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讓郝龍斌深陷泥淖的二位關鍵人物

陳東豪、徐介凡

焦點新聞

717期

2010-09-16 10:25

台北市長郝龍斌上任以來,一直在收馬市府的爛攤子,從小巨蛋、貓纜到文湖線,但郝龍斌怎樣也沒想到,如今造成自己選情危機的關鍵,竟然是他自己的人所創造的爛攤子。昭淩公司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為何可以讓郝龍斌的選情告急?

就在新生高架工程弊案的風暴持續延燒之際,九月八日,被檢調搜索、約談的昭淩公司,在南港軟體園區的辦公室悄悄召開股東臨時會。為了盡快遠離風暴,股東會甚至還決定替昭淩改名,將用了三十四年的招牌改為「兆盈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會後,身為昭淩最大單一股東的金千里公司實際負責人鍾智文,忍不住大罵台北市政府:「當初聽市府新工處的話辦事,現在卻把全部的錯都往我們身上推,還罵我們是一個爛公司,一定要追究到底。」

昭淩公司的背景如何?為何在司法調查之際,還敢對台北市政府嗆聲?

無論是昭淩還是兆盈,這場由新生高架道路景觀工程的花價問題引爆的「花風暴」,已讓郝龍斌的競選連任之路,陷入空前的危機之中,甚至讓副市長李永萍等三位市府高官辭職。而引發這次危機的核心人物,直指兩位已屆七十歲的老人,一位是昭淩工程顧問公司前董事長黃通良,另一位則是前台北市副市長、現任台北市捷運公司董事長的林崇一。

弊案關鍵指向林崇一

台北市政府新工處長黃一平指出,新生高改善工程設計標案早在二○○七年開標,昭淩所收取的規畫、設計、監造服務費,占總工程款的五.三六七%,而一項十.六八億元的工程最後卻一路提高到十三.九億元,這才是「花風暴」的原暴點。

緊接著昭淩開始進行工程的招標作業,一到五次均是無人投標的狀況,第六次為吸引廠商投標,併同中山二橋工程五.六二億元標案,最後標案金額合計十六.二億元。雖有工信、長鴻、皇昌三家廠商投標,但開標結果顯示,三家標價分別為二十二.九、二十一、以及二十.三億元,皆遠高於預算導致流標,爾後底標的設定標準改為「以第六次招標三家投標廠商之均價為調整原則」,也是這次引爆外界譁然的最大爭議點。

民進黨台北市議員徐佳青質疑指出,依據○八年三月十一日的市政會議記錄,郝龍斌指示負責公共工程督導的副市長林崇一召集市府局處首長,與業界針對建材價格高漲進行座談,並要求新生高架改善工程標案盡速完成,以免影響花博的進程,郝龍斌要求儘速招標,但林崇一實際執行卻是不合常理,令人懷疑,檢調有必要深入調查。

第七次招標總共吸引福清、皇昌、春原、中華與工信等五家廠商參加,分別出價二十.一、十九.七、十九.三七、十九.一九以及十八.五六六億元,最後由出價最低的工信得標,從前一次最高出價變最低,相差四億三千萬元,相較同樣參與兩次投標的皇昌與長鴻,看似大有藉第六標拉高標價、並於第七標低價搶標的狀況,顯然成為這次標案的最大獲益者。

弊案發生後,郝龍斌不得不進行危機處理,組成調查小組進行調查,市府廉政肅貪小組開會之後,歸納出各項疑點,其中最重要的是質疑第六次招標的最低投標金額十九.五億元,遠高於預算金額,明顯有異常;北市府發言人趙心屏就指出,這是因為設計廠商昭淩工程顧問公司,私自以前一次投標廠商價格的平均價,制訂出花卉單價,因此移送檢調。同時民進黨北市黨團進一步發現,新生高工程案從第六次流標到決定第七次招標底價,中間僅隔四天就多了近四億元預算!

民進黨議員莊瑞雄、簡余晏也指出,提高工程價格根本不是一個小課長可以決定的,幕後真正的主導者就是林崇一,並指控他和工信工程負責人潘俊榮關係匪淺。

林崇一是誰?他是李登輝時代交通部成立高鐵籌備處的第一任處長,離開公職後轉往民營任職,直到郝龍斌當選台北市長後,擔任郝龍斌的副市長,當時林崇一是郝家軍的重量級砲手,和林崇一開會的官員都膽戰心驚,深怕變成砲灰。

當時被馬英九欣賞的都市發展局長許志堅,就曾被林崇一以「腦袋空空」形容,指發展局只會花錢,卻沒想法理念,任由廠商牽著鼻子走,對台北市的建設景觀毫無建樹。林崇一後來因健康問題請辭,直到去年捷運文湖線狀況不斷,才又被郝龍斌找回來收文湖線的爛攤子,但沒想到如今林崇一卻幫郝龍斌捅出新生高工程弊案,這讓郝龍斌真是情何以堪。

