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銀髮新模式 共老、互助、分饗

銀髮新模式 共老、互助、分饗

林孟儀、黃筱雯

焦點新聞

攝影/林煒凱

718期

2010-09-23 14:28

在竹東,有一群不相識的退休預備軍相約共老;在嘉義,平均年齡七十八歲的老人家,力行「輕老年照顧熟老年」;在台中,由退休人員和家庭主婦組成的志工夥伴,要讓獨居老人不斷炊......。

鄰居就是老伴 鹿鳴山莊 享受山林生活的老後社區


午後一陣傾盆大雨伴著響雷,竹東深山中的鹿鳴山莊,二十多位住戶玩興依然不減,齊聚木屋別墅陽台,熱鬧展開每周末的午餐約會。

這整座山頭,其實就是一個社區,目前四十戶屋主有高階公務員、大學教授、企業主,以及聯電、友達等高科技公司中高階主管;其中有結伴而來買地蓋房的同事,但多半互不相識,當了鄰居後才變成朋友。

 

只賣適合山林生活的人


今年五十八歲、從事紙類貿易的洪文珍,預計兩年後退休,之前花了二、三年做功課,就為了找一塊未來退休居住地;終於在幾個月前來到鹿鳴山莊,現在每個周末都會來度假。最深得他心的是,這裡是一個規畫完整的社區。

不若其他山林移居者,通常是各蓋各的小木屋,雞犬相聞,但不相見;要變成好鄰居,甚至做朋友,完全得碰運氣。鹿鳴山莊的開發者張碧桃提到,台灣大概沒有一個山中社區,像這儘管各自擁有房舍的隱私性,卻成立管委會,而且共識度那麼高的。

陌生人要一起共老,是有門檻、有條件的。一開始,為了維持社區的同質性,張碧桃就仔細篩選買地的住戶,社經地位接近、都熱愛山林,當鄰居才有話可聊,「穿高跟鞋、套裝來看地的,不適合山裡生活,出價再高我也不賣!」

開發至今三年來,鹿鳴住戶每逢周末必聚餐,以認識彼此、凝聚共識。例如大家便講好,蓋木屋時不許整平土地,必須依山勢而建,並且維持周圍原始林相,將對水土的傷害降到最低。他們也訂定了住戶守則,要求大家盡量參與社區大會,討論社區大小事,連是否安裝路燈都要經過開會討論。

「我們是一個柔性社區,房子與房子之間沒有刻意劃分的界線,一切資源共享。」五十二歲的鹿鳴山莊管委會主委劉志亮,兩年前就已退休長住鹿鳴山莊。他笑說,在這常常某一家種的菜豐收,就會出現在每戶人家的餐桌上。

他指出,很多人認為山中生活是老人家在過的,「但真正的老人不會到山上來,來的都是四、五十歲的中年人。」鹿鳴山莊目前還沒退休的住戶,每逢假日就上山與未來的鄰居聚餐,也開始熟悉、提早適應山林生活,為退休生活做準備。
洪文珍認為,五十歲是開始練習退休最適當的年齡,「因為這時候你才有時間去思考日後的興趣規畫,否則日子一久,你的興趣只會遞減。」

今年已經六十三歲的徐永忠還沒退休,他認為退休最重要的本錢就是「健康」,年紀一大不活動,身體機能衰老得比想像的還快。「我們在這裡,一早起來除草、種菜,提早讓身體適應活動,累積健康資本,更能延長健康的老後生活。」

 

這裡的住戶有共識,平時互相照應,再老一點,山莊住戶計畫共同聘用看護、幫忙日常採買的幫手和交通車,並請醫生定期來巡診。山莊到竹東省立醫院開車其實只要十分鐘,「我們也可以拿一塊地蓋安養院。」張碧桃打趣說。

 

老年人

 

房子

從陌生到相惜,鹿鳴山莊屋主互許成為對方的老伴,大家要一起生活到90歲。

 

熟悉夥伴 不怕老來寂寞


「鄰居就是老伴。」劉志亮笑著說,要在鹿鳴繼續住到九十歲,期待更多住戶退休,一起生活,「到時候這裡一定非常熱鬧!」

這裡的住戶們其實已經開始為未來「共老」的生活預做準備了,現在還沒退休,算是助跑期,先習慣山林生活,與鄰居們互動,以後真正退休後,有好鄰居與好友相伴,一點也不怕老來生活寂寞。

