緊急救助,雖然成功將美國經濟從死亡邊緣救回來,並創造了○九年異常繁榮的股市多頭,但是中央銀行持有高風險的股權與房貸債權,勢必危害美國民眾的長期權益,而且不論在理論與實務上,都與中央銀行的任務相衝突,因此柏南克必須藉著經濟復甦的機會,將美國中央銀行的資產負債表回復到正常的水位。

但是,美國經濟在急診室住了兩年卻無法脫離,把急診室當成了老人安養中心,柏南克醫師對美國經濟前景的診斷,仍然充滿負面的擔憂:

一、從去年年中開始,美國經濟以溫和的步伐回升,主要受惠於刺激性的貨幣與財政政策的支持。

二、實質民間消費以二.五%的年增率增長,其中購買汽車等耐久財的需求特別強勁,但是房屋市場仍然疲弱。

三、房屋市場疲弱的主要原因,是就業市場的回升極為緩慢,今年上半年每月新增十萬個工作機會,但是這個規模太小。金融海嘯期間美國失去八百五十萬個工作,以每月十萬新增工作的速度,幾乎無法彌補。

四、金融機構的體質已經大幅度改善,但是帳上的不良資產還無法有效處理,而且銀行仍然繼續緊縮放款,對於需要資金擴張的中小企業,更需要聯準會提供的專案來獲得銀行資金。

柏南克原本在今年春天,已經準備逐漸降低資產負債表的部位,尤其是過去買入大量的房貸抵押債券,已經在今年下半年逐漸到期。原本可以在到期後回收資金,但是,在經歷五月的歐洲國債風暴後,美國經濟復甦的力度再度放緩,聯準會最後只能採取觀望的態度,繼續將利率維持在接近○%的水準,到期的房貸抵押債券也只能續做,柏南克繼續背負著兩兆三千億美元的超級資產負債部位,進退兩難。

妙的是,柏南克悲觀的預測一出,美國股市卻因此走出長達一個月的多頭市場,道瓊指數從七月中旬的九千五百點快速上漲超過一千點,把市場一干空頭大師拉得幾乎要上吊。

 

美國股市

美國股市走兩年多頭,軋得空頭死去活來。(攝影/陳永錚)

 

道瓊工業 指數

▲點擊圖片放大

 

高唱空頭是一門顯學

 

當今國際金融市場,高唱空頭是一門顯學,而且,喊得越空越能吸引大批信眾,從享有一百五十年悠久歷史的《華爾街日報》,到充滿激情言論的投資部落格,頭條新聞充滿了悲觀的論調,偶爾出現一兩篇看多的評論,立即會引來一片訕笑。筆者在倫敦任職某投資銀行研究部的印度籍同學拉吉夫(A Rajiv )就說,在各種私人聚會裡面聽空頭大師的評論,「就像參加 GUCCI春裝發表會那樣,令人充滿期待與興奮!」
 

拉吉夫告訴我,「當今倫敦投資銀行圈內言論最血腥的空頭大師,應該頒給法國興業銀行的首席策略師愛德華茲(Albert Edwards)。」愛德華茲預言,全世界將會陷入一個「血腥的深度衰退」(bloody, deep recession),股票市場最少會重挫六○%;而中央銀行過去兩年不斷、無限制的、浮濫印鈔票的惡果,將會導致二○%以上的通貨膨脹!

 

愛德華茲如此悲觀的預測,包括你我在內的投資人都應立即從金融市場退出,但愛德華茲卻極為活躍,他在八月初的一場收費演講,就吸引了超過六百位投資人,熱烈追捧他的血腥言論。

 

還有一位曾經在高盛證券擔任衍生性商品交易主管的帕爾(Raoul Pal),他在網路上撰寫全球總體經濟投資者的市場評論(www.globalmacroinvestor.com),帕爾的網站採取會員制,收取高額的月費,但是仍然嚇不走蜂擁而至的粉絲。我的朋友拉吉夫說,過去繳交每年五萬歐元的年費可以成為帕爾的會員,但是如今帕爾宣稱會員人數已超過上限,新來者必須排隊等待舊會員退出,而且通過嚴格的審查程序,才能繳交高額年費聆聽帕爾的高論。

 

空頭大師嘗盡柏南克的苦頭

 

帕爾的預測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他認為美國勢必陷入一九三○年代的經濟蕭條,而債台高築的英國政府也終將宣告破產。在拉吉夫給我的一份過期的市場評論裡,帕爾說:「我們即將面臨的,是任何年齡未超過七十歲的投資人從未經歷的空頭市場!」

 

空頭大師們看壞總體經濟趨勢,方向與柏南克是一致的,但是,空頭大師卻嘗盡柏南克的苦頭,甚至在過去一年的時間裡,空頭大師吃苦頭的時間,超乎意料的長久。

 

從去年三月至今年五月,美國道瓊指數連續走了十四個月的多頭,其中回檔的時間前後加總不到兩個月,指數從低檔的六千五百點上漲超過八○%,空頭大師可以說是全面潰敗。

 

即使在五月遭逢希臘國債危機,歐元大貶,但是道瓊指數從高點一一二五八點回檔幅度也只有一五%,立即又出現連續一個多月的強勢上漲,再度將一干空頭大師軋得幾乎要上吊自殺。

 

空頭大師們雖有高度的智慧來預測景氣,他們卻忽略了當今的中央銀行總裁們的實力。不論是前任的聯準會主席葛林史班、現任的柏南克,或是歐洲的特里榭,都是非常了解金融市場的操盤高手,雖然金融市場猶如酷斯拉那樣暴烈,柏南克等人卻是如假包換的「魔鬼終結者」。

 

柏南克行動果決、擁有尖端的高科技武器,毫不猶豫就打開中央銀行的大門,將兩兆多美元的浮濫資金一口氣倒入金融體系,而且完全沒有回收的意思。

 

當今的中央銀行總裁們,包括美國的柏南克,或者台灣的央行總裁彭淮南在內,他們人生的首要目標,雖然還在維持經濟穩定發展,但是短期的目標卻是以修理投機者為樂——不論是股市的空頭或是匯市的多頭!只要股市仍然浮浮沉沉,仍然可以修理到嘴硬的空頭投機客。

 

空頭不死,多頭不止,當愛德華茲、帕爾等一干空頭大師都閉嘴時,柏南克才會真正考慮停止所謂特別寬鬆的貨幣政策。在此之前,景氣還是很糟,資金還是很氾濫,股市還會很好。

 

金融體系

金融海嘯爆發以來,柏南克將兩兆多美元的浮濫資金一口氣倒入金融體系。(圖片來源/Top Photo)

柏南克7月21日在美國 國會半年度報告的證詞:

 

雖然聯準會已經規畫謹慎的退出方案,以結束特別(寬鬆)的貨幣政策,但是我們也確認,美國的經濟前景仍然處於異常不確定的狀態。

 

(Even as the Federal Reserve continues prudent planning for the ultimate withdrawal of extraordinary monetary policy accommodation, we also recognize that the economic outlook remains unusually uncertain.)

 

延伸閱讀

美股泡沫危機 澆不熄資金熱情?

2014-07-24

柏南克不能說的美國經濟祕密

2010-09-02

人造榮景發威 全球資金回頭瘋美股

2011-02-24

柏南克大印鈔票引發超級通膨憂慮

2009-03-26

鈔票與債務同飆 美貨幣黑洞後果難料

2020-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