昭淩藍綠標案通吃

另一位讓郝龍斌捲入「花風暴」而痛不欲生的人,則是昭淩公司前董事長黃通良。成立三十四年的昭淩公司,早年是國民黨黨產最大控股公司「中投公司」所投資,之前由民航局長毛瀛初之子毛昭定出任董座,就連名稱亦是由毛瀛初一雙兒女名字各取一字而來,是不折不扣的黨營事業。當時中投擁有昭淩約六○%的股份,但後來國民黨出脫黨產,陸續將昭淩股份賣掉。
 
根據國民黨行管會主委林永端表示,目前國民黨已和昭淩完全沒有關係,之前中投已將手上二成、四千張持股,賣給沈慶京的威京投資承接,後又轉給現任的台開副董事長鍾智文,如今鍾智文所屬的金千里股份有限公司才是昭淩的第一大股東。
 
儘管前身是國民黨黨營事業,至今還有濃濃國民黨色彩,但昭淩在黃通良的操盤下,其實藍綠標案通吃,非常風光,除了台北縣捷運工程(當時縣長為蘇貞昌)、交通部鐵路局「潮州計畫」、體委會「國家運動選手訓練中心整建計畫」等顧問標案,手上還有高捷、高雄車站等民進黨執政地區的重大工程顧問合約(見附表),手中標案總價高達二十七億元,令人為之側目。
 
黃通良行賄前科累累
 
但後來台北地檢署與法務部政風司調查時發現,攤開黃通良的過往記錄,竟比昭淩的業務表現更令人驚奇,他為了拿下標案,無所不用其極,能在工程顧問界呼風喚雨多年,也就不令人意外。
 
黃通良原本是台北市工務局副局長,因為捷運局成立而被轉調擔任捷運局副局長,但是當年台北市捷運局是局長齊寶錚的天下,捷運局所有重要處級主管幾乎都是齊寶錚「榮工幫」的子弟兵,黃通良的「工務幫」在捷運局裡根本不成氣候,後來黃通良調任台北市捷運公司第一任董事長,在陳水扁入主台北市政府後退休,從一九九六年開始出任昭淩工程顧問公司總經理,○二年起擔任董事長,主導各項標案。
 
今年三月,黃通良另一起工程案件才宣判,他涉嫌招待「國家運動選手訓練中心整建計畫技術服務」案招標評選委員,被台北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但受他賄賂的國內多名教授則被判刑重達十年,黃通良才被迫從董事長位子下台,如今僅掛昭淩的董事一職,但黃通良的不良紀錄,也從此讓人印象深刻。
 
此外,從○五年開始,黃通良就以台大教授郭振泰為「白手套」,約學術界常擔任政府各大計畫的評審委員教授們吃飯,地點遍及台北市北投的吟松閣、民生東路的台北聯誼社和衡陽路上的極品軒,而酒足飯飽之後,從林森北路到忠孝東路的各種酒店,都有他們的足跡。後來因案爆發,黃通良因此被起訴。
 
此外,出國和打高爾夫也是黃通良打通人脈的兩大法寶。像中科大教授徐淵靜就接受黃通良招待到上海、日本等地旅遊,更招待夏威夷高爾夫之旅,至少花費二七八萬元。後來徐淵靜擔任「寬頻管道建置案」評委時,昭淩以一七九五萬元得標。林正芳、黃兆龍擔任「國家運動選手訓練中心整建計畫案」評委,也洩露底價給黃通良,昭淩以六千三百萬元得標,兩案共圖利八千萬元。因此黃通良的昭淩工程顧問可說是前科累累,爭議不斷。
 
一直到這次的新生高工程案爆發,黃通良所屬的昭淩公司,終於被外界高度關注,而黃通良的過往紀錄,再也遮蓋不住。另一位林崇一則是台北市前市長,位階夠高,撼動郝市府的爆炸性也會更強,他能不能從這次的泥淖風暴中順利脫身,恐怕是此案對這次台北市長選舉影響的關鍵。
 

延伸閱讀

月薪3萬多,40歲發財只能靠股票?股市裡,一再上演的窮人悲劇:小資投資變赤貧

2021-01-07

自由現金流帶來財務自由

2021-01-06

【像極了日本】七星山、武陵降雪!白茫茫一片 堆雪人、狗狗狂踏超開心

2021-01-08

女友月薪5萬元他嫌少! 交往9年 醫師:很猶豫是否適合結婚?

2021-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