 

台灣社區活躍老化典範 嘉義大林站 輕老年照顧熟老年


六十歲的呂碧鳳和七十八歲的先生林添旺,一早開車從嘉義大林鎮出發,經常一天內跑數十公里,往北到彰化芳苑,往南到台南七股、學甲;他們可不是沿路觀光郊遊,而是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嘉義大林站的志工,必須蒐集放置在各處商店的發票箱,作為主要經費來源。

這個由老人自發性組成,可說是全台灣最老的志工團體,出現在全台老年人口比例最高的嘉義縣,一百位志工平均年齡七十五歲,卻比受照顧的一八○位老人平均年齡七十歲還大。

 

「我們是『老大人』照顧老人!」志工們最常將這句玩笑話掛在嘴邊。

 

弘道基金會執行長林依瑩認為,大林站是台灣活躍老化的典範,也是在高齡化的台灣,擴大推展老人參與志願服務的標竿。

 

來到大林鎮活動中心,六、七十位老人家,正聚精會神地聆聽繪本課程。每位老人家就算都已白髮蒼蒼,卻依然神采奕奕,嗅不到自怨自艾的暮年氣息。

 

故事的起點,得從一位失智老人說起。今年八十四歲的林添發,是大林創站站長,一九九一年從糖廠主管職位退休後,醫生宣布他罹患了老年癡呆症,連回家也會迷路,還曾經開車停個紅綠燈,就在駕駛座上睡著了。

 

有天,林添發偶然看到一群在公園裡默默呆坐的獨居老人,觸動了他的心。二○○二年,他號召八位台糖退休的老同事,從十二位獨居老人開始服務起。

 

老年人

(攝影/陳俊銘)

 

做志工  失智症不藥而癒

 

大林鎮上的年輕人不多,能運用在社區參與的人力大部分也都是老人家了。林添發提出「輕老年照顧熟老年」的觀念,力倡由五、六十歲的老人,來照顧七、八十歲的老人,他從家族、同事開始動員;後來,七、八十歲卻仍老當益壯的銀髮志工越來越多,連原本受照護的獨居老人,也投身志工行列。

 

林添發每天為基金會的事而忙碌,利他更是益己,失智症竟然逐漸好轉,今年還報名就讀南華大學。日本NHK電視台還特地為此來台採訪他的事蹟。

 

「人有自體免疫的功能,我現在每天感謝,看到別人快樂,我也很快樂!」林添發強調,「人太閒才會『甘苦(指痛苦)』,走出來,不用被關懷,證明老有所用。」活到這把年紀,能照顧人就是有福氣,身體健康就該回饋社會。

 

去年初,林添發交棒給大林國中退休的么女林淑蓉。五十五歲的林淑蓉認為,沒有工作會讓人懷疑自己的價值,而開創事業第二春太累,也等於和年輕人競爭機會,「老人適合走出來當志工,可以讓子女喘息,不會在家碎碎念。」

 

老年人

大林站開辦許多課程,如手工藝、繪畫等,長輩們在這邊真的是「活到老,學到老」。(攝影/陳俊銘)

 

志工

輕老年照顧熟老年,弘道基金會提倡的觀念,或許是急老台灣的出路之一。 

 

陪人也有人陪  服務也為自己解悶

 

大林站的志工每個人都有負責照顧的獨居老人,同為在地人,也比較有同理心,彼此作伴聊天,排憂解悶。大林站還開辦許多如手工藝等課程,節慶活動更是少不了。很多志工同時參加三、四個服務社團,只有周末休息,「比上班還忙!」

 

大林的長者們成功開創了社區老人互助的新模式,不僅強化老人對社區的向心力,也證明了老人能由「受助者」,變成「幫助者」,吸引許多縣市的非營利組織前來觀摩取經。

 

讓角落老人飲食無憂 甘霖基金會  全台最大老人送餐服務

 

周五上午十點半,在台中市冷清的中正路上,只見一家老舊店面熱鬧滾滾。在看似中央廚房的十來坪窄小屋內,擠著十多位工作人員忙著打菜、切水果、裝盒,再將一袋袋便當交給等在門口的六輛麵包車和多部摩托車。

