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誰該為花博「煙霧秀」負責?

誰該為花博「煙霧秀」負責?
花博煙火被煙霧所掩蓋,問題到底出在哪?

黃筱雯

焦點新聞

台北市觀光傳播局提供

725期

2010-11-11 14:41

在璀璨煙火與讚歎聲中,觀眾情緒達到最高點,尖叫聲不斷。這,原本該是花博煙火的理想句點,但實際情景卻是失望與抱怨連連,眾所矚目的花博煙火,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十一月六日,二○一○年台北國際花博開幕煙火,是花博打頭陣的重頭戲。但這場耗費二千一百萬元的煙火秀,卻變成了「煙霧秀」!

除了天公不作美,溼氣造成煙霧,加上當晚無風,濃煙無法散開,到底還出了什麼問題?

搞不清楚狀況的台北市政府花博團隊,加上求好心切的煙火廠商,成為這場「煙霧秀」的始作俑者。

根據政府電子採購網資訊,這次花博煙火招標時間是八月二十四日,九月十五日決定得標廠商,十一月六日正式施放,整個過程不到三個月,而且預算只有二千一百萬元。

比較台北一○一大樓跨年煙火僅一八八秒,就要價三千萬元,一個小時的煙火秀,怎麼可能用兩千一百萬元搞定?這原本就是一場不可能的任務!

先前因為植栽預算,被媒體罵到臭頭的台北市政府,為何盛大的煙火秀卻開出如此低價?「沒辦法,我們真的就只有兩千一百萬元的預算,」台北市觀光傳播局副局長邱蓬新說,「我們給預算、給時間,剩下的就讓廠商自己來提案。」

台灣煙火工業同業公會祕書長鄭詩禮指出,一○一跨年煙火用的是昂貴的特效無煙煙火,和一般煙火的效果不能相比,更何況施放煙火還須配合天氣和地形地勢。

而且,這二千一百萬元的標案,其他競標廠商頂多提出施放一、兩萬發煙火,永豐煙火卻提出高達十一萬發的企畫而搶下標案,同業都覺得不可思議。

擔任這次煙火的設計創意總監、牡丹紅藝術總經理羅思治(從母姓),是國內最知名的煙火前輩吳思源的胞弟,擁有二十年施放煙火經驗。

「他們是賠錢在做。」吳思源分析,通常一場煙火秀花費,三分之一是煙火本身,三分之一是設備器材,剩下三分之一是人事成本,吳思源直稱這次標案是燙手山芋。而他也認為,羅思治太過急於表現。

「兩千一百萬元真的不夠,可是這麼重要的一場盛會,我們只想做到最好,即使會虧錢。」牡丹紅藝術特助吳志凌無奈的表示,沒想到天氣不佳,讓他們的壯志破功。「看得出來,他們想做出很壯觀的效果。」山鈦煙火經理王家祥說。

「通常一場大型煙火表演秀,半年前便要開始準備,才有足夠的時間反覆試驗確認。」羅思治難掩失落地強調,整個團隊兩個月內在公司打地鋪,正式開始前的那一周,工作人員累了就直接睡在碼頭的炮管旁。

無論如何,沒有天時眷顧,主管單位沒概念,廠商又失算,二千一百萬元的預算和二個月的辛勞,就像煙火施放時的煙霧,留下了難以散去的遺憾。

延伸閱讀

耶誕跨年 快速辦趴指南

2013-12-12

戴立忍 把自己逼到極限 靈光才會展現

2010-03-11

蔡國強:最後一天,煙火還在公海

2011-01-06

採購案品質淪低標 「官」和「商」皆擺爛

2018-04-19

一年四十億議員補助款流去哪?

2018-08-22