 

這裡不是自助餐店,而是甘霖基金會的送餐中心。一九九九年起,甘霖基金會開始送餐給六十位獨居老人,直到現在接受台中市政府補助、委託送餐,每天從這裡送出去給獨居老人的午餐,已高達五三○份,是全台灣最大的獨居老人送餐單位。

 

每周一到周五的中午,甘霖車身上貼著「樂在分饗」四個字的小型麵包車、摩托車,就會穿梭在水泥叢林的巷弄中送餐;全台中市還設有九個社區中繼站,請退休人士或家庭主婦接力送餐。

 

精心處理餐食  只為體貼長輩

 

甘霖的送餐範圍最遠到距離台中市十一公里的清新溫泉、成功嶺等市郊,來回就要兩小時。

 

「送餐對象,通常是巷子最裡面的那一家,也往往是沒有電梯的公寓,最頂樓的那一戶。最不可能有人住的角落,就越可能會是我們送餐的地方。」副執行長陳麗娜強調。

 

甘霖社資主任詹益宏更提到,在送餐的對象中,還有必須自費六十五元的一般戶,都是外出不便,又沒子女在身邊幫忙備餐的高社經地位獨居老人。

 

「送餐是風險很高的服務,因為老人禁不起吃壞肚子。」陳麗娜表示,甘霖會進行個案訪視,詢問老人家有無特殊疾病、用餐需求、排除不想吃的食材;只為了做到個別餐、精緻化。

 

甘霖等著盛裝飯菜的便當盒都貼著長紙條,註記著如「低鈉、食物剁碎、飯特軟、少鹽去油、忌醃漬品」等特殊需求。

 

而負責打菜的志工們,分為三條生產線,忙著盛裝一般、過水去油的,以及剁碎,甚至用食物處理器打成流質的菜色。仔細看餐盒裡,飯菜皆用單獨容器分裝,希望長輩們捧著白飯夾菜就好,不必費力拿著整盒便當扒飯吃。

 

這項服務的最大挑戰就是「人力」,陳麗娜估算,一周五天需要一二○位送餐人力支援,送餐中心最怕接到志工打來請假的電話。為了確保人力,甘霖號召一批退休的銀髮志工,這些長者更能理解老人的飲食需求,再怎麼細瑣的流程也不嫌麻煩。

 

今年七十歲的曹阿姨,已經在送餐中心幫忙了五年,每周一、三、五固定早上八點報到,負責打菜。曹阿姨本身曾罹患胃癌,二○○四年先生過世,讓她消沉了三個月,後來經人介紹來到甘霖送餐中心當志工,幫助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獨居老人,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更加充實有意義。

 

送餐員是獨居老人的安全警報器


此外,送餐員還是獨居老人的安全警報器,曾有長輩晚上在家裡跌倒,捱到隔天送餐員來才送醫;一旦有異常,送餐員第一時間會回報,甘霖立刻派社工員接手處理。

 

比起企業慈善基金會動輒捐款數千萬元給兒童非營利組織,甘霖基金會只能望穿秋水,光送午餐一餐,一年就短缺五百萬元經費。「小孩代表希望和未來,老人有問題總是會被說,為什麼不去找他的子女解決?」詹益宏無奈表示。

 

當社會環境變遷,無人奉養的獨居老人成為普遍存在的現象時;除了號召銀髮志工,甘霖如何讓獨居長輩不斷炊?正是老化的台灣未來面臨的考驗之一。 

 

志工

(攝影/吳東岳)

 

自助餐

 

自助餐

為了讓長輩們吃得健康、沒有負擔,由退休人士與家庭主婦組成的甘霖基金會送餐中心,細心地為每位老人調整不同的餐點。

延伸閱讀

老爸老媽熟年白皮書

2016-09-15

門諾送餐員 讓老人暖胃也暖心

2015-09-10

找到樂趣 銀髮族生活一樣亮麗

2010-09-23

思念妻子、擔心兒子…獨居阿公吃不下 「共餐」吃出飯菜香

2018-10-11

大學校園首創,育達樂齡生活棧,打造幼青銀共榮的學習場域

2